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军绿(军训作文)
初二 散文 1299字 120人浏览 theirstand11

阳光下的军绿

钱冬悦

西安交通大学附中初二(22)

车门“嘭”得打开了,吐出了一个个懒洋洋的学生。我的脚踩在晒烫的沙子地上,“吱吱”的响声活像病人的呻吟。我的军训生活就从这儿开始。

正式训练的第一天,太阳令人恼火的正常上班,没有树阴的操场,阳光似乎过分的慷慨。换上军装的同学,像一棵棵瘦小的青葱,一个个怨天尤人,垂头丧气。腼着小肚子的教官,昂首挺胸站在队伍面前,没有我曾经想象的赳赳武夫的伟岸气势,倒像极了一只志在必得摇头摆尾的麻雀。

一声响亮的口号震醒了全班,一个个在教官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站成了挺拔的青松。阳光正照在我的脸上,细密的汗珠开始在额头聚集。平时玩转平方、开方的脑子却在左右脚上卡了壳。渐渐地,教官的声音,周围事物的轮廓都在阳光中开始朦胧,我第一次感到切肤的饥饿。

训练结束,踩着摇摇晃晃的操场走回宿舍,心里直恨那仓促中简而又简的早餐。吃中饭前还有一个漫长的、仪式般的过程,我还在疑惑是否该到了晚饭,溃不成兵的队伍已经涌进饭堂。 一桌色彩艳丽的饭菜围成一个完美的圆形,中间恰到好处点

缀了一筐白馍,整体看上去活像一朵七色花。但它比“七色花”更实用,因为当下饭能填饱肚子,花朵是精神的享受。坐在椅子上才发觉我们陷入了一种比军训更大的痛苦中。后面的队伍不紧不慢进入食堂,而食堂像是烤箱一般,饭菜的香味混着汗液和喘息、窃窃私语和咽口水的声音一起在其间酝酿挥发。一桌的女同学个个头发凌乱,面如菜色。王彦淇圆睁着两只丹凤眼,恶狠狠的盯着那盘炒鸡蛋;薛诗涵已是满头大汗,面对一桌可望不可及的饭菜发出轻声的哼唧。救命的命令终于发出了,王彦淇的手像鹰爪一般,收回时一个馒头被稳稳夹在指间,白易欣一口就吃下去半个,那香喷喷的馍是带着甜味的,我沸腾的胃液惊喜的消化掉它,发出一声满意的“咕噜”声。

一声尖锐的哨声直刺长空,顿时,所有人扔掉馒头吞下饭菜,勺子筷子嘀里当啷碰响碗边,似乎有一只勺子掉到了地上,我偷偷环视一圈,没人敢捡。“吃饭要轻,不许发出声音!”。站在凳子上的教官扯着他破锣一样的嗓子,每个字在墙壁间来回碰撞,同时兼有抱怨声、咀嚼声、凳子轻微擦地的声音。突然,“嗵”的一声,有一张桌子的同学全部起立,旁边的教官怒目圆睁,豹子一般拍翻了桌子,一群学生像安静的小兽,这回,食堂里真的没有声音了。只有一桌桌学生眼巴巴盯着自己的碗,静候指令。“吃饭!”,这时我们可知道吃饭的时间来之不易,一个个塞得两腮像紧绷的牛皮鼓面。战争般的吃饭结束了,吃了半天都还不知道是什么味,只记得那一桌饭菜鲜活的模样。

晚上的宿舍生活更是热闹非凡,饥肠辘辘的女生在被子里嚼薯片,泡面的香味在宿舍迂回流转。夏天的夜是如此的静,透过黑漆漆的窗户是那棵树隐约的轮廓。我突然有一种力量在四肢澎湃,我觉得我长大了。

军训生活在训练、吃饭中结束,伴随着汗水和抱怨,伴随着飘香的饭菜和晚上像耗子一样泡面的窸窣声。一排排军绿最后一次站在如此明媚的阳光下,大家都晒黑了,但大家好像都变了。我们更快的还了服装,站在太阳底下排队谁都不曾抱怨。上车时也没有人不紧不慢,一种无形的力量催促,鞭赶着每一个人。

哦,再见,我那亲爱的,亲爱的阳光下的军绿……

指导老师:池小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