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子与政府
初三 记叙文 2127字 27人浏览 信丶强哥

裤子与政府

如果你要问我:是先有裤子还是先有政府?

我无法回答,史无详载,民间亦无传说,实难可考,但是有一点应该很清楚——官员办公应该不会光着屁股,多少有点遮拦,算不算裤子不可知也。不过古时上为衣下为裳,或是长袍裹身,或是衣裳蔽体,或是粗布包羞……凡事不提裤。据云裤同绔,我想这乃流传变义,如此一来,说纨绔子弟是穿裤子的子弟未免显得有点寒碜。不管裤子何时问世,这政府是伴随国家而产生的,少说有些年月了,裤子可能应该是政府的晚辈了。裤子与政府虽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但却并影响它们之间共有的微妙之处。

有人把毕业之学生比作蒸馒头,一锅一锅出笼;一笼一笼再蒸。按理说来,这奴隶时期和封建时期的政府倒也和这蒸馒头有七分相似,一个朝代算一笼,一个君主算一馒头,蒸完一锅就了结一锅,少一馒头则去一份子,只是笼的大小不一,馒头味道千秋。事到如今,话是不能再这样说了,现在是民主社会!那么政府是什么?是裤子!何以言之?且待我略谈一二。

裤子有保护功用,政府亦然。裤子的保护功用往往被忽视,因为穿着裤子的人要是被荆棘刺伤了的话,定会抱怨裤子太薄,材质不佳;若是穿着裤子相安无事,则更觉得裤子无甚保护功用。封建社会提倡以德治国,要人们对上忠君爱国,对下要敬老怜幼,这无疑是让人们要从心里感激裤子提供的盛世恩保,“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这是

人们感觉到裤子的质量往往关系到国家之安危,投笔从戎,请缨为将皆乃美谈。因此虽然有“遥望西关等人还”的怨女,但是边疆“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高昂歌声丝毫不会低沉。士兵是布,将军是线,贵族是丝绸,国家军队便是条裤子,古之泱泱天朝,各种裤子都有,秦的麻布裤,宋的纸裤,清的丝绸裤等各有特色。只是这麻布裤粗,反戈一击,把政府就给换了;纸裤子弱不禁风,稍有风吹草动则溃不成军,名将也难挽大势;丝绸裤自恃高贵,目中无人,因此受尽凌辱。如今时代变迁,国家强大,内忧外患以和平手段一一解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虽是如此,刀枪还是要保证不入人家的库,骏马还是要放在自己的山上。国防,同裤防,不在千钧一发之时难觉其用,但是一旦没有了,祸患无穷矣。裤防,不仅对外,而且对内。古今内部动乱往往是因为政府根基已经松弛动摇,政府之效力无法管治天下矣,所谓盗贼猖獗皆因裤子已经破旧褴褛了。政府依法治国,实则是以裤子约束人们不检点、不人道的行为。虽是如此,裤子里面若是藏有不少虱子,抑或是“硕鼠”,我想穿裤子之人定会十分焦躁。

裤子有保暖功用,政府同理。身逢乱世之人,往往羡慕虞舜盛世,我想有句诗至少可以说明理由:南风之熏兮,可解我民之愠兮!古人渴望温暖,今人也毫不例外。何以解愠?春暖之风可也。暖,是众人所求,因此开口衣食,闭口温饱,小康所求亦不过如此。裤子是可以保暖的,正是因为这点,人人都表现得对裤子尤为关心了。政府往往可以决定人暖与否,若是徭役繁重,赋税天高,卖炭之翁虽是“心忧炭贱愿天寒”,但暖是无从谈起;若是方向错误,本末倒置,则“寒冷”

在社会主义同样无法避免。有人把党比作春风,确实深有其理,因此把政府比作裤子应该不为过,保国家之暖,功莫大焉。

裤子有遮丑功用,政府如此。裤子遮丑,虽然未必是初衷,但应该是最重分量的功用。文明时代,不可一丝不挂,亦不可光着半身,可见政府存在必不可少,即使是共产主义社会。社会活动也总是需要机构团体组织的,也需要管理,如此方能安宁。裤子遮丑,并非人长得残缺不全,政府“遮丑”也并非掩盖缺点、捂住伤疤或者是封闭历史,而是社会道德存活的必要,法律管不着道德,但是政府是完全可以的,“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故政府有“絜矩之道”也。上令下从,是服从;上行下效,是讽刺;为政之人温良恭俭,则民风淳朴;民之父母恩德广布,则百姓乐礼好施高素质。有人言人性本恶,我想这也是穿裤子的原因,人性有善有恶,隐恶扬善是人之常情,也是政府之职能,道德风气日下,需要“遮掩”,需要用正义遮掩,丑陋之事不可禁绝,但可以用美覆盖,如此至少社会能盛行对正义的追求。

对于裤子,人们总是喜新厌旧,总是能道出裤子的不雅之处千万条,不是太粗就是太细,不是太厚就是太薄,不是太丑就是太旧,要么嫌有漏洞,要么嫌有补丁,要么不够暖和,要么不够透风,要么怨裤腿,要么怪裤裆……因此,要是有“揭竿而起”者,定会有众人响应,至于响应的原因,应该不仅仅因为上述所列。好人难做,好裤子同样难做,好政府更是难做。政府,若过于低俗粗犷,则需“瓦釜毁弃,黄钟雷鸣”;过于细腻软弱,则需锻炼筋骨,勇其意志;若过于繁杂

臃肿,则需精兵简政,甩去肥肉;若过于苍白瘦小,则需韬光养晦,招兵买马;若过于丑陋,则需阳光普照,修身自俭;若过于破旧,则需革新进取,脱胎换骨;若过于心疏,则需“圣人恒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若过于严实,则需给人人以“说话的嘴巴”,避免讳疾忌医;若过于松散,则需以法监督;基础腐化,则需换血;中心歪曲,则需端正。

当裤子,需要勇气,更需要正气。“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想大多数人都记得清清楚楚。因此,当人和裤子已经不搭配的时候,换的应该不是穿裤子的人,而是裤子,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各朝各代犹如“蒸馒头”一般,我们作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裤子应该穿得很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