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
素材 3207字 2851人浏览 spider蜘蛛网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这是宋代爱国词人辛弃疾晚年写于江西铅山瓢泉的《鹧鸪天》词,形象概括地描述了其大起大落的一生。辛弃疾是一位堪称国之栋梁的杰出政治家和军事家,但作为“归正人”,在南宋一直没有抗金复国大展宏图的机会。他将手中词笔比作腰间长剑,用英雄豪杰之气来演绎其未竟之事功。著名词学史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刘扬忠先生,将通过稼轩词的解读,讲述辛弃疾的“两个世界”,一个是作为军事家的“世界”,另外一个就是文学家的“世界”。

主讲人:刘扬忠(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委员、博士生导师)

辛弃疾曾在绍兴当过知府

与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是好友

辛弃疾和以往大家听到的所谓的文学家有些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呢?他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他既是个将军,又是一个作家,这就是他的特殊性所在。而且他一生写了600多首词,不仅在宋词里数量是第一,质量也是第一,因此有人把他比作“词中的杜甫”。

与绍兴相关的是,辛弃疾曾经在绍兴当过知府,为这里的老百姓是作出过贡献的。当然,他不是本地人,他属于“流寓”,所谓的流寓就是外地人在这里当官。但是辛弃疾虽然不是绍兴人,但是具有“绍兴师爷”的特色,写作能力很强。他的词是流寓绍兴的官僚中写得最好的一位,以后再也没有

人能够赶上他、超过他。

而他来绍兴做官的原因,因为这里离南宋的行都杭州比较近。皇帝和宰相当时准备北伐中原、统一中国,所以让他到绍兴当官,好宣他到临安去贡献他的意见,说出他的用兵方略。事实上,他在这里当了一段时间知府后,朝廷就宣他入朝。当时他的一个好朋友,就是我们绍兴的先贤陆游,就写了一首诗送他——《送辛幼安殿撰造朝》。“造朝”就是说进朝接受皇帝的咨询。诗里边称赞他是了不起的领军的统帅,希望他这一去为朝廷、为南宋作出贡献。

他们是很好的抗战派的朋友,辛弃疾几次到鉴湖来看望陆游,在他的家里做客。而且辛弃疾觉得自己是这儿的首席地方官,有责任也有能力帮助他,就是准备给他改善住宅。陆游出于爱国心,当时正在筹措北伐,就说:“稼轩你别操心这样的事,你去为朝廷办好这事,我这里的事你别管。”两个人是有非常亲密的来往的。

他曾有过“旌旗拥万夫”的传奇经历最后却干不成事业回到江西农村去种田

晚年时,辛弃疾曾写过这样一首词,来描述其大起大落的一生。这首词是这样的:“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簶,汉箭朝飞金仆姑。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上阙这几句是回忆他年轻的时候作为一个将军的抗击金兵的传奇经历,下阙是写他归正南宋朝廷以后一辈子不得

意、四十多年不得意。“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就是说最后干不成事业,只好到江西农村去种田,“东家种树书”是种田。他为什么给自己起个外号叫“稼轩”?“稼轩”就指的是种田、当农民去了。这就是他一辈子可悲的经历。

所谓“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是指他一生最辉煌的一件事。作为一个22岁的青年将军,他曾带领上万名抗金战士突破金兵的追击、归顺南宋。

“燕兵夜娖银胡簶,汉箭朝飞金仆姑”。“燕兵”指的是金兵,“汉”指的是中原的汉族起义军,“金仆姑”是箭,“银胡簶”是箭袋,这个经历他用短短的几句词写出来了,实际上这里边包含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这些都是真实的故事,南宋的史料笔记里边有记载的。后来,朝廷不重用他,他干不成军事搞不成北伐了,就只好把腰间的剑改成笔,以笔代剑就闯进词坛来了。后代的一些词学家就把他称为“词坛飞将军”。他这个外号就是这么来的,就是说他本人是将军,以将军的身份来创作词。 “飞将军”生不逢时

辛弃疾后半生仕途坎坷的原因有很多

这样一个春风得意的“飞将军”,为什么他的后半生是坎坷失意的?原因有很多。一是他这样的从北方归顺南方的爱国者当时有一个朝廷定的名分、一个称呼:归正人,又称归明人。“归正人”是什么意思?和“正”相对的是“邪”,

