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三)
初一 日记 381字 18人浏览 牛牛和虫虫

佛总是笑而不语,是因为这个世界很幽默滑稽、乐趣横生、乐不自抑,是因为这个世界本就简单、多是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表演的成份过于浓重,会渐渐地对自己感到陌生,对化装、衣着、舞台及台下的观众便过于依赖了,这是件很不幸的事情,因为你人生的丑美在于剧情的需要,因为你今生的功过在于别人的脸色和心情。于是佛总是笑而不语,既就是被人跪拜赞美,既就是被妖涂凿羞辱。众生推浪去,我佛自天立;山川貌依旧,游人代代新。 爱者笑着去,恨者骂着离,尘起尘落,莫要纠缠错与对,佛都笑而不语,我等凡夫俗子为何还要如此沉溺和执着?不相信自己,天有何物?为己而舞,你便是天!你不可能做的最好,只需要做的最真,爱就爱了,恨就恨了,世间爱恨都是情,为何要遮遮掩掩、与己为难?为何要悔恨绵绵、怨天怨人?脂粉涂洗容易,戏装穿脱也方便,

只怕魂魄腐蚀;虚假才是天地间无与伦比的沉重负担,毁人毁己毁天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