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基德的矛与盾
六年级 其它 7623字 655人浏览 rossleee

金基德的矛与盾

——韩国导演金基德的影像视界

三年前,金基德众叛亲离,先是助手不辞而别,后来拍摄《悲梦》女主演遭遇意外,还有一如既往的在国内被公众鄙视,患上社交恐惧症,不堪重负的他选择去山中隐居,一去就是三年,了无音讯。

他不再是当年在柏林威尼斯意气风发,出尽风头的年轻导演。隐居三年,他在戛纳又回来了,不同的是,昔日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已经两鬓斑白。带着那部导演编剧摄像及演员都只有他一个人的新作《阿里郎》

《阿里郎》放映结束后,面对足足有十分钟的掌声,这位得过几乎所有电影节奖的韩国人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几年不见的金基德,再出现的时候突然变成了一个老人,他拍了一个最絮叨的电影,告诉人他为什么不拍电影,他在一个小木屋避世三年,他向自己提问,他想杀了自己。

这就是金基德,一个在韩国最黑暗的军人独裁时代长大,十几岁就在社会吃尽苦头,靠自己一双手打拼出世界三大电影节大满贯的电影人。既狂妄又自卑,既暴力又温柔,既渴望被认可又充满出世情怀,他总是充满了矛盾。

一 金基德生平介绍:

在张秋所著的《不转调头——世界电影大师的救赎之旅》中,他定义的金基德就是两个字,残酷。而韩国出版的唯一系统采访金基德的《金基德,野生或者赎罪羊》(国内出版译为《野生金基德》)也强调了他的野性残酷与内心的软弱如羊。

这都是由金基德小时候的成长经历与社会环境造成的。金基德生于1960年,郑圣一说,生于1960年和生于1970年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1960年出生的人,就意味着他们要和独裁军人朴正熙一起生活到20岁,这个独裁者的开发政策将一代人邀请到文化沙漠,直到这个独裁总统朴正熙被刺杀。而后的十几年,这一代在文化沙漠中长大的人,就这样“卑鄙”地留下来。

关于金基德的家庭,不得不提打他的父亲。他自己介绍到:我的父亲: 不,绝对没有过„„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非常害怕我的父亲。他的声音犹如雷声,非常洪亮,像个顽固霸道的君主。“你小子长大了能成什么材?”他家常便饭式的斥责让我难以忍受。但是我很软弱。我不能因为父亲的斥责而不吃饭,或表现出什么反抗的举动。我通常每样菜只吃一筷子,好像没有食欲一样,好像肚子很饱一样,所以我经常感到饥饿,有时候我会到后面的菜地里拔棵白菜吃。 父亲每周会去汉城忠路(注:忠路5街是中药店一条街)的药店买药。父亲经常疼痛,这对我倒是一种安慰,因为父亲不在家的日子我最幸福。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厕所,就是农村里那种泥土砌的厕所,那是个上吊的好场所,我很喜欢那种厕所,因为那曾是我躲避父亲的惟一空间。

就是这样的一位父亲,有一天突然对我说,你不用上学了。起因在我哥哥。父亲曾对哥哥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为此我们全家从南方庆尚北道的奉化搬到汉城附近的逸山,但是哥哥的表现严重打击了父亲,于是父亲说,“我看你们都不是什么学习的料,去工厂学习技术吧,那也是条出世的路”。于是小学一毕业我就去了工厂。

对这样的父亲,我无法厌恶,无法憎恨,因为他本身也是受害者。《收信人不详》中志钦和他父亲就是我们父子俩的自画像。结婚生子后,我开始一点一点地理解父亲。现在,这个可怜的人,他的儿子成了电影导演,出了名的儿子是他惟一的乐趣,“你知道金基德导演吗?他是我儿子,唉,那小子,我还没好好揍他,好好教育他„„”

