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二 记叙文 2236字 40人浏览 李海艳闯天涯

1) 社交并没那么重要

从高中步入大学,人脉成了一个高频词汇,多数人都成了“社交重要论”的信奉者。

我们必须礼貌热情地和每一张看似熟悉的面孔打招呼,必须积极主动地参加各种实践活动,必须马不停蹄地拓展自己的社交圈,诸如此类,许多许多。

我不否认,以上这些有其合理的成分。 我也曾问过自己:要不要尝试着成为一个社交手腕很高明、人脉又广、在各个圈子都很吃得开的人? 无疑,答案是否定的。

出于我的本性,我总想着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我不想社交圈里认识的人愈来愈多, 真正的朋友却愈来愈少。反之,我更享受的状态是,拥有几个知己好友,至于其他,君子之交淡如水即可,不必有过多利益牵扯。

生活中总有那么一类人,爱向别人有意无意地提及,自己认识的某某是官场一把手或商界大佬,七大姑八大姨生活在国外,还不时给自己寄来各种限量版的名牌商品,或者是自己朋友遍天下,只要一句话大家都愿意为自己挺身而出、倾囊相助。然后再鼓吹一番“社交很重要、人脉广就是好”的理论。老实说,他们那种自我吹嘘的手段并不高明,一来,平常那些朋友亲人也极少现身,那些话语的真实性很难得到确切的验证;二来,靠别人的社会地位来达到自抬身价的目的,确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酒肉朋友,大家一起花钱买开心。我看到的,不过是一群人的狂欢背后隐藏的共同的孤单。有这时间和精力,不如提升自我。学一门外语,看几本好书,办一张健身卡,来一次一个人的旅行,多得是更好的选择。 当你变得更加优秀,你会拥有更大更广阔的平台,人脉自然就广了,而且较之从前,你不再出于边缘化的尴尬地位。

在没有感情基础的前提下,人脉不人脉全凭综合实力。对于多数人来说,一些所谓人脉,看似全线飘红,实则虚假繁荣。因为,决定我们有效人脉的,不是我们接触范围的广袤与否,而是我们自身的实力水平。我们认识多少人没有意义,能号召多少人才有意义。

所以,与其处心积虑地经营一些吹弹可破,甚至虚无缥缈的人脉,倒不如集中精力让自己成长起来更为有效。放弃做一个招蜂引蝶的交际花吧,因为认识不等同于认可,手机通讯录也不等同于及时雨。

所谓人脉,不过呵呵一声。

2)中国人在急些什么

着急着将年幼的孩童很送进幼儿园进行学前教育,用大红花为诱饵刺激其努力学习争得荣誉。着急着让懵懂的小学生宣誓,听那无比稚嫩的声音说:“我志愿为中国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 着急着给孩子报各种辅导班,填满所有节假日的休闲时光,只因为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着急着告诉高中生,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着急着把孩子变成一个没有自我感受的机器,着急着许下太多期望,以弥补上一辈的遗憾。

毕竟出发点是好的,加上市场经济,竞争时代,现实如此,以上这些,倒也勉强理解。 但值得一提的是,从前的十余年,我们都着急着读书,大学又着急着自我放纵与研究专业,毕业后着急着找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又着急着结婚生子,似乎到了那个年纪,一切都成了必须完成的任务,所有的不同于大众都将被视为异类。

可是,从来那些出于急迫而做的事都并不完美。我看到那些曾经宣誓的少先队员并没有坚定的信仰,而最终成了叛逆少年,我看到那些放弃了年少轻狂的梦想的人在选择了稳妥安逸之后,感叹自己沦为平庸者,我亦看到那些相亲结婚的夫妻因缺乏感情基础而婚姻破裂。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可以选择不那么急迫,或者说不那么急功近利。有时你费尽心思,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空欢喜一场,反之你试着且行且走,起码能收获一份从容自在,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惊喜。很多事情就像流沙,你握得愈紧,它反倒流失得愈快。

我时常在想,中国人在着急些什么? 着急着生,着急着存活,着急着老去,唯独不着急着死。 这个时代有个词很讨喜,不将就。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颗不将就的心,清晨不将就着赖床,午睡不将就着应付轻视,晚餐不将就着窝在寝室等外卖。不将就就是这样,不因为懒惰而放纵,不因为孤独而接受,不因为迷茫而犯错。

所以,试着去放下你的焦虑你的急迫,也许你会收获别样的心境。

3)水墨悠扬

在水墨清韵的渲染里,在芬芳馥郁的书香里,飞扬千年的古老智慧与美德也熠熠生光。

藏锋与露锋,两种起笔,两种选择,亦是两种态度。露锋者从不为世间诸多陈规束缚,他们所做即是所想。天高海阔,任他们遨游;山川风物,任他们探取。他们就如一位潇洒的过客,当一个人只随自己的心活着,烦恼也没有了。“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位大诗人旷达的心性,不羁的性格应该是公认的。这位谪仙人带着酒壶与一身豪气就这样仗剑走天涯,祖国的大好河山在他的脚下也在他的笔中。“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旧俗“叔嫂不相通问”,他却送嫂子回娘家,面对他人的质疑,他更是说了一句:“礼岂为我设耶?”阮籍的狂或许与他所处时代的背景的复杂有很大关系,在动荡的朝局中以狂来保护自己。

“菊,花之隐逸者也。”喜欢它的人也同它的性情一样,不争不显不露。“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大诗人陶渊明是有名的隐士。他沉醉在世外桃源的生活里, 只愿伴着日升月落,过闲适的日子。这是一位藏锋者。韬光养晦也是很典型的藏锋思想,藏锋者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于是他们从不张扬,只等时机一到,一鸣惊人。三国中说:“玄德也防曹操谋害,就下处后园种菜,亲自浇灌,以为韬晦之计。”正是因为刘备能屈能伸,才有了后来三国鼎立的局面。平时不显露是在积蓄自己的实力,等到合适的时机才能令所有人叹服。

书法艺术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寥寥几笔每个人写出的形态都不一样,而小到一个人的情趣志向,大到人生智慧,家国道理都在这方寸之间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