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初一 记叙文 885字 74人浏览 大田小蔡

我的童年大部分是在老家过的,那儿可不像城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也没有什么摇摇车。那儿只有山,只有小河,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田和竹林。而我们那时的乐趣,也是城里的孩子所享受不到的。

那时候,最喜欢那来势凶猛的夏雨。当天边还没有露出第一抹鱼肚白时,就听见雷声隆隆的滚过了村庄北边的山峦。随后,听刷刷而来的急雨敲击低矮的屋顶,我感到我的心也在随着雨点在瓦上跳舞。因为我知道,在这样的雷雨过后,北山南坡上的那片岩石上,一定长满了浅黑发亮的地珠。那地珠虽不如木耳,可若炒了螺狮肉,再和点酸菜,那味道,就不知比木耳炒肉片要新美几倍了。

雨停后,便拿上三个背篓,这第一个背篓嘛,当然是装地珠的,而第二个背篓,是用来盛螺狮的,在梅子沟里,(梅子沟就是靠近稻田的一条小河)雷雨过后,水中总会有一些不大不小的螺狮,最好的螺狮要数青壳螺狮了,因为它总是最大、最干净又最好吃的。至于第三个背篓嘛,是用来装一些鱼啦,虾啦。每逢雷雨过后,山里就会有一层薄薄的雾,百竹溪里就会有一次大的“虾作”,百竹溪就是靠近芦苇荡的一条小溪,对于梅子沟来说,比较深,所以去那儿的孩子不仅要大一些,还要有很好的水性。那时候,父母们为了不让我们跑到百竹溪里玩,也怕那水把我们淹着,就说那水里有水怪,每到夏天,水怪就变成小孩子的样子,穿一个红肚兜,把你引到深水,再淹死你,你就成了它的奴隶了!而我当时很小,但是胆子却不小,管你水怪不水怪呢,只仗着胆子大,好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那时候的我,个子也矮,还不到百竹溪的四分之一高。而所谓的“虾作”就是指鱼啦,虾啦,都翻着白肚,漂在水面上,它们并不是死了,只是昏了过去,等雾一散,它们便又“活”了过来,向深水游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时小,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昏过去,可能是雾把天空变白了,它们吓得昏了过去吧。反正只要一“虾作”我们就可以大吃一顿了。每逢那种夏天的雷雨天气,家家户户的孩子们都要带上背篓,去找地珠,盛螺狮,弄“虾作”。回来后,大人们总是做好多好多的菜,三个五个的聚在一起,边吃边聊,而我们小孩子吃饱喝足后,就在一旁玩耍,好不快活!

仿佛我的童年就在这样的欢乐中渐渐逝去了……

童年36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