就这样金基德在十几岁就走入社会,不允许上学,后来又去当兵。在黑暗的军营里看到了更多的暴力,这反映在他的电影《海岸线》和《收信人不明》当中。

五年后他退伍,在教堂寻得一份差事,同时坚持画画。1990年,金基德前往法国,在巴黎深造美术,并靠卖画为生。两年后回国,贫困潦倒的他开始尝试剧本写作。1993年,他的剧本《画家与死囚》获得剧作教育协会最佳剧本奖。1994年,《二次暴光》获韩国电影委员会最佳剧本奖,次年《非法穿越》再获该奖。这些奖项使他在1996年筹得资金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鳄鱼藏尸日记》,从此走上了职业电影人的生涯。让人叹为观止的是,此前他并没接受过任何有关电影或者美术的正规教育。1997年,金基德的第二部电影野兽之都出炉。并首次入选第16届温哥华国际电影节,而这也是他的一部半自传色彩的影片。次年,《雀笼小客栈》成功打入欧洲,曾展出于柏林电影节等八个国际大中小电影节。1999年,《漂流欲室》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其惊世骇俗的影像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次年金基德推出实验作品《真相》,并组建自己的电影公司。2001年他凭借《收件人不明》再度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不过依然饱受争议。2002年,金基德的影像语言日趋完美,其最重要的作品《坏小子》二度入围柏林电影节,但仅获得艺术奖和演员奖。同年,他说服偶像明星张东健出演自己的低成本电影《海岸线》。2003年,金基德推出《春夏秋冬又一春》。本片当选韩国当年十大佳片之一,并有幸代表韩国角逐2004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2004年2月,金基德以《撒玛利亚女孩》第三次出征柏林电影节,终被授予了“最佳导演奖”的肯定。尽管这并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这个奖至少迟到了两年。9月份的威尼斯,他的《空房间》不仅迟到地破格入围,更出人意料地摘取“最佳导演银狮奖”。 金基德的作品从主题到素材及表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金式风格,题材十分大胆,其中《坏小子》,《漂流欲室》以妓女为题材,《野兽之都》以社会底层的艺术家为题,《撒玛利亚女孩》讲的是少女援助交际,《收件人不祥》反映那个时代韩国和美国微妙的关系,《春夏秋冬又一春》以和尚为题,《空房间》则是堂而入室者与家庭暴力受害者的爱情故事。这些题材决非常人可以驾御的。这些题材都在揭开社会血淋淋的伤疤,揭示人的本性,诠释边缘人群的灰色人生,他的电影就象一枚炸弹,给人以思想上的无限的冲击。

1999年韩国电影人发起光头运动,韩国迎来了电影产业的黄金时代。这十年间,大概没有哪一名韩国导演有金基德般的困境,国内遭遇和国际声望完全不成正比。他频频开炮,换来的却是冷嘲热讽。他坚持一年一部的电影创作,终于还是没能坚持下来,转而扶植帮助直系导演,现在已成气候。即便在最近几年,当金基德无力继续速成创作模式,他的知名度在中国依然不减。

金基德的七宗最:

• 1 韩国出身最业余的导演之一 金基德小时候家境不好,有个暴脾气的父亲,逼他去念了技术学校,后来又去当了几年兵,最后去法国流浪并学习绘画。吃尽苦头最终却自学成才。

• 2 亚洲乃至世界上拍片速度最快(也就是最省钱)的导演之一 通常一部片子只要10几天(《空房间》13天,《弓》17天) 而且一人身兼制片

人导演编剧美术多个职位。再加一个韩国最多才多艺导演也不为过。 •

3 韩国导演中获得国际大奖最多的人之一(威尼斯,柏林 最佳导演)第一位囊括世界三大电影节的韩国导演(2011年,金基德新片《阿里郎》获得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奖。金基德完成大满贯。) •

