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观后感
初一 读后感 4468字 2950人浏览 天全72

昨天,看了《霸王别姬》这部电影,对此片感受良多,《霸王别姬》改编自香港作家李碧华的同名小说,由陈凯歌执导,张国荣、巩俐、张丰毅领衔主演。

影片讲述了同性之间的爱情,这在当今社会,尤其是2010年之前,同性之间的爱情一直难以使大众所接受,这部影片的拍摄,颠覆了多年以来人们对爱情的理解,同性之间唯美的爱情也逐渐被世人所认可。

影片是由黑白画面过渡到彩色画面的,先是老北京天桥的全景图特写,为了突出天桥当时的繁华和表现出各种小人物复杂多态的生活,两位主角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出镜的,但两人都还年幼。程蝶衣和他妈妈一起来看戏,他妈妈是一个青楼女子,所以将小蝶衣包的严严实实的才敢带上街,说明他的母亲不想让别人知道孩子的面目和性别,怕对孩子今后的生活产生影响。这便是小蝶衣的出场。 闹市中的戏班子演戏出了事故,群众闹事,为了救场,小石头表演拍砖,化解了戏班子的危机,这里要点出的是小时候的小石头性格很耿直,大义凛然,还没有被现实磨平棱角,这些都是为了与今后的性格作对比,埋下伏笔。小石头被关师傅责打,虽然救了场,但在关师傅的眼里,拍砖依然是下三滥的手段。第一次拍砖也与文革时段小楼的拍砖形成对比,两次不同的拍砖,一次是救场,一次是自保,对比过后更为讽刺。在这里,画面逐渐由黑白转向色彩,这是导演表现主义的体现。

在后面,就是小蝶衣的妈妈为了让小蝶衣能进入戏班子学习,苦

苦恳求师傅收小蝶衣为徒,而师傅却要让小蝶衣断六指才能进去,小蝶衣的妈妈没办法,只能同意,六指被生生斩掉了,但因为天寒地冻的原因,痛觉来得比实际情况要迟很多。这里程蝶衣多余的六指隐喻着他平凡人的生活,他有戏曲方面的天赋,但他却连做平凡人的福气和资格都没有了。自此以后,小蝶衣不再相信任何人,那个年代的世态炎凉在这一刻体现的十分突兀。蝶衣的师兄弟因为他母亲是青楼女子,所以处处排挤他,只有小石头没有,处处维护着他,哪怕被师傅发现,惩罚小石头,小石头也依然维护着小蝶衣,这个新来的小师弟。两人的关系因为小石头无数次的维护小蝶衣而逐渐好转,关系越来越亲密。从小孩到少年,导演采用的是同一个场景人物环境季节变换来表现,这种手法在电影电视里并不少见,但导演匠心独运,取的是戏班子的师兄弟们在一起练习霸王别姬京剧唱段的景,同一段唱段,不同的年龄段,从腊月飞雪到湖光春色,霸王别姬这个主题贯穿全剧。 蝶衣因为常常背错词儿,被师傅打手心,打的血肉模糊,他开始对京戏产生了质疑,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质疑,男女不分了,这便是一处伏笔。有一次,小赖子和蝶衣抓住了个机会逃出了梨园,见识到了外面的大千世界,还有幸看到了戏台子上表演的霸王别姬,就在那一刻,蝶衣又重新爱上了京戏,他和小赖子回到梨园,当然少不了一顿毒打,整个梨园的师兄弟都要挨打,师傅气的要死,孩子们被打的半死不活,但他们挨打也不能喊疼,得叫:“打得好”。一向很听师傅话的小石头,为了程蝶衣第一次和关师傅反抗。关师傅的木鞭子伤到了小石头的眉角,这个伤口和后面的剧情会有联系,处处是伏笔。

而小赖子,在吃完所有的糖葫芦后,用自己平时练功用的绳子上吊死了。小赖子的死,是对既苍凉又病态的旧社会的一种讽刺,小石头把小赖子最喜欢的京剧面具放在了棺材上,身后是一脸悲戚的小程蝶衣。在旧社会里,人命贱如蝼蚁,小赖子死后,也只是一口简单粗陋的木板棺材,由着同乡的人拉回乡下......

