大梦一场在红楼
初二 其它 1080字 34人浏览 感性的孙萧

读《红楼梦》,更大的慨叹还不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而是在那样一种世界图景里,人毫无希望可言。

红楼的世界拥有无数个入口:有人看到缠绵悱恻的爱情,有人看到诗词,有人看到无数美女,有人看到钟鼎人家的美食,有人看见排场,有人看到风雅悠闲的生活,有人看到宿命,有人看到历史,有人看见建筑,有人看见医学,有人看见养生,有人看到职场斗争,有人看到繁华和崩毁,有人看到谜语和隐喻……

林黛玉与薛宝钗,一个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一个是皇家大商人的千金;一个天真率直,一个城府极深;一个孤立无援,一个有多方支持;一个追求完美,一个自云守拙;一个作叛逆者知己,一个为卫道而说教。“钗黛说” 往往褒贬过甚,给予宝钗、黛玉作为一个女人的悲情色彩,而我觉得其实二人不必相争,也想那不是曹雪芹本意。

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

林妹妹外柔内刚,似乎骨子里藏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灵魂。女人总是倾向于同情黛玉,男人失望其不是神仙一般理想的人物,孤高自许,尖酸刻薄,气量狭小。

黛玉品位独具,只是她的自我意识更强性格更尖锐,宝玉也是,所以两人脾性相投惺惺相惜。与其说黛玉“好”,不如说她“美”。曹雪芹是真爱黛玉,一如宝玉,于是凡她所做都美。实际上她也是真的美,好比朝露,好比鲜花,好比美玉,好比锦绣文章。曹雪芹写黛玉不用烟火文字,因为她经不得。黛玉是永远的青春期梦里人儿,她的美让人由衷地心疼和爱怜,终于不得长寿。她的动人很大程度在于不妥协,

她将梦做到一个极致,最后竟只有以“还泪”一说勉强牵附,实在是因为曹雪芹不能知道别的。

地下又有一堆雪,雪中一股金簪。

宝姐姐外刚内柔,几乎偌大红楼无一人敲开心门窥见真心。女人总是倾向于歆羡宝钗,男人视其为品德兼备的伴侣首选,端庄稳重,温柔敦厚,豁达大度。

宝钗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完美的,我不觉得她虚伪,也不认为她有错,更不要说什么封建礼教的牺牲品之类。曹雪芹赋予了她浓郁的书卷气和优美的诗人气质,或许众人是觉她世故,城府颇深。宝钗没有伤害过谁,即便没有人懂得她,没有人爱过她,即便她的结局同样是孤单和虚无。但她曾那么努力地丰富过自己的生命,温柔的爱护过他人的感情。多情如宝钗,不曾怨不曾恨,面对那种毫无希望的图景,一个方才及笄的少女,带给我一种震撼。宝钗的小脚轻飘飘地走过看似热闹,实则空旷的路,带着内心的坚强,不争不抢,于是便温柔了整个时光。

如同《西游记》有两个悟空,《水浒传》有两个李逵,《红楼梦》也有两个宝玉。依我来看,通灵顽石幻相是贾宝玉和甄宝玉,绛珠仙草幻相是林黛玉和薛宝钗。我不喜彻头彻尾的悲剧,一人一续红楼梦,我便要说,木石前盟只应天上有,金玉良缘能得人间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