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记忆
初一 记叙文 970字 55人浏览 走·灵

回家的记忆

又是一年春节至,由于乘车踏家来。喜气洋洋的福字和热热闹闹的鞭炮,早已为春节备下了 十足的年味。顺着一条曲径通幽的羊肠小道,闻着道路两旁暗香浮动的梅花,映着太阳冉冉升起时特有的光辉,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便到了老家。

门环上还有一丝冬风凌冽的寒气,轻轻扣动,便发出一种古老而庄重的笃音。还不及奶奶起身,家里的小狗便激动地汪汪乱叫。隔着门也能猜出:定是咬着尾巴在撒欢呢。

开门,迎上奶奶恬静的容颜和欣喜的步伐,还能听上一句:“我大孙女回来了——”走过入院的过道,四周看看:抬头是燕子窝,左边是稻草,右边是自行车,一切都没变,还是那么真真的。

还没完全踏入庭院,就被小狗抱个结结实实,又舔又叫、又咬又闹,兴奋的不得了。再再这院子,巴掌大的小院被奶奶打理的井井有条,奶奶一把年纪,硬是和爷爷一起开了一块指甲盖大的地。不为别的,就种种花,赏赏心——春天是粉红的大绒球,海棠花;夏天是月上枝头才飘出阵阵清香的夜来香,就长在窗前,每晚都是枕着这幽香入眠;秋天是飘香的桂花,点缀的花朵是秋天的神来之笔;到了冬天,花圃里就光秃秃的了,花呢?看官,赏花屋里请,火炉旁那一盆名叫素心如雪的兰花,尽管只开了一支,却足以暗香袭人了。

落下座,奶奶便去沏茶,将茶叶填入茶壶。娴熟而轻巧水柱凌

空而降,泻入茶碗翻腾有声,须臾之间,戛然而止。望着眼前的茶汤,仿佛透过浅绿的茶水,我看见了奶奶安静恬然的满足。双手接过茶, 抿一口,香气萦绕在舌尖久久不忘,勾起许多遐想。还不及想多,就被奶奶一把揽入怀中。嗯,久违的味道,那是久经洗衣粉漂洗的味道,和着雪花膏的香气;雪花膏? 对就是像窗外雪花一样的润肤膏。奶奶粗糙的手在我略带稚嫩的脸上摩挲,脸上洋溢着幸福。

接着开始包饺子,那方方齐齐的案板,撒一层雪花膏一样的面粉,配上一根小巧的擀面杖和一盆诱人的活馅韭菜,不禁让人垂涎欲滴,大家一边擀,一边唠着家常:“他二叔把地里的树给卖了,改行做酒了”“村东头老王家他二子刚结婚,媳妇长得真俊!”前段时间后街的二爷爷走了”有高兴的,也有悲伤的;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呢喃声被取代是晚饭时候,一起举杯相祝,一起赞叹一桌子的佳肴,一起被春晚的节目逗笑。咬一口饺子,醇厚的浓汁顿时冲击了我的味蕾。待困意袭来,在一阵阵鞭炮声中,深深入眠,一夜无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