事后,师傅给徒儿们讲了霸王别姬的故事,霸王别姬的故事让小程蝶衣听得入了神。关师傅的这句话,是对剧中所有人命运的暗示,人纵有千般能耐,可终也敌不过天命。 经过多年的训练后,蝶衣和石头终于能上戏台唱戏了,当然,还是少年时期的虞姬和霸王,小虞姬一出场,惊艳了众人,少年的虞姬和霸王,获得了满堂喝彩,这出霸王别姬是程蝶衣和小石头成名的开始。在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中,小石头和程蝶衣在戏台子上一共唱了五次霸王别姬,这五次连起来正好是完整的一出京戏,不同的阶段,对应暗示着不同的剧情,京戏和现实相互影射,是导演手法的高明。在这一出中,是虞姬随霸王出征的开始。 在黑暗的社会中摸爬滚打了多年,段小楼和程蝶衣也长大成人,也成为了京城的名角儿,口碑颇丰,每次唱完京戏,都是程蝶衣先帮段小楼卸妆,体贴细致,谈及袁四爷来捧场,被人赏识,程蝶衣有些高兴,但段小楼并没有程蝶衣预料中的那么开心,对于大官僚,段小楼是看不过眼的。在初期,段小楼性格里珍贵的东西还没有被磨掉。在二人打情骂俏之时,袁四爷进了门来,并对蝶衣演的虞姬进行了一番夸奖,说完了虞姬,袁四爷又开始说霸王,袁四爷是个懂戏的主儿,

对于段小楼少走的两步表示很不满,“楚霸王威而不重”,那就是江湖上的黄天霸,这句话也是对段小楼的揭示。但段小楼对袁四爷很有成见,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袁四爷的话,他一句都没认真听。

在青楼里的一段插曲动摇了两人的信念,蝶衣知道了段小楼在花满楼的事情,程蝶衣的不高兴并没有任何刻意地隐瞒,但段小楼并不明白程蝶衣的心思,以为他只是简单地闹闹脾气,一直在乐呵乐呵地打圆场。平常都是程蝶衣帮段小楼画的脸谱,但这次没有,说明程蝶衣是真的气段小楼。在这一场里,导演并没有让程蝶衣和段小楼面对面地谈话,而是通过镜子对视,意为营造一种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的幻境感。镜花水月,虞姬和霸王,终究都只是戏。段小楼的性格大大咧咧,心思粗得很,他不知道哪些是程蝶衣的禁忌。而程蝶衣的心思很敏感,他的母亲出身青楼,在孩童时又将他抛弃,对于母亲,他的情感一直很复杂,青楼是有关于他母亲回忆最多的地方,他一生都不愿提及,而段小楼的这一番话,直接戳到了他的痛处。对于师傅的教诲,段小楼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但程蝶衣依然记得,从一而终,这是虞姬,也是程蝶衣,无论是对京戏,还是对霸王。 此时段小楼的手上拿着一个很旧的棉手套,这是程蝶衣的母亲留给他的,他一直都留着,说明他从未忘记过他的母亲。小楼跟正常人一样,爱着兄弟,想找个媳妇安安稳稳过日子之类的. 但蝶衣小时候被母亲砍手指然后把自己扔在戏院就有了极大的恐惧心里,好像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别人可以相信甚至依靠了。然后也有了他烧了他妈妈给他的衣服的情节。对于程蝶衣这个有些偏执的“戏疯子”,段小楼很无奈,

他活得比程蝶衣聪明得多,人生在世,充满无数变数,唱一辈子的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唱戏得疯魔,但是活着也疯魔,那注定在这人世上是活不了的。程蝶衣太出世,对京戏太疯魔,他是真虞姬,但段小楼是假霸王。段小楼劝程蝶衣别太执迷,活得现实一点,这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菊仙,青楼女子,爱上了段小楼,上演了一场争夺段小楼的苦情戏,菊仙在众人面前嘲讽蝶衣,但说话方式又令人无法反驳,毕竟一个戏子是吵不过常年混迹社会的青楼女子的,蝶衣失意回房,袁四爷很会趁虚而入,他是真正懂戏的人,也懂程蝶衣的戏曲造诣,他以翎子比喻程蝶衣,说他是难得之人,既是赞誉,也表明了他懂得程蝶衣,一语双关,难得遇到戏曲方面的知己,失意的程蝶衣被袁四爷的这一番话打动。蝶衣便从了袁四爷,为了得到古剑,屈服在了袁四爷的淫威之下,最终为小楼得到了古剑。但小楼对此并不领情,二人只好各唱各的,从此分开。 在这时,日本人打了进来,蝶衣依旧在戏院唱戏,但唱的不再是《霸王别姬》,而是《贵妃醉酒》,这出贵妃醉酒也很有学问。明皇移情,贵妃醉倒。而此时的程蝶衣,也如同失意的杨贵妃一般,霸王不再,虞姬如何欢颜。一出贵妃醉酒,说的是杨贵妃和唐明皇,也是虞姬和霸王。人生在世,飞花入梦,到头终也不过一场空。纵使台下,幕后,日本兵的捣乱,骚扰,也没有打断蝶衣的戏,他一个人,唱完了《贵妃醉酒》,袁四爷被程蝶衣对戏曲的执着所震撼,对于经得起考验的程蝶衣,日本军官青木也大为赞赏,此时戏台上的贵妃款款醉

