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四季
初一 记叙文 1123字 579人浏览 直升机vs战斗机

家乡春天,让我看到了希望。我也喜欢夏天的无拘无束,可以穿着单衣,在黄昏和傍晚去散步,或者打球。尽管身在火城,却不会再乎炎热,而是欣喜那种轻松和自在。人生有太多沉重,似乎只有春野的山草和翠绿可以将它消释,也只有在夏日像脱去沉重的外套一样,将它抛之脑后。

我想,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童年莫过于在农村和田野度过。春节刚过,农村的孩子就开始活动了。听着大人们口里念叨着正月立春小雨,我们就窃喜不已。因为开春以来的第一件重要农事就是犁田和坝田。而每每遇上这时候,我们就可以好好饱餐一顿黄鳝和泥鳅。蜗居泥田里的黄鳝和泥鳅做梦也想不到无缘无故就见了天日,然后被我们用竹筒装起放入灶中,活活烧死。如果想让味道更好点,再加点油盐,便是人间极品了。

洗澡的最大阻力来自于家长。他们都担心孩子淹水。但事实上,火热的天气,实在令人难以遏制对水的渴望。况且,游泳本身也是一件莫大的乐事。家长自然无法整天跟着我们,所以,夏天的洗澡机会真是太多了。在农村学游泳自然没有城里来得科学和安全。我学了整整一周,每天游两小时,终于学成。其代价是,不知呛了多少水,以及脚上被贝壳割破的数道裂口。但这太值了。和我年龄不相上下的几个同伴中,我是第一个学会的。然后他们就看着我中水里像鱼一样游来游去,那种羡慕的眼光,是给我最大的奖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水稻成熟后,就要打谷子了。每每这个时候,小孩们最关心的自然不是今年的收成,而是爬在橙子树上去观察橙子是否成熟。理性的大人们总是吆喝我们下来,有时还手持木棍,目的无非是防止我们遭蹋了未成熟的橙子。可小孩子哪里忍受得了这般等待,摘自家屋里的吧,怕挨打,于是就去偷别家的。记得离我家不远处有姓鲁的人家,种着一棵大橙子树。这可方便了我们。说是方便,不只是他家橙子总结得那么好,而是每逢年轻力壮的出去打谷子的时候,家里总有一位患有严重白内障的老婆婆守屋。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待我们爬上树,把半熟的橙子吃了个饱,发出放肆的笑声时,老婆婆这才反应过来,立马拿着一根长长的凉衣竿来戳我们。本来,欺负老婆婆根本不算本事,但我们却总是乐此不疲。只凭那老太太一边骂一边戳,我们却在上面怡然自得,百般嘲笑。完了,等老婆婆累着,我们才尽兴而返。说是可恶也好,调皮也罢,可都是真真切切的存在,而且一直留存在我的脑海。

南方的寒冬,诸如麻雀之类的小鸟,整天都会漫无边际地在天空飞翔,以寻找可供充饥的食物。而这点,正是我们乐意且需要的。通常是一根透明的鱼线,一筐够大的竹篓,一撮粮食,然后等待。我们总是目不睛地盯着那些飞来的鸟儿,看着它们一步步走向我们的包围圈,吃吧吃吧,正值它们吃得尽兴时,我们只需一松小手,哗的一声,然后听见扑扑的振翅声响,我们便有美味可供享用了。

我爱我的家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