这就是说本来是个汉奸似的,现在归顺朝廷了。因为宋朝人认为宋朝是正统,而北方的金国是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建立的政权,不是正统。辛弃疾在北方考过进士,那你本来不是北方的人吗?现在你由邪归正了。“归明人”也是这意思,本来是黑暗的,现在来投奔光明了。所以这些都是带有歧视性的称呼,所以他的身份是很尴尬的。这种身份使得他受到了整个南宋皇帝及官僚阶层的无端猜忌和歧视。

第二个原因是他满腔热情地回归南方,是想在南方的朝廷和军队的领导下重新北伐、统一中原,回到他的家乡。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一到南方就落入了南宋长达40多年的抗金低潮期。整个南宋社会从官僚阶层到民间老百姓大部分人不敢再对金兵言战。为什么不敢言战?这个说起来是不是有点瞧不起南方人?但是当时确实是这样的实际情况。南方人比较柔弱,北方人包括汉族人民和从东北入关的游牧民族都是比较刚强、有战斗力的。北方的那些骑兵,那种骑在马上练出来的很强的战斗力,南方人顶不住,这是个客观事实。 另外一个要命的原因是皇族内部的斗争确实很卑鄙。金兵打到北宋的首都开封,把两个皇帝抓走了,一个是宋高宗的父亲宋徽宗赵佶,一个是他的哥哥宋钦宗赵桓。后来南宋北伐,皇帝表面上只能提个口号——“直捣黄龙,迎回二帝”,就要迎回他爹和他哥。大家设想一下,他是九王,宋钦宗是大哥,按照封建皇帝传长的原则,本来不该由他当皇帝的。这下趁先帝和哥哥被俘虏了,他就继位了,后来称为宋高宗。

这要真是听辛弃疾的话北伐成功了,把徽、钦二帝迎回来,他就要让位了。所以,他根本不是真心抗战。

他将手中词笔比作腰间长剑

豪放和婉约两种风格完美糅合

因为年轻时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辛弃疾只好将手中词笔比作腰间长剑,用英雄豪杰之气概来演绎其未竟之事功。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这写的就是他年轻时候的经历。他到南宋以后没有上沙场的机会,就只有年轻的时候在山东抗金的那段经历。后面是“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他想象的是要“了却君王天下事”,“君王天下事”指的就是北伐,就是统一中国,“赢得生前身后名”,事业干成了,我也名垂千古了。他并不讳言他的名利心。最后一句就是感叹现在可悲的处境——“可怜白发生”,我已经老了,已经成了个白发老头了,只能来写点诗词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词和南宋大部分词人的词都不一样的原因。那些词多半是写给歌妓唱的,都是“哥哥妹妹”“房屋庭院”“女人长得怎么美”“歌声多漂亮”……写的都是那些内容,只有他的不是。

当然,辛弃疾也有爱情词。有一首《祝英台近》:“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将愁归去?”作为英雄,他

的情怀和他的那些艺术笔调具有两面性,即写豪放词写得这么好,婉约词写来也和秦观、晏小山这些人写的丝毫不差,这就是辛弃疾和一般词人不同的地方。

因此,虽然辛弃疾的词显现出和其他人不同的阳刚之美,但是实际上,他的词就连普通文人包括女子都爱读,有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把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了,把豪放词和婉约词这两种词的风格都能糅合在一起。当代词学大师夏承焘对辛稼轩词的最好的一个评语叫作“刚肠似火”——这是指他阳刚的一面,还有一个评语叫“色笑如花”——是说他在豪放的同时又写得这么优美。比如说他的一首词明显是首政治抒情词,你读了以后你差点忘了这是一首政治抒情词,忘了是发政治牢骚、是对南宋那种偏安局面进行批评的。这首词名《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你说这哪里豪放啊?一点都不豪放啊!这不是在写春天吗?这样的词多感人啊。

所以说,辛弃疾强的不单单是豪放,而是豪放和婉约两种审美的风韵他糅合得那么好,阳刚的东西都居然那么感人,可见他并不纯粹是豪放,并不纯粹是阳刚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