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侃粥
三年级 其它 1393字 89人浏览 卢凤勇

“腊八”侃粥

常看《红楼梦》的人,都会意识到它对吃粥写得太多:大宴与小宴、上餐与夜宵、正顿与下顿、主食与副食„„尤其是贾母爱喝红稻米粥;宝玉常喝碧粳粥,黛玉喝的是燕窝粥,凤姐离不开鸭子肉粥„„堪称一部“粥文化”。曹雪芹几乎把他祖父曹寅编著的《粥品》搬到书上了。可是,他自已却对此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后半生,“举家食粥酒常賖”的贫病高加中度过的,因此人们说他是靠着喝粥来写成此书的。

我国人们只要提及粥来,莫不称赞“腊八粥”。可它是怎么形成的呢?

单说“腊”,本是古代年终时的一大祭典。《礼记》称此典源于远古的伊耆氏时代,每年的十二月,世上万物都得来祭祷群神。夏代称此大祭为嘉平,商朝名清祀,周朝叫大腊,适时热闹非凡。仅在孔子的春秋时代,子贡曾称此祭“一国之人皆若狂”。那时没有固定日期,直到南北朝才定为“八日”,而且又把这一天定为过新年的开始,而且把祭祀的重大仪式挪到诸神下界之日的腊月最后一天的三十日夜里,初八这天就不再热闹了。北方人把“腊八”看成是“年禧”的到来,商家们便开始结帐讨帐了,故称:“送信的腊八粥”。传诵的歌谣说:“老太太,别心烦,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

粥,喝几天,里里拉拉二十三。”

腊八粥,又称七宝粥、五味粥。是用许多谷物、果品等熬成的。古书多有载述:《燕京岁时记》:“腊八粥者,用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栗子、红豇豆、去皮枣泥等合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米、榛瓤,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以作点染。”过去食这么多米、果熬成的粥,多指王臣鼎食之家,乡下贫苦百姓们只喝的是“棒子粥、稀溜溜,老咸菜、不搁油”。为了收买民心,王帝们除把腊八粥赐给大臣亲属之外,又设义粥,赏给游僧游道和贫民百姓们,清《燕京游览志》载:“十二月八日,赐百官粥。民间亦做腊八粥,以米果杂成之,品多者为胜。”雍正三年(1725年),奉世宗之命,北京雍和宫内万福阁等处设大锅煮腊八粥,在喇嘛诵经中分发给王公大臣们。如今迫些大锅尚存。京东人传诵着这样一首诗:“寒衣一送起葭灰,白塔番僧近问梅。冬至馄饨夏至面,粥烹腊八酌新醅。”点出京城及郊畿的一些风俗来。《北京小吃》里特别称腊八粥“不仅色味俱佳,营养丰富,还有开胃、补气、安神、养血之功”。当代作家王蒙也说:“农历腊月初八北方农村普遍熬制的‘腊八粥’,窃以为那是粥中之王,是粥之集大成者。”谚曰:“谁家的烟囱先冒烟,谁家的粮食堆成山。”形容各家熬腊八粥时争先恐后的风气。

历史上名人们爱粥、讲粥、研究粥的诗文比比皆是:陈

釴《午门腊八日赐饮次文徵仲韵》云:

“汉宫腊日千官会,烂漫朱筵傍紫墀。

浴佛竟传南士俗,赐脯初展上方仪。

瑶阶霁雪辉金仗,太液寒云冻玉巵。

近侍思波知尔共,还家须拟少陵诗。”

以食为乐者大有人在。清代画家郑板桥有“暇日咽碎米饼、煮糊涂粥,双手捧碗,缩颈而啜之。霜震雪早,得此周身俱暖”(《范县署中亲舍弟墨地四书》)之句,令人周身都是暖和的。清代文人沈三白也在《浮生六记·坎坷记愁》中另有他说:“将交五鼓,暖粥共啜之。芸强颜笑曰:‘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若作传奇,可名吃粥记矣。”又把粥比作别离的“霸柳”“长亭”了。《清稗类钞录》亦云:“为北方人所常食者,曰小米粥。其特殊者,或以燕窝入之,或以鸡屑入之,或以鸭片入之,或以鱼块入之,或以牛肉入之,或以火腿入之。”从养生学上讲,尤其是些老年人,以淡泊为佳,更需要多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