4 电影进入有声时代以来,在影片中让主要人物对白减到最少甚至完全沉默的导演之一 •

5 在韩国乃至亚洲最受争议的导演之一 •

6 在电影主题和创作风格上,往往采取最矛盾的风格的对立 •

7 最能体现韩国独特的社会文化环境的导演之一

二 金基德独特的导演风格

据金基德自己在采访的时候说,这个世界上,那些叫喊着要拍电影的人们,像过去的文人那样,聚在一个小房间里,抽烟喝酒,叹气,愤世嫉俗,这对我来说都比较遥远。有喝酒抽烟的时间,还不如走路,我主要走路,就是单纯地走路。边走边想。有时候路过电影院,就进去坐下看电影。这时候,会突然蹦出一些灵感,但可能与我正在看的电影没有任何关联。比如在看好莱坞电影的时候,某个瞬间会突然构思出《坏男人》或《春夏秋冬又一春》里的形象。而且我有个毛病,不管什么地方,可以随时睡着,似醒非醒间,会出现人们所说的多维空间,那些空间里有许多混合的形象。我执著于将那些形象表现在自己的电影里。很多人觉得我的电影没道理,我不管,我依然坚持自己的理论。

所以,他独特的创作思想形成了他的作品独一无二的风格,可谓剑走偏锋,是为一代怪才。

他的人生道路如此曲折传奇,就像他的电影一样,永远让人猜不到。而最终,晋级的完成了一个轮回:在戛纳,他再次手捧奖杯时,他已经完成从边缘少年,到流浪青年,到电影艺术家,到山里的隐居者,到一位看透世情两鬓斑白的“老人”的变化。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轮回的另一层含义在他的新作中得以体现。在《阿里郎》里,金基德在镜头前看着自己的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突然放声大哭。原来自己也成了片中那个赎罪的老和尚。自己像他一样,走了那么多弯路,终于看透了风景,大彻大悟。

金基德导演风格总的来说有以下几点:

1. 主题上,以原罪,救赎,欲望,痛苦,解脱,孤独与交流,挖掘人性为主。看似残酷,实则悲天悯人。

2. 摄影风格上,大量使用空镜头,表现风景或者静物,长镜头也很多。风格唯美细腻,这跟他的美术功底有关。同时也注重使用主观镜头表现人物纠结的内心,以及跟拍,手持拍摄来营造氛围增强观众的临场感。

3. 善于运用隐喻和象征手法表现主题,具体体现在场景和道具的选择。如他多部作品中一再出现的水中孤岛(见《漂流欲室》《弓》《春夏秋冬又一春》)的场景。象征主人公孤绝的心境

4. 空间运用上,喜欢使用狭小空间或者相对封闭的空间展开故事。如《空房间》大部分故事都是在室内完成,还有《呼吸》大部分竟然是在一个狭窄的监狱内完成。加强压抑的气氛,另一方面也突出了这种环境下人性的可贵和温暖。

5. 在演员表演上,演员表演多靠动作表情,台词很少,因此特写镜头起到

了关键性的作用。《漂流欲室》《空房间》中,主人公甚至一句台词也没有,但是流畅的镜头,恰到好处的配乐,主人公表情的变化,金基德一如既往的唯美风格从不让观众觉得闷。

6. 以抽象的哲学思考为影片叙事线索,整个影片叙事多成环形结构完成轮回;或者开放式结尾给观众留下思考与想象的空间。这也是金基德的一大特点,先有理念后有故事再完成电影。故事情节服务于他的思考成果。所以它的情节往往很荒诞,如《空房间》中最后男主角隐身了,这些在现实中都不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他以表现主义手法,加以一些非现实的情节,叙述揭露现实主义的故事,而这些故事的现实性就隐藏在荒诞的情节之下。

7. 音乐主要起体现人物心情变化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对白的作用

8. 强烈的宗教情结

9. 影片被赋予东方式的美学与哲学,具体体现在场景和道具的选择,叙事上的留白

10. 关注社会焦点问题,反映边缘人物生存状态。但金基德并非要解决什么社会问题,而是借题发挥,借这些热点阐述自己的思想。如《时间》借韩国整容热潮,以此为题,探讨了人性中的自我认同,客体认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美与丑等等。借驻韩美军暴力残害韩国民众却无法反抗为题,在《收信人不明》中写到了历史对年轻人的沉重负担,家庭的缺失想造成的悲剧,等等。

下面以金基德代表作《春夏秋冬又一春》为例分析金基德导演艺术特点:

