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兰绽春枝
初一 散文 1182字 49人浏览 cacpajk

空谷幽兰绽春枝

幽兰,指兰草。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丛生,条形,无端尖,春季开花,淡绿色,味芳香,供观赏。

——《现代汉语词典》

那些逐一被林立在室内供人拍照观赏,为了一瞬浮华被嵌在冰冷的无情的空间里的那一簇兰草,无法跻身于空谷里幽兰的芳菲,只能寂寞地憔悴,在死去的春天里忧伤。

那空谷中的幽兰,在温柔的春季里,怒放中吟唱。即使是被摒弃于狭隘的空谷里,即使是被排斥于桑田的人海里,即使是被遗忘于缱绻缠绵的誓言里。带不走痛楚,亦带不走欢颜,只留黄花堆积。幽兰在春日的空谷里,吟唱中怒放。晓岚渐行过处,缓缓传过了空谷。春季花开,可惜无人欣赏,无人怜惜。可幽兰不需要,也不会哀求任何虚伪的怜悯,他坚韧,隐忍,坚贞。

春日,少有的狂风,独特的暴雨。迅速倾入谷中,即便是罅隙也几乎被其所震倒。那空旷邪气的声响。惶恐荡涤着谷中每一个生物的灵魂,孤独与无助在这沉闷中逐一被淹没,无法留下足迹。汹涌天水,从墨绿色的云端直直坠落,闪电划过,把幽兰的影子凄惨地映照在山谷中,可它即使在谷壁上画上了凄惨陆离的影子,却在野风逼进过处时以生存之势悄然低落。原本笔直的条形的脊背,任凭着雨的拍打。

它努力鞠于大地,努力在风中保全自我,努力在恶劣的天气里生存得自由自在。它把花瓣逐一收紧,仿佛是为暂时的乌云而收紧翅膀的小鸟。

当太阳终于冲破了墨绿的浮云,幽兰缓缓伸直了为雨所拍打过的,或许几乎折了的腰。轻轻地拍打着花瓣上残留下来的依依不舍的水珠;抖擞着由于狂风带来战胜的疲倦,呼吸着油然而生的,新生澄净的气息。悲哀汹涌的天水,傲然以为可以阻挡他们的存在,覆盖它们最低限度生存的警戒线,混沌吞没各种小生物的逃亡,可是,却奈何不了,左右不了这坚强的幽兰。

幽兰孤独地绽放着春枝,已成为了一种特质的情感,它已经不再需要诸多的暗示和解释的原由。因为它在空谷里逐渐成了空气。它任凭自己的韵香缭绕,若有若无,仿佛神秘幽远的江南烟柳,徐徐飘过身际,听见了风的韵声。它是如此渺然,如此清雅淡致。

田野肃然,一切归于静。她是这样的孤独者,无人问寻;独自花开花落,无人寻访;独自傲然挺立;无人知晓。

而她却是这样快活而自由着,微风过处,与风儿结着伴,在风中和着歌,阳光穿过,和灰尘跳金色的舞蹈,在空气中有优柔的飘浮。狭隘山谷,只为这幽兰而温暖双手。生命如野草一样蓬勃而卑微。却亦绽放出笼人鼻息的韵香。似一幅柔美而纯洁的水粉画,给人以无暇自如的联想。

春枝绽放旧日颜,它不寂寞,不憔悴。

橙色光亮冷雨夜,它不黯然,不离去。

空谷幽兰,摆渡过斜风冷雨,春暖亦会浮现在眼前。它必将归来,优柔盛放。

点评:

幽兰已不再是一种单纯的野生植物,作者想像着幽兰的生存状态,抽象着幽兰孤傲清高自由无拘以及她的清香优雅,实现了由形到神的提炼,在此过程中,读者的精神境界也被升华了。作者文字简约、干净,赞誉之中包含一些冷峻,也是相当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