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旅行
初一 记叙文 2404字 129人浏览 COOLrober

我常常幻想,幻想一个人去旅行。

背着旅行包,拿着地图,一路问一路行,没有目的地的旅行,一直寻找,寻找一处僻静的地方落脚。一直到我坐上火车的前一刻,我依然不清醒得认为那只是一个梦,从小到大的一个梦。但当火车驶出站台,耳盼响起车轮与钢轨的摩擦声时,我才明白这并不是梦,却是残缺的事实。

从小到大我的人生总是比想象中的更一帆风顺,但却没有想象中那样轰轰烈烈,毕业后我如父母所愿进入一家金融企业当上了白领,三年快节奏的生活让我厌倦这喧嚣的城市。我决定去旅行,但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父母和男友时却被他们齐刷刷破下冷水以表抗议。因为这件事我和他经常吵架,冷战,最后还是以他的道歉平息了战争。但我们之间的纷争却没有因此而结束。他永远是那么骄傲的狮子,而我却是最害怕被束缚的瓶子。不得不承认在这五年里他总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为我遮住了一切风雨。习惯得为我安排好生活中的一切,渐渐我开始反感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橱窗中的玩偶,被他无心的大男子主义包围。我开始不满,而他却选择了最大限度的包容。在我们的爱情中我无形中成为了消费者。 我说:“周扬,这样下去你会累的。”

他并没有说话,而是淡淡微笑着将我拥入怀中,爱抚地摸着我的头,我轻轻推开了他的双手,平静地说:“我们分手吧。”然后消失在满是霓虹的街头,留下伫立在雪地中的他。雪那样白,去倒映了我们彼此心中的伤痕。在我回到家的那一刻,门被冷冷地关上,我的心瞬间被自己伤得碎了一地,每一片都是血淋淋的回忆。我后悔了„„

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擦泪。那夜他没有回来,而我就这样静静得坐在那里,整整一夜。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我突然发现没有他在身边我有多么渺小,无助。第二天傍晚我接到一通电话,“夏阳,现在出来一下好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还是在老地方,我等你。”电话那头穿来周扬淡定的话语。我清声答应了。当我到达那里事,他已经坐在那里了。推开玻璃门的时,熟悉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五年来我已经记不清我们曾多少次手牵手到这里来吃甜品,而现在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我们竟变得如此陌生。

“已经帮你点好了,柠檬红茶,少糖多柠檬,你的口味应该还没变吧。”他微笑将杯子递给我,眼前的他也应该一夜未眠吧,浓浓的黑眼圈出卖就他。我心痛地望着他,口中陌生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夏阳还记得吗?从大学你就喜欢来这里,五年过去了,没想到今天会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和你坐在这里。”

“别这样好吗?对不起„„”

“你以为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听你说对不起吗?”我沉默了,把头埋得很底很低,“夏阳,昨天我想了整整一夜,也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分手,是我那里做得不够好还是你已经不爱我了?你告诉我啊!”他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但还是竭力掩饰着。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在我们的爱情中永远是不公平的,你总是毫无保留地付出,我却只是一味得索取。我厌倦了,你也累了,不是吗?”

“傻瓜,因为我爱你啊,爱一个人不是就应该不计较一切去付出吗?我怎么会累呢?” “周扬你还是不懂!爱情是建立在双方的付出中的,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去付出自己的全部。分手是结束这段感情唯一的办法。记住不是你不够好,是我还不够爱你!”我狠下心不去看他的眼睛,说完后转身离开。在离开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心如刀割,我努力不去看他的脸但却在推开玻璃门的那刻,回头望了望他哭红的双眼,“我明天就走了,忘了我吧!” 我静静地走出甜品店,我以为自己可以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肆无忌惮地刺痛了我的心。双腿重重坠了下去,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了。右手的骨节高高突起的那一刻,思念如泛滥的洪水将我卷进了属于我和他的回忆中。我想他了,心痛得近乎刀绞一般,嘴角机械地抽动着:“对不起,这是我唯一可以为你做的,我真的不想

看着你永无止境地付出,这样你会很辛苦的。就当是我给你最后的爱,我会学着忘记,去寻找你自己的幸福。”泪水重重滴入冰冷的雪地,晕开一片回忆的背景。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选择用这种方式来伤害彼此,夏阳这并不是爱的方式。”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居然一直在我身后,那么真实。突然他从后面将我抱住,在他怀里的温度依然是如此温暖。目光相触的那一刻,我们注释着彼此哭红的双眼,不再说什么,用沉默代替了所有语言。只是紧紧得拥抱着,裸露地看透了彼此的心声。

那次之后我们都变了,更加小心翼翼地去对待这份感情。我们不再吵架了,因为没当我们意见不同时便会去回避那个问题,但有一件事是我们永远无法回避的。

“周扬,我想去旅行,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漫步在街头,夜晚在各色街灯的辉映下这座我所熟悉的城市呈现出别样的风情。我依然和往常一样挽着他的手,但却感觉那手心的温度冷了许多。

“旅行?不是说好不去了吗?怎么会突然又冒出这样的想法!?”我明显感觉他那张白皙的脸上写满了不爽。

“我们在一起怎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你认为这只是我突然冒出的决定?”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又何必用想这个字来告诉我,我说什么能改变你的决定吗?”他冷笑地看着我的双眼,“不能吧,既然是这样改为你要去旅行来们告诉不更干脆么?” “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我下周一的火车,我答应你我不会在外面呆太久的,很快回来,好么?”我低声对他说。

“随你!”他丢下两个字扬长而去,直到火车驶出站台的那一刻,车窗外也并未出现他的身影。

我想这样也好,给段时间给彼此认真考虑,今后的路还很长不是么?这当然只是我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而已,我当然知道我做这一决定已经完完全全伤透了他的心,彻底超出了所包容的底限,夏阳啊,夏阳,你终究还是自私的!

原以为在旅行途中我会带着欣喜去欣赏周围的风景,但我踏出旅途的第1步时,心中产生了莫名的悲伤。伫立在站台,我开始打量眼前这座陌生的城市,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没有任何心情再走下去。我矛盾了,但却又不愿就这样回去。只是软弱的表现,而我夏阳从来就不上一个软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