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陈心如
初二 散文 732字 71人浏览 宝饭一枚

雪糕

临河区第八小学 陈星茹

童年迈着轻快的步伐,一转眼,我已经是五年级的小学生了,可是童年那件事使我难以忘怀。

山没有母亲的爱高;还没有母亲的爱深;蓝天没有母亲的爱广阔;大地,没有母亲的爱包容;让母爱在我童年的心中绽放吧!

我4岁那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吃上一块冰凉甘甜的雪糕。

回想起雪糕的经历,我心中就会掠过无边无际的疼痛——眼前仿佛闪现出在炎炎烈日下不停的奔跑的母亲的身影。

太阳炙烤着大地,在队长的带领下,母亲拉着300多公斤中重的粮食,和其他社员们一道去公社交公粮。交了公粮后,队长看社员们热的浑身是汗,就让会计买了十块雪糕。社员们一人一块在树荫下有说有笑的吃着雪糕。 母亲用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拿着雪糕步履匆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母亲刚走出粮店,雪糕在烈日的炙烤下开始融化,看到滴在的雪糕水,母亲心急如焚,就奔跑起来。

太阳在头顶无情地炙烤着,炎炎烈日下,母亲不停地向前奔跑,汗水早将母亲的衣服浸的像水洗了一样,他像是负重的老牛似得不停地喘着气,跑过了一村又一村,母亲将公粮店甩在了身后,母亲不停地奔跑。

近了,更近了,终于望见了绿树怀抱的村庄,终于看见了矮小的房屋,终于撞开了虚掩的大门,终于气喘吁吁地喊了声“孩子雪糕。”

母亲头发湿漉漉的,干渴的嗓子眼冒烟。把我的手拉到了她面前,母亲伸开了右手。我看到母亲手掌心有根小小的雪糕棍,一张巴掌大的纸,一滩水。 母亲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喝,一块雪糕化的只剩下一小口水了。” 我捧着母亲的手,一只在炎热的午后冰凉的手,我吮吸着冰凉甘甜的雪糕

水。

这是我一生中吃到的第一块雪糕——确切的说,只是吮吸了一点雪糕水而已。就是这点雪糕水,却甜到了我的五脏六腑,甜了我的大半生。

母亲,您的爱是火,点亮生命的灯,照亮生命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