倒,程蝶衣一个人唱完了整出贵妃醉酒,这也体现了他对京戏的从一而终。段小楼由于和日本人的冲突,被日本人抓了去,菊仙为了救小楼,和蝶衣达成共识,救出小楼,她便回花满楼,蝶衣为了能和小楼继续在一起,答应了这一要求,应邀去日本人那里唱戏,程蝶衣给日本人唱的是牡丹亭中的游园一折,游园惊梦,说的是杜丽娘误入梦中遇到公子柳梦梅从而陷入亦幻亦真的爱情故事,梦醒之后,杜丽娘独自到后花园寻觅梦中的情郎柳梦梅,现实和梦境,早已混淆。这一出游园惊梦,也暗示了程蝶衣的人戏不分,活在霸王和虞姬的梦境之中。在游园惊梦中,有一句唱词是“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为程蝶衣在文革批斗时揭发做好铺垫。在电影中程蝶衣唱了两次游园惊梦,一次因此获罪,一次因此获救,也更体现了人生如梦的这个主题。因为程蝶衣,段小楼被释放了,但段小楼并不明白程蝶衣的苦心,以为他只是在巴结日本人,程蝶衣是戏痴,有人能懂他的京戏他很高兴,他跟段小楼提到了青木,但这让段小楼对程蝶衣的误会更深,也更气他去给日本人唱堂会。此时的段小楼,骨子里的耿直还没有被磨掉。 事后,小楼和菊仙成婚,蝶衣依旧一个人,小楼不再唱戏,这话传到关师傅的耳朵里,关师傅便要管一管,关师傅叫二人过来,按照小时候的惩罚方式惩罚二人,想让他俩继续唱戏,关师傅的一生都在科班教学京戏,在生命的最后,也是如此。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关师傅的这句话,也是对剧中人物的揭示。 失去了霸王的程蝶衣,是彻底地选择了自我放纵,甘于沉沦。程蝶衣并不缺名利和任何物质,他缺的是心灵的依托,无论是他的母亲,

还是他的师哥段小楼,但关于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这两个人,他们的爱,他一样都没有得到。导演此时故意拍摄金鱼缸,是为了引起暗喻,此时金鱼缸里的水是浑浊的,金鱼被困在鱼缸中,暗喻此时程蝶衣的状态。程蝶衣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他的母亲,一直在给母亲写信报平安,在信中,说的是师哥段小楼对他处处照应体贴,他们白天练功喊嗓,晚上同台演戏,跟过去往常一模一样,外面世道虽不大好,但只求平安。程蝶衣是在自欺欺人,但此时的他,也只剩下这个自欺欺人的理由让他活下去。 最后一场戏,依旧是《霸王别姬》,但,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观众.... 没有喝彩,在经历了日军侵华,文革等一系列历史大事后,蝶衣也已看破红尘.... 程蝶衣最后的一次回眸,他是虞姬,无论戏里戏外。浮华一生,断尽黄粱一梦,空只剩下梦也悠悠,恨也悠悠。不愿梦醒,便无心再活,程蝶衣选择了拔剑自刎,从一而终,无论是对京戏,还是对楚霸王。段小楼声嘶力竭地呼喊说明他的心又何尝不痛,在最后,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对程蝶衣的感情。虞姬和霸王,虽然都只是戏,但其实都已真假混迹,再也辨不清模样,对程蝶衣是如此,对段小楼也是如此。 《霸王别姬》一片感情强烈,情节曲折,充满生生死死的戏剧冲突,并邀请几位大明星主演,具备充分的商业元素,但同时,却蕴含深刻的文化内涵,被认为“通俗中见斑斓,曲高而和者众”。国际影评联盟评委认为:“《霸王别姬》一片深刻挖掘中国文化历史及人性、影像华丽、剧情细腻”。影片用

中国文化积淀最深厚的京剧艺术及其艺人的生活,有着人性的思考和人生存状态的表述,更通过几十年的时事风云,透射出一股中国传统文化的哲学思考。片中人物的人生经历犹如“戏梦人生”。

《霸王别姬》观后感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