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杂谈
初二 散文 2919字 213人浏览 倪歌0

历史杂谈

中华民族源远流长,汉族一直是其主体,但却未必是统治者,象蒙元,满清都是少数民族取得统治地位的朝代。元朝统治者极度歧视和压迫汉人,它把中国人分为四等:第一等是蒙古人,是最为高贵的民族; 第二等是色目人,即中亚细亚人,他们因为当亡国奴早,所以颇得元朝统治者的信任; 第三等是汉人,主要是金朝时所属的汉人; 第四等是南人,主要是南宋所属的汉族人。元朝统治者从来没有接受过汉文化,他们信奉喇嘛教和武力,对儒教和读书人采取的是轻视的态度,不过也就由于相信“让老百姓说话,天塌不下来”,元朝没有“文化专制”和“文字狱”一说,元朝的知识分子虽然不受待见,但文化不可谓不繁荣,《西厢记》等元曲的成就放在那呢。元朝统治者一直对汉人充满了仇视与防范,汉人的反抗也连绵不断,终于不到百年,元朝就灭亡了。

后来的清朝统治者采取了另外一套方法,他们积极地学习儒家文化,加强科举制度,对汉人的精英采取了收买政策。清朝的科举制度承袭明朝,读书人熟读八股,只为科考得中。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富国强兵的技术和思想鲜有涉及。清朝统治者对汉人的防备也贯穿整个朝代,不仅在官员任命和军队建设上歧视汉人,还在技术和文化方面严格地限制,最终导致中国社会整体的禁锢和落后。技术和文化是如何在满清时期被禁锢的呢,我们可以从中国近代吃尽苦头的火器来看下:

鸦片战争中,英国的坚船利炮让国人始料不及,但你可知中国的火器技术曾经也是领先世界,至少也是跟得上时代的,那么何时中国火器开始落后于人呢?翻开历史,恰恰是从伟大的康熙朝开始的。清朝在定鼎之初,局势尚未稳定,对西洋火器尚十分重视。但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玄烨亲率三路大军征讨噶尔丹,“以三炮堕其营,遂大捷”以后,火器事业渐不复如前受到重视。戴梓是当时天才的火器专家,曾制造了“连珠火铳”和“子母炮”,征讨噶尔丹前,康熙曾下令他制作子母炮,可后来戴梓只落得一个流放东北的下场。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山西总兵上言奏请自行捐造子母炮,玄烨立即禁止:“子母炮系八旗火器,各省改造,断乎不可!”。

再看下技术理论方面:明末清初之际,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等西方传教士以科学技术为敲门砖,适时为中国带来了较先进的西方科学。面临中国历法在西洋历法面前频频失误、中国火器在西洋火器面前节节败退的窘境,明清两朝不得不开始了与西方的交流。这种有限的开放一度使中国的科学技术出现繁荣的局面。自郑若曾1562年刊印《筹海图编》起,不到一百年出现了《登坛必究》、《神器谱》、《兵录》、《武备志》、《西法神机》和《火攻挈要》等多部关于火器的著述。其中《兵录》和《火攻挈要》中都有关于弹道的粗疏讨论;清代南怀仁编撰的《穷理学》中,更详细讨论了“重物之动,有依两道而行”的规律。惜乎好景不长,清朝自康熙平定噶尔丹以后,不仅禁止进行火器研制,甚至将前代关于兵器的书籍列为禁书,致使火器知识失去传承,更兼康熙末年以后实施禁教政策,断绝了西学东渐的道路,至此,清廷内堵死创新的源泉,外切断传播的渠道,科学发展几乎完全停滞。体现在火器著述上,自南怀仁的《神威图说》(1682年)和《穷理学》(1683年)发表之后,直至鸦片战争以前,近一个半世纪内竟没有一本论及火器的兵书问世。

满清皇帝知道火器的威力,康熙更是清楚,那他们为什么要中止火器的发展呢?

