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使到恶魔又多远?——一个念头!
初二 记叙文 1892字 68人浏览 duan叔0surper

“我擦我擦我擦我擦我擦……”某个橙衣少年用手指磨擦着教室里上学期沾在墙上的纸屑,嘴边一直叨念着“我擦”二词,不过迅速的读音究竟是“我擦”还是“我操”,也只有这个橙衣少年能够知道了。

“呃?老班,你干什么啊?”外边跑进教室一个高大的短发女孩,身穿白色衬衫,皮肤也非常白,如果不是体型在我眼里有些发福的话,她在我眼里的得分一定超过九十,她不是别人,是我妹妹,叫做刘静,我一直叫她“静妹”。静妹牵着低了她一个头的黑衣女孩,她身边的黑衣女孩在皮肤上与她形成鲜明的对比。

“静妹?来得真及时啊!快快,咱们快把墙上的纸屑撕下来,等一下有人要来粉刷教室呢!”由于与黑衣女孩小顾关系不太好,我直接无视她。“呃?喂!不是说今天下午领教科书的么?”静妹似乎呆住了,趁她呆住的时间,我把工具——一张湿手巾塞了给她,“你和小顾就擦这一边吧。”没再罗嗦,静妹就带着小顾开始擦了几分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班,其他人怎么没来?”静妹在百忙之中抽出了空隙问我。我过头去,指着教室外边的桌子说道:“那些,是我们搬出去的,那群家伙都跑了如果不是我想离开被老板(班主任的敬称)捉住的话,我可没这么多时间陪你瞎耗,我还要回家睡觉呢!最近比较困……”

表示理解的静妹没在说话,但我知道她有一段时间嘴巴闲着就会难过的。果然!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开始与小顾打闹……我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们,两个傻瓜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打闹逐渐升级……四个本来乖乖擦纸的女孩发现这事之后,都想看看我该怎样收场。

我无奈地过头,继续擦,没有理她们。看到我放任她们,她们开始逐渐胆大,不停地唧唧喳喳说着什么,后来干脆全部跑出去聊天了,根本不顾我一个人在里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慢慢地,陆续来了几个农村女孩,支吾着什么:

“我最不喜欢撕这东西了。”

“好脏啊!我才不要撕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

没想到,大家都变成了这样自私的人。

我有些恼火地吼道:“那,你们,全给我滚出去!”她们无言地退了出去。曾经被毛钧戏耍的女孩子眼里明显传递过来“不可理喻”的信息。但是,我却是属于那种不顾在他人心中形象,只要自己快乐就好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将两只空桶提起,迅速去打来了两桶水,从她们旁边走过时,她们在教室外边一排坐着聊天,似乎没有人察觉到我的怒火,也没有人发现我的反常,可能她们都认为,身为女孩子的自己坐着是应该的,男孩子就是用来折磨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的某种情绪似乎被打开了,将两桶水静静放在教室里,我迅速离开了教室。粉刷工还拦住了我,说什么“你是班长,你可要把这纸屑撕下来。班长嘛!起带头……”我丝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哼!”我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是班长没错,那是上个学期的事,这学期是不是班长我还不清楚。在家里,我连地都没扫过,帮你们撕下了这么多的纸屑已经算是给你们面子了,你还想要怎么样?”轻轻挣开粉刷工的手,拿上书包后,我快步离开了教室。

与早上一样不悦,早上去清点教科书时,除了老师点名要我、体育委员、纪律委员三人之外,没人肯再去帮忙,总共是九百本教科书,令我们累弯了腰,而男生女生们竟然坐在桌上聊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究竟有没有用,我已经受够了。在当班长时,我做的每一件好事,他们都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而我做的每一件失败下来的事,等待我的就是嘲笑。哼?嘲笑是么?算了,你们嘲笑别人去吧!反正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当班长了。

这就是“本城素质最高的班级”的素质,得了吧?我随便找几个无赖,素质都会比他们好,至少无赖还知道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在他们眼里,班干却是他们的奴隶,为他们好的事,是班干理所当然应该做的。在给一只狗一点骨头时,它还会摇尾巴表示感谢,而他们表示感谢的方式却是隔三差五的冷讥热讽。

就是因为被他们选举为班长,我将曾经习性中的“痞子样”全部深藏入身体,我改变了生活习性,积极配合他们。我常常因为要改善同学之间的关系思索到深夜,长期以往,我逐渐累了,整个人都瘦了十几斤,而他们却戏称我最近在减肥。都是些什么人啊?得了吧?他们太幼稚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种声音却清晰地在我脑海里回荡:“你是否注意到?你最近的脾气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好了,以前,总是乐呵呵的你,想尽办法让别人快乐,但是想想你现在呢?你说得没错,他们太幼稚了,所以才需要一个任劳任怨的人去照顾他们呀……”

这个声音的语气却忽然一,仿佛完成了从天使到恶魔的变:“……但是,我才不要当什么任劳任怨的人!曾经是我想要报答他们的‘知遇之恩’没错,但是现在,我想要当无赖!我才不要当什么任劳任怨的幼儿园老师!本公子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屈辱。哼!从现在起,我才不要当什么班长!为他们而变!也许,曾经那个快乐的痞子才是真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