• 春 主要讲述了在山中,有一座建在水上的寺庙,生活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小和尚在采药时,把石头绑在青蛙,蛇,鱼身上取乐并害死了一条蛇。老和尚发现后在小和尚身上系上石头,并告诉他罪恶最终将会给自己造成负担。小和尚看到蛇死了,惊恐地哭了。他并没有想害死一个生命。

• 夏 夏天寺庙来了一位养病的年轻女子,已经成年的小和尚禁不住诱惑与她偷尝禁果被老和尚发现。他被赶下了山

• 秋 中年的和尚又回到了寺庙,他被警察追捕来这里逃命。原来他杀死了对他不忠的妻子,他的占有欲让他不得不这么做。老和尚让他在木板上刻下经文,帮助他认识到自己的罪恶只有自己能赎清,内心才能不再痛苦

• 冬当年的小和尚已经两鬓斑白 他回到了空空的寺庙。老和尚已经 圆寂,他再次在身上系上大石头,抱着佛像爬上山,有所领悟。有个女人给他送来一个婴儿就走了,没人知道孩子从哪里来。

• 春 这个孩子长大,又在不觉间残害了山里的生命。一切放佛回到 几十年前,轮回中只有人性不变。

• 1影片中门的场景出现多次,是一种隐喻和象征,代表欲望的界限。影片中船经过水中的门到达寺庙,从旁边也能过去,老和尚偏偏从这走;寺庙内有一道虚设的门,小和尚每次都从这回到休息的地方。他和女子偷情时却没从这经过,代表了他的欲望已经替代了他心中的法则。我们平常人只有诚心抛弃欲念,才能真正达到心灵净土

• 2水中孤寺的封闭环境为金基德所常用,他喜欢在这个远离都市的小空间展开人性的实验。如《漂流欲室》中的钓鱼小屋,《弓》中的海

上小船。封闭的环境一方面加强了人物的孤独感,另一方面在极端情况下,人性更容易表露

• 3主题的深刻刻画 探讨了人性的欲望(贪玩的小孩,偷情的青

年,杀妻的中年)欲望导致了人的原罪,人们因此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的内心也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只有自己去救赎,完成轮回。

• 4 用远景镜头展现佛的视角

为了更好地说明金基德的得失所在,个人把金基德的电影创作分成三个阶 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1996年的《鳄鱼藏尸日记》到2003年的《春夏秋冬又一春》,默默无闻的金基德积攒力量,突然化作一把利器,刺进了韩国电影的躯体。许多中国观众就在这一时期接触到了金基德作品,像《漂流欲室》,裸女封面,诱人的包装。不过那会他的名字毫不起眼,淹没在了众多韩国知名导演当中。

金基德从小在暴躁的父亲对他的打骂声中长大,甚至被剥夺了继续上学 的权利,在工厂做学徒,去当兵,吃今年许多苦头,也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他决定去巴黎学自己从小喜欢的美术,却没有足够的钱,只能在街头卖画度日,饱受欺凌。这段经历也被拍在了电影《真相》中。他厌恶自己的命运,不明白社会为什么对他这么不公,他边缘化的身份造就了他对边缘群体的关注(如《真相》中的画家《收信人不明》中被驻韩美军伤害的普通民众《雏妓》中的妓女),这一时期的作品,倾注了他对社会的不满和愤怒。这一时期的作品,以暴力为主。值得注意的是。《真相》中金基德开始了思考。什么是真实世界,什么是我们压抑的情感想象出的世界,什么是别人眼中的世界。这一主题在他下一阶段作品《空房间》展开了深入。 第二个阶段是2004年的《撒玛利亚女孩》到2005年的《弓》,准

确说来中国观众是在2004年认识了金基德,他先后拿下了柏林和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像弱化了暴戾气息的《空房间》,带有绘画特质的影像相当符合国人口味,由此一举成名天下知。试看今天菲律宾导演曼多萨,同样是有双城座上宾的待遇,然而名气并不见长。

