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六月雪开放的日子
初三 散文 827字 90人浏览 杨钰莹顶你

六月雪开了,雪白的花朵,嫩绿的叶子。触摸着叶的纹理,思绪便回到了四年前。

四年前的我们经历的是第一次的离别。那时的我们或许并不懂得悲伤,笑嘻嘻的分手,留下一句:“别忘了我。”没有眼泪,没有最后一次的拥抱,我们微笑着,从此各路天涯。我原以为,分手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一次又一次的分别是我们成长的见证。可未来的四年,又是谁望着毕业照上面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无比的惆怅呢?我想离别或许如同一坛酒,酿的时间越长,它的滋味便越发的浓厚。如今的我,饮着这杯酒,回忆我们的过往。

四年的时光像手中的流沙,一点一点流尽。六月,又是离别季。六月雪是被多少眼泪洗净才会显现出如此的纯白?我努力的把一张张同学录填满是因为我希望若干年以后翻看同学录的你会回忆起我们的过往。或许说,人总是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的多。毕业的那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毕业照上的我还是笑靥如花。相机灯光闪烁的那一刹那,我的心中有一丝不舍。平静的湖面投下的石子激荡起一层层的涟漪。我装作若无其事,依旧和她们谈笑风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顶着幸运儿的头衔提前跨入了高中,在教室门口望着人影晃动,我有一丝茫然。仿佛我还在七班,望见的还是一个又一个的熟悉的身影。我找到一个空位坐下,望着前桌的脑勺久久不语。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木然,的确,在这堪称全市一流的班级里成绩是王道。心中有一丝寒意,大家都说我运气好,碰巧进了这个班,连老师都说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未曾否认,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勇气与他们辨认,甚至我自己也开始质疑我的能力。

一个月的适应期,我开始熟识班上的同学。新的班长,新的支书……所有的职位一一被填满,不留给我一丝怀念的空间。与新的同学谈论起自己的初中生活,用上的都是“我们班”“我们班”。脸上淡淡的笑容是对初中的留恋。坐在家长的车上,我与她讲起了初中的一些人一些事,我说:“我们班……”她会打断我:“你现在是高中生,怎么能还把初中称为‘我们班’呢。”的确,七班是过去,一班是现在以及未来。可连这么一个称呼也要剥夺我的权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