康熙在征讨噶尔丹时充分见识了火器的厉害,既然火器攻击蒙古骑兵有这样效用,攻击满族骑兵不是同样可怕吗?满清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维稳压力巨大,且火器是其奈以生存的骑兵的天敌,而擅长火器的大都是汉人,对于火器这种东西清廷必然追求绝对中央控制。鸟铳这些火器只能装备八旗军,早已成为清朝主要军事力量的绿营(汉军)是断然不能有的。在

外部威胁消除后,清朝统治者着力的是封禁火器知识,严禁火器使用。民间没有发展火器的可能,朝廷更没有动力,满清是一个骑射起家的政权,康熙,雍正等皇帝都强调过以骑射为本。另外清朝中期基本没有严重的外患,镇压国内的反抗用现有的军事力量就可以胜任。 满清终其一朝都对汉人充满了防备与猜忌,所谓的康乾盛世,对于汉人来说,也只是坐稳了奴才的时期。为了让天下人踏踏实实地做奴才,文字狱成了清朝的一项基本国策,捕风捉影,因言获刑成了常态,天下读书人“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只为稻粱谋”,读书作文动辄得祸,文人学士只好泯灭思想,丢掉气节,或者死抱八股程式,背诵孔孟程朱的教诲以求科举入仕;或者远离敏感的学术领域,远离现实,把全部精力用于训诂、考据的故纸堆中,史称乾嘉之学。就算是入仕的儒生,也失去了像某些朝代那样“代圣贤立言”的气魄,变成了从行为到精神上的奴才。 清朝不仅从精神到肉体上打击读书人,还在书籍源头上做足了文章。乾隆三十八年开《四库全书》馆,全国图书都要进献检查。乾隆三十九年命各省查缴" 诋毁本朝" 之书,尽行销毁。乾隆四十年,令四库馆臣对所收书籍" 务须详慎决择,使群言悉归雅正" 。不仅不利于满清的文献被禁毁,连前人涉及契丹、女真、蒙古、辽金元的文字都要进行篡改。查缴禁书竟达三千多种,十五万部还多,焚毁的图书超过七十万部,禁毁书籍与四库所收书籍一样多(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相比而言就太简单和低级了)。明清之际,黄道周、张煌言、袁继咸、钱肃乐、顾炎武、黄宗羲、孙奇逢等人的著作,都成为禁书。《天工开物》《物理小识》《武备志》《明将军传》等非常有用的,记录中国明朝科学成就的书籍也被清朝列为禁书。历史学家吴晗说: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文字狱之彻底可见一斑。

鸦片战争后,即使国难当前,满清首先提防的还是汉人,尽管汉臣平定太平天国,发起洋务运动,立下不世之功,然而清廷立宪时的内阁还是其最信任的皇族。" 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这样的话也是挺符合满清贵族心理的。

蒙元和满清鼎盛时期的国力都很强,疆域更是为一些汉人政权所不及,我之前也曾为这两个朝代的广大疆域和强大实力而自豪,但随着历史知识的增多,有一个疑问就浮现出来:如何评价一个朝代的进步性呢?套用现代的政治学来说,一个政权是否先进,主要在于是否促进治下人民的物质丰富和精神自由,是否促进科技及文化的进步。以这个标准来看,这两个少数民族政权就不太合格了,大多数汉人在两个少数民族统治下是深受压迫和歧视的,元朝是压根瞧不上汉民族的文化,而清朝则是有目的性的篡改,禁锢,利用汉文化来加强其统治。清朝一代,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技术和文化在维稳的目标下被扼杀,被驱逐,最终迎来近现代中国屈辱的宿命。统治者的成功和“伟大”却带来了整个社会的停滞与失败。

对少数民族建立朝代的正确认识,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历史,对现实做出正确的判断。在日本入侵中国时,日本人说过:征服中国不必在乎手段残酷。因为征服中国后,东条英机就不再是屠杀者,而是中国的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看来日本人确实深入的研究过中国的历史,他们的判断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正确的,不然哪来那么多汉奸投敌。

现在清朝宫廷戏颇多,很多是称赞清朝皇帝的文治武功,但在这些电视剧的背后,想想这些勤政的皇帝殚精竭虑地维护着满清的统治,却导致了中国的科技文化逐步落后,沉睡的东方雄狮最终只能被列强的枪炮来唤醒,不免有一番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