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怯的亲情
高二 记叙文 1345字 313人浏览 自然卷的小卷子

我出生于八十年代华北平原的某个小村落,有兄弟三人,我最小。在我成长的年代,父母由于生存及生活的压力,对我们兄弟施行的都是“放羊式”的管理,尽力供给我们的衣食学习所需,也无余力加以细致的管教,更遑论所谓心灵的交流。

或许是由于这个原因,很久以来,我总感觉“亲情”是个陌生的东西。小时也熟背“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之类的诗词,然而无论如何揣摩,那春晖之中晕染的缕缕温情与片片暖意,总无法引起我血脉的回应。父母之于我,似乎只是“抚养”和“被抚养”的关系。这一度使我沮丧地觉得,自己是个冷血之人。——我私下揣想,或许很多出身农村而又性格内敛的孩子,都有过这种对于自己“冷血”的暗自沮丧。

后来年岁渐长,略经世事,这种沮丧消失了,却又被替换成一种“拙于表达”的尴尬。记得是在上大学之后,某年寒假结束回校,我拎着包走出家门,母亲则迟我几步在后面送我。走了一会儿,我挥挥手让母亲回去,让她不用担心,母亲也就停住了走到路口,我不经意地回头一望,见到母亲依旧站在那儿,竟似在暗暗拭泪。我赶忙过头去,装作没有看见,接着闪到另一条路上。在那一刻,一股酸涩之感涌入我的胸口,继而又混入血液,涤遍我的身躯。自那一刻,我觉察到了亲情的羁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此后经年,我大学毕业,又带着“猖狂乞食过江淮”的洒脱入京飘荡,辗零落,跌宕红尘,回家的次数愈发减少了。也曾在雨夜凄凉之时,以一通电话慰藉亲情的牵挂;年关时节,也会带着异样的情愫奔赴家中。然而无论是在电话里,还是在难得相聚的日子,无论是父母还是我,都不知怎样敞开自己的心,让酝酿心间的亲情暖意汩汩流出。父母对我的关怀,始终是“老三样”的问话:“吃的好不好?”“工作顺心吗?”“女朋友有没有找到?”而我呢,也都是应以“身体还好吗?”“家里都还和睦吗?”之类的家常话。

父母对于我的感情,那种时时牵绊的挂念,那种因一通电话而高兴个两三天的欣喜,我都很是清楚。然而他们基本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我,这也许是囿于某种古老的无意识观念,也许是对于这种“露骨”的表达感到羞怯。他们是拙于且羞于向自己的孩子表达内心的爱意的。我也同样如此。我虽然明知他们对于远方的儿子的来电是那么期盼,但却总是疏于问候,一来是因为总感觉在电话中无话可说,彼此沉默甚为尴尬;二来也觉得父母身体无虞,尽可来日方长。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读到了《纸飞机》这本小书。说实话,这不是一本可以让你看上几页就手不释卷的书,也跟当下绘本界喧嚣浮躁的搞笑、玄诡之风颇有不同,然而读完之后,我觉得这是一本好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本书的内容很简单,讲述了“母爱”这么一个千古流传的母题,讲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么一个令人感觉温暖到流泪的故事。在此,我不想重复这个故事,只想留下它带给我的感动与震颤。

“儿啊!你能到外面闯我很高兴!记得有时间就回家看看。我很想你……”这是漫画中母亲留给儿子的最后一只纸飞机上写的话,简单、朴素,却是几乎所有母亲的心声。然而在外的游子,又有几个听到了这声呼唤,应和了母亲的期许呢?反正读到这句话时,我只觉惭疚。或许我们的理由有很多,然而“理由”的近义词就是“借口”。或许万一不幸,这些借口会癌变成永生的遗憾。我不想如此。

轻轻合上书,掏出手机,调出熟悉的号码,对着千里之外的母亲说:“娘,你跟俺爸身体都还好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