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那些人
初一 其它 640字 1371人浏览 8566棉花糖

造物弄人总没错,有些人活着仿佛只供人戏弄。

从她进来那刻大家的反应就注定了她往后的日子必不好过。她是一瘸一拐地挪进来的,当时有人“哇”了一声,然后满堂起哄,有嘲笑的,有惊诧的,有居心不良地看着的———像我。她的反应也注定我们的恶作剧将层出不穷:她只是淡淡地笑着,用手理了理头发。个子不高的她慢慢地从容不迫从一群疯子面前过去。

课间休息时,几个男生围在一起议论她。某君装模作样地一瘸一拐惹得一阵欢呼。我也在一旁看着,也报以喝彩声。忽然我发现她也在笑着。静静地看着我们。我有点不知所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出乎意料地,我们的语文老师也如斯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也只是笑着鼓掌,她见了也是淡淡地笑。鬼才晓得鼓掌究竟是什么意味。又是课间休息时,我们又议论开了。忽而传出爆笑声引得大家欢呼雀跃,我坐着偷乐。

也许是出自同“病”相怜罢,她们有时很亲密,而在她们背后,常有几个指手画脚的人。有几次我很想上去劝劝他们不要嘲笑别人,但此念头只像是滴落在热钢板上的一滴水珠短命地夭折了。我会附和着取笑,笑完后感到隐隐的难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次我都如此这般找借口。

看见她们脸上洋溢的灿烂的笑容,我觉得世界原来真可以一片光明。而当我和别人取笑她们作乐时,我感到这世界真的完蛋了,一片黑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都追求美丽而鄙夷丑陋无可厚非,可当我们在嘲笑别人时我们的灵魂却显得如此苍白无力。有时我们在笑着他人,实际却是在笑自己的懦弱和造物弄人。

呜乎,我已无法言语只想说一句以自勉:轮到你出牌时不要趁机出“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