金基德在这时候进入反思阶段,正如存在主义认为“人是被抛入这个世界的”我们无法知道会遭受怎样的不公,但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金基德反思了他初期的简单暴力,减少了对世界的敌意,开始思考人生中种种矛盾以及痛苦的根源。 这一时期的电影,不仅见证了他作为一个导演在艺术风格上的逐渐成熟,也见证了他人生观念的转变。同时他的视线更宽了,不再局限于边缘群体,开始关注社会问题。如韩国整容热潮. 第三个阶段是2006年的《时间》到2008年的《悲梦》,这之后金基德就处于蛰居状态。这一时期的作品开始滑坡,影响大不如前。《呼吸》虽然入选了戛纳电影节,然而那一年韩片的风头尽属《密阳》。李沧东是为数极少能让金基德崇敬的本土导演(《野生金基德》有披露金基德与李沧东的微妙关系),败给自己偶像,恐怕也没什么怨言。

在这一时期,金基德电影叙事性进一步减弱。他将自己的电影称之为半抽象电影 按照他的解释 即是处于“现实中的痛苦与想象中的希望接轨的交界线”。显然半抽象不是停留在一种单纯的形式或风格 金基德的电影走向一个极端,彻彻底底的在讲哲学讲人性,完全脱离了现实生活,他像个哲学家和心理学家一样,

用电影语言设定出一些特定的场景:例如远离凡尘的寺庙(《春去春又来》)、漂泊在海上的孤舟(《弓》、《漂流浴室》),然后在这些环境中展开自己的想象展开对人性的探索,最后,将问题展示出来并不给答案,以开放结尾的形式将判断的权力留给每一个观众。或者他会剥离一切无关紧要日常生活,将本质性的东西用虚拟的故事表现出来。

倘若这么看待,金基德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短短十年就经历了起步、抬升、高峰到衰退的轨迹。然而金基德的困惑并不是单独现象,井喷型导演往往容易出现类似的瓶颈期,转入真正的失语状态——已经无法靠作品说话了。所以这个时候淡看大起大落,静心下来梳理番金基德,恐怕是最好不过。

综上所述,金基德以唯美与残酷,欲望与痛苦,罪恶与救赎宗教与自我拯救的美学矛盾对立,他自己既饱尝世间心酸愤世嫉俗毫不妥协又渴望温情悲天悯人的矛盾心情,以他的愤怒和才华为长矛,以温情和哲学思考为盾展开了他的电影世界有的导演 把公众带入残酷的现实 在观众在其中题为各种冷暖,有所感悟;而金基德却在自己饱经磨难的人生中,沉淀出无数感悟,他把这些提炼成一个个理念 再形成影像与故事。 这样的故事由于视角相对狭隘,“半抽象电影”把思想拍成电影,终难免有所局限许多情节不合逻辑。 所以金基德只是鬼才 无法成为大师 最高明艺术家是把艺术加工痕迹隐藏在自己的作品里,一切浑然天成。

附1:金基德作品年表 《悲梦》Sad Dream(2008)

《呼吸》breath (2007)

《时间》time (2006)

《弓》http://baike.baidu.com/view/53515.htm Hwal(2005)

《撒玛利亚女孩》Samaria(2004)

《空房间》Binjip(2004)

《春夏秋冬又一春》Bomyeoreumgaeulgyeoulgeurigobom(2003)

《坏小子》BadGuy(2002)

《真相》Shiljesanghwang(2002)

《海岸线》Haeanseon(2002)

《收信人不明》Suchwiinbulmyeong(2001)

《漂流欲室》Seom(2001)

《雏妓》Parandaemun(1998)

《野兽之都》Yasaengdongmulbohoguyeog(1996)

《鳄鱼藏尸日记》Crocodile(1996)

附2:金基德作品主要获奖情况简介

《漂流欲室》 (1999年,第19届布鲁塞尔电影节大奖)

《坏小子》 (2001年,第16届福冈亚洲电影节大奖)

《春夏秋冬又一春》 (2003年,第24届韩国青龙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撒玛利亚女孩》 (2004年,第5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银熊奖)

《空房间》 (2004年,第61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银狮奖)

《阿里郎》 (2011年,第64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奖) 附3:参考文献目录

《野生金基德》 【韩】金基德/郑圣一 著 范小青译 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

《不准掉头——世界电影大师救赎之旅》 张秋著 东方出版中心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