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贵的礼物
初一 其它 1131字 2912人浏览 年轻法师

腊月,天气异常寒冷,整个世界似了一个冰窖,一身破旧单薄衣服的我坐在教学楼边侧,看着周边同学穿着华丽暖和的衣服蹦进蹦出,还有他们快乐无忧的身影,心中倍感凄冷。 家是家徒四壁的家,父母是穷得叮当响的父母,他们能供我上学已是天大的奇迹,我岂敢再奢求更多,增添他们染霜的白发。

风无情地吹刮,我将哆嗦的身体蜷得更紧,试图想抵抗折煞人的寒冷,然毫无益处,泪水不争气地淌出了眼眶,顺着两腮滴落,我不清楚我该怎样才能熬过这严酷的冬天。

“阿文,原来你在这,我都找你好久了。”正在我暗自神伤着,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蓦地传来,我慌乱地擦去泪水,因为我知道站在我背后的是班长,一个令我讨厌的人,我不想让他看到我惨凄的一面。

还是在前两个星期,我也是“豪杰”一样地穿着破旧单薄的衣服抗拒着寒冷,同学有意无意地开着玩笑:“哇,这么冷的天你还穿这么少,真够厉害的。”我一脸若无其事样,还强挤出几点笑意:“我不怕冷。”但只有我自己心知,我这无奈痛苦的选择。这是我最后的一点尊严,我必须维护它。

却不知,班长从何得来我穿得少的真正原因。于是自作好心的他从家中找来一件棉袄,在班会课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要捐赠给我。当“捐赠”二字从他口中徐徐吐出时,我的脸立刻以超常的速度红透了天,仿佛在一刹那有无数颗针同时刺向我的心,我的自尊。我忍无可忍,愤怒地摔门而去。从此再也没理会于他。

现在他又出现了,且在我最不想让人看到的时刻。我起身,头也没回,笔直地迅速地想返回教室,留下尴尬的他在背后喊:“老师在找你。”

我转了个身,拐进了老师办公室,老师告诉我,她想请我在星期天时做向导,带她去家访班上的一个同学,作为报酬她会送我一样意想不到的礼物。我未做迟疑点头答应,能帮老师是我莫大的荣幸,何况还有礼物!

星期天,我带着老师穿过崎岖坎坷的羊肠小道,家访了同学,然后回校,老师拿出了一件旧但很厚实的棉袄给我,说这是我的报酬。我欣喜地接过,这正是我最想要的。只是接过手的一瞬间,我有些奇异,这棉袄怎么似曾相识,很像是班长那天要捐赠给我的那件。但年幼的我也没多想,只想着尽快地穿上这厚实的棉袄,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暖。 有了棉袄的温暖,我不再神伤,而是快乐地度过那个严酷的寒冬。

一年后,我考进县城的高中。寒假,我放假回家,顺道看了我的老师,感谢她对一个学生的关爱。老师却告诉我,那棉袄是班长让她转交的。顿时,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感谢懊悔一齐袭上了心头:他,班长,如此的帮我,我却那样的待他„„

第二日,我四处奔波,寻找我的班长,我的好班长,想对他亲口说声对不起、谢谢。可在同学的口中得知,他没考上高中,在家呆了一阵子,后来去了深圳打工。

我的对不起和感谢终究没能说出口,但我知道,那件棉袄,它就是我一生最珍贵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