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包容
六年级 散文 1590字 142人浏览 xixu24

论包容,孔子是师表。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时,孔子和他们讨论理想,三个人的理想都是为国尽忠,创立功业,只有曾皙享受生活的愿望与孔子一致。孔子显然赞赏曾皙,显然认为人生就应过好每个时刻,而对其他人他也表示肯定,并没有否定他们的理想。

而相反,强势的欧洲人就没有这么大度了。新航路开辟后,满载货物的欧洲商船抵达美洲、非洲、亚洲这些所谓的“不发达”地区,把基督教、文艺复兴时期的音乐、油画播洒给闭塞大陆上的人们。他们认为自己的文化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于是广泛的传教、渗透、冲击原有的古老文明,半新半旧,并不是当地人想要的。

故欲与不欲,取决于见识之多寡、修养之高下,而施与不施,则又是人生境界的一大反映。在对音乐的追求上,莫扎特与贝多芬这一对师徒可谓迥然不同。前者强调音乐之美,后者追求音乐之真,两人也曾因此起过争执。而莫扎特却并未再灌输给贝多芬什么理念,只是被其音乐才华所打动,两人亦师亦友,终成佳话。倘若一代一代的音乐家皆被授予“美”为第一要义的乐思,那浪漫乐派的真情实感便无从开端。可见,当己所欲与人之所欲有所不容的时候,能选择不将己之欲施予他人,也是极高明的合理选择。

居里夫人在自己的获奖礼上,邀了一位特别的人,不是什么著名的科学家,而是她小学的导师。当时居里夫人享名声享誉全球,身边都是世界名流,但她为何独独不忘自己最初的导师?在我看,居里夫人确实可以和朝夕相处的科学家谈论科学,但她缺乏一个可以听自己诉说的人,一个听自己失去亲人的悲伤、听自己单独科研时苦痛的人。而那个曾经启迪她的导师则正是这样一位她亲近的人,在导师眼中,居里夫人不过仍是几十年前的小女生,他愿意倾听她的哭诉。

“自我”总是摆在求学途中最大的课题,认清自己,时时端正自己,才不至于在时代的洪流中被裹挟,才不至于被外界的物欲诱惑下失了本心。昔有陶渊明明白“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他摒弃官场,寻求内心的适然,正是源于他对自己追求的清晰认识,他才能将自己的那份洒脱快意隽刻在后人的心中。五柳先生选择了田园村居,选择了坚守自我,这真是对我们的一种鼓舞与鞭策,告诫我们不可忘却初衷。

据说郑板桥学习书法,古代著名书法家的各种书体他都临摹,学到几可乱真的程度。有一天他在睡觉时,用手指在自己身上练字,不知不觉地练到了妻子身上。妻子说;“你有你的体,我有我的体。你为什么不写自己的体,而写别人的体?”郑板桥从妻子的话中得到启发,从此他取各家所长,融会贯通,以隶书与篆、行、草、楷相杂,用作画的方法写字,终于形成了雅俗共赏、受人喜爱的“六分半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乱石铺街体”,成为清代著名的书法家。

当代艺术家徐冰尝试用中国书法中颜体、柳体的规范书写英文字母,形成一套新的书写体系,其作品《新英文书法》让世界感受到了中国书法典雅苍劲的魅力。在这一作品中,古人、今人与作者本人仿佛融为一体,进行了一场无国界、跨时代的对话,在彼此的吸引和渗透中迸发艺术的火花。徐冰的创造性体验开创了中国书法的新时代,为传统技艺与艺术树立了创新的典范。

学者大家,无一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提出自己独有的思考。画家吴冠中曾在巴黎学习

西洋油画,当他的西洋画法已经成熟时,他却选择改画国画,用西方技法充实国画内涵,终成大家。可见,扎实的学习是创造的基础,敏锐的捕捉能力与独特的艺术思考才是创造的灵感所在。

创造是学而不拘泥,看而不盲从,是朱熹在通晓儒家后建立自己的理学,是汤川秀树在阅尽西方科学家的文献后建立自己的“介子理论”。

从古到今,贤明的统治者通常是善于纳谏、广开言路、不耻下问。汉高祖刘邦在和项羽互相较量之际常会对张良说:“奈之何?”——对此怎么办?这就是刘邦听取意见的方式。在紧张的局势下,刘邦深知自己已陷入主观,必须听取处于理性状态的张良的意见。这不是刘邦无主见,而是一种智慧,相较项羽的鲁莽固执己见,输输谁赢可能早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