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听殇-离歌
初二 散文 2381字 28人浏览 lhwyux1973

我知道这一切苦痛终将结束,只是不知道这一切将会由谁来结束,又将会是怎样的结束。不要期待会有完美的结果,走错一步,就注定哭着走完结局。

除了那个地方能稍微带来惊喜,我的人生就如一潭死水,我似乎早已被现实所抛弃,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吸引我。

愁眉紧锁,利刀不裁。

风吹影动,衣自凌风。

泪落谁人知,花残谁与归?

理不清的愁绪怎断绝,剪不断的愁丝何时尽? 我有些遗憾,为什么没有留住他们,也许那样我就会多很多朋友,可是我都与他们擦肩而过,他们就杳无音讯,吴念,王清梦,皇甫羽,轻轻走过我的人生,却刻下深深的脚印,似乎同病相连的人更易成为朋友。可是就这样匆匆走过,我却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他们的意义难道就是突然出现在我生命了,让我以为我找到朋友,再转身离开吗? 那他们真是恶毒。

我的日子还在继续,没有遇见他们,我的日子更平淡乏味,望着天空思索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这个问题我想了一年还是没想出个头绪,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我的人生是这样? 这种结果我从未想要过,为什么我却别无选择。凭什么我要放弃我追求那么久的梦想,凭什么我那么听话那么努力大学却让我那么难过那么伤心。我怨了,恨了,我谁都不信了,就是我努力的不够,就是我这么倒霉,就是那么晦气,我这是在赎前世的罪孽,可我今世将凭借什么苟延残喘,老天你告诉我呀!

我忘了,什么天使,什么上帝,都他妈的狗屁,如果你们存在,为什么不拯救我,为什么那么多人受苦受累,为什么让苦苦哀求的人得非所愿,为什么为善受穷命短、造恶享福寿延,你们这些神是死了还是瞎了。把所有过错归咎于自己,我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吗?我一直没错,错的就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不公的社会。

我和老师说过,她只是反反复复安慰道:摆正心态,既然没有选择,就要好好学下去。我和父母说过,他们也只是说:希望你早日走出阴影,找回失去的快乐。和以前朋友说过,他们道:是有点可惜了,这真不适合你。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说,我才能感到舒服,可是我看出来了,他们没一个人懂我。自己的人生,无论怎么过,在别人眼里都是笑话。路越走越远,心越走越凉,情越来越淡,难道这就是我的成长? 如今的结果,难道不是所有因素的过错聚集的得到吗?我不能把所有过错归咎于我一人,不知又要有多少人觉得我矫情。

如果大学没报这,如果这没录取我,如果再多考或少考一点,如果你没劝我,如果你们支持我,如果我坚持我自己,如果我足够努力聪明,如果没有这一切,我的人生会不会是另一种结果。我真的好烦,好乱。是我瞎了眼,选择这;是我缺了心,还在这。我真的该走了,这给我留下的回忆有多少?

我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自残或自杀了。谁想死? 若非无路可走,若非生无可恋,若非伤心绝望,若非无人体会,谁会这样? 自杀是最自私丢人的事,可是,受够了,受不了了,除了自杀,怎样才能减轻心里的负罪感和沉重感,这是最极端但最有效的办法了。

或许我也该选择这种方法得到解脱了。也许明天会有很多人笑谈着:你听说了吗?昨天某某自杀死了!也许后天没人记得这人的来过。

我不敢说自杀的人多怎样但他一定是被逼无奈,他一定脆弱不堪。我不愿再笑话他,因为苦难降临于我无法战胜时,我也决定这么走。说别人执迷不悟的人往往才是最执迷不悟的人,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经历,不一样的承受能力,我告诉你:你算什么东西,你没权力评断任何人。

几十片安眠药,五六杯伤心酒,七八颗水银粒,满脸尽是伤心泪。据说黄泉路上有曼珠沙华猩红耀眼,据说奈何桥上云雾缭绕,据说孟婆汤忘忧解难,据说三生石会记录我前世今生,据说自杀的人堕入十八层地狱不得投胎转世,可是在这又何尝不如地狱一般,凭什么锁住思想,凭什么压抑个性,凭什么破碎笑容,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这种结果我不要。也许这一次再也不会是痴梦一场,这一睡将永远不醒。我愿灵魂长眠于忘忧谷下,不复苏醒,可是世界那么大哪里有忘忧谷,世界那么大哪有你容身之处。

独坐于高台,再饮一杯涩酒,苦,心里更苦,眼皮渐渐沉重,突然恶心想吐,我取出一把水果刀,在脸上深深划了一刀,摸出手机,看着照相机中憔悴狰狞的脸,我笑着自言自语: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的结果,痛吗? 哈哈,自作自受,你早该结束了。再次恶心干呕,吐出了不少酒水,嗓子特干,浑身无力酸痛,觉得胸口似有千斤鼎,喘不过气来,我蜷缩在地上,痛苦呻吟着,血从脸颊上伤口流到嘴边,我感到了血液的腥甜。我痛哭着,却不知道为什么流泪,后悔了吗?不,不后悔,生,难道就能痛一时,就能得偿所愿? 呵,上天从没给你路,就算给你了,你也不够格。

我是想到了家人朋友吗? 对不起,我自私了,我不知道我的离去你们会有多痛,但时间终究会抚平一切伤痛。再见,我逃避够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尽管我很遗憾,世界给我的痛,我没能加倍奉还,可是,也许我会得到永久解脱。

再没经历去想其他的了,我感到我的体温一点点散去,我感到心跳在一点点变慢,我扭曲着身体,从未感到这样痛苦,本来皎洁的月光也渐渐昏暗,我陷入一片黑暗,我想扯开嗓子哭喊,可是没有力气,这一次真的结束了,也许我会在这风干成一句干尸,也许有流浪狗流浪猫蚕食我的尸体,也许被人发现带回故土化作骨灰进入小盒子。黑暗中我听到一声尖锐的猫叫,我似乎感到它在我身边,没想到陪我最后一程的竟是只猫,是怕我孤单吗? 我并不期待会有谁发现我。原来夜是这样冷,我蜷缩着,紧闭着眼,静静等待死神的到来,这一次将是永久的解脱,这一次将一睡不醒,嘴角微扬,心如刀绞,痛苦呻吟。

我似乎看到那野猫的碧玉般的眸子,射出丝丝冷光,我浑身抽搐,陷入无尽的黑暗。

月光静静撒下,冷风微抚,一切那么安逸宁静美丽,没人看到那里还蜷缩个人,被逼成这样还是人吗?

葬侬之人知是谁? 难道只有死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我知道我在笑,笑的那么无奈,那么苦涩。

花落人亡两不知。

也许我真的至死不悟,谁人唱离歌,渡我过奈何。 镇魂一曲未安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