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记
初二 记叙文 1323字 481人浏览 景德镇会议策划

连日来阴雨绵绵,为何今日突然艳阳高照捏?原来恰逢九九重阳,难怪了,这是个适宜登高野炊的天气!

早上尚未下床,就听得有人说要去登太姥山,我犯着嘀咕:去年的这个日子不是刚去炊过了,这回还去吗?又想起年初去仙蒲龙井潭野炊的事了,前两天带摄影队下乡采风时,再次来到仙蒲时,发现龙井潭已被开山筑路的巨石给填平了,当时我为儿子直呼幸运:毕竟他的印象中已经留下了一丝美好记忆——仙蒲曾有过一处他打过水漂的美丽龙井潭!这回应该去哪呢?没谱。当然,又去哪里我倒无所谓,妻儿愿意去哪里,我凑个趣,享受天伦之乐则已。最终听从了一干兄弟们的安排,动员了四五家人,去烧烤了。

目的地何在?古诗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所到之处,得一大桥,旁边附一老桥,已是断桥残墩矣!桥下水流湍急,奔腾而下者为一10数米之瀑布,看来十分凶险。瀑下得一深潭,据云有3米来深,曾有蛟龙生焉,故此地得名“蛟龙”(牵强附会,姑妄听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此骄阳,直接曝晒,娇妻稚子,恐难忍耐。然而大桥之下阴蔽之处,已有人捷足先登矣,亦是一老友,众着三四家的人,据说此地是他们多年来的固定时节的固定地点。那我们的人马只得开往对岸一开阔地安营扎寨,扛大旗似的撑着从摩托车上取下来的遮阳伞,也是无可奈何。然放眼四处,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孩子们可以跺水、打水漂,已避开了高瀑深潭,既可安然无忧。炊烟起处,构成一幅“小桥流水人家”,不亦乐乎!

灶搭两口,伙夫四五人,轮番上阵,即使浓烟熏眼,职责所在,不可推卸,擦干泪眼再来而已。烧烤毕竟不像野炊,就是没有锅,否则某家妇人的一头“QQ面”,就可以下锅煮着吃了。难得老天有眼,在伙夫们头脚都被烤的时候,上天拉起薄云大幕,蔽去了正午时分的烈日,这是可以有的,我们是出来烧烤野味的,不应该先把我们自己给烤干了是吧?

都烤了什么野味呢?烤墨鱼、烤白粿、烤青椒、烤红薯,听着五光十色,烧出来的基本要在外表黑上一层,此谓“外焦里嫩”,闻着不亦流口水乎!烤芋头、烤香肠、烤蟹肉、烧菜花,听着是全身各处都有,大快朵颐着就都到肚子里去了,祭得五脏六俯不亦舒坦乎?可乐一杯,适宜漱口润喉;清酒一听,适宜洽谈对饮。即使隔溪对岸的老友,也不忘高声问讯一声:能饮一杯无?此时无防高歌一曲,惜乎荒效野外的,也无音响亦无麦,某仁兄干嚎两三声后,只得作罢。那就喝酒吧,喝得不算太多,十听而已,但此仁兄就是话说得比喝得酒多得多,深受众人诟病,他却依然故我,怡然自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比起大人,孩子们的胃显然小得比较多,囫囵一会儿,就撇下杯盘去草场溪边玩水去了。小美女们伸出脚丫来跺水的场景,这是经典,可以入画的。用扁平的石头在水面上打水漂是有点技术含量的,不像走汀步那么容易上手,打出高水平的才能连续在水面上得到五六七八个渐次荡开的涟漪。倘若小手无力,就可能像某家的稚儿,手举过头顶要将石头甩出去,后来才发现石头已经掉在背上的帽盖里头去了。然而看别人家养小孩总是快得很哟,再来个重阳,估计他也可以站在岸边和哥哥姐姐们比拼打水漂了。

无论如何,当孩子们尽兴的时候,我们也就尽兴了。

噫!看流水由壮而瘦,潮来潮往,半日而已;观水面之涟漪,日月无声,水过无痕。断桥可曾会佳偶,残荷几度闻雨声?人生难得几回闲,重阳历历在心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烧烤记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