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易冷之浅读宋词
初一 散文 1038字 128人浏览 卷卷皮6

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的朝代!这是一个灵魂纯粹的朝代!如果远离了战火和硝烟,宋朝是一个自始至终的浪漫天堂!

水墨画里冒泡的鸟鸣,山水之间徜徉的湿漉漉的鸟啼,醉酒词人歪歪扭扭的脚步,以及对着明月无限婉约的遐想——这个季节,注定了文字泛滥成灾!

品一曲古筝,在草木深长里追风、寻雨;在红尘羁绊中追逐青鸟、文字。那时候的东坡居士还在计划着普济天下,那时候的易安居士还在臆想着环肥燕瘦„„

柳永,把一生的著作散落在肉食者远离的一角;范仲淹,在凄凄秋风中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抱负置放进一盏浊酒中。苦等了一圈又一圈愤世嫉俗的良知,依旧不如二八年华里的牧笛声声,依旧在心灵的某处涟漪。

当年的青石板路上,草木深深。理想和梦想,在锈迹斑斑石板路上盘踞着老根,依稀回想那几百年前的老故事,在一阕阕宋词里栩栩如生。

容我再等等,等历史转身。跟着红尘,在宋词的汪洋里落地生根。浮图塔,向世人宣告:断了的灵魂能在夜间复活!

城郊牧笛响起,在哪一个村子里掷地有声?远在唐朝的杜牧的歌声已然渐行渐远——是否也有人愿意守住那最后的歌声,来解释童年时那颤颤巍巍的梦?

而历史,岂能不在落魄的开封?红尘中雨纷纷,青石板上荡漾的的是——等,等,等。这么多年过去了,人生的刻板上还是一日既往的那几个字„„

趟过南宋的河,辛弃疾的歌声渐渐散漫。李清照兀自无可奈何着:“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的诳语。

历史一遍遍的轮回,又何等惊人地相似。悲悯的人类总是含着最真的情,最痛的伤感。在人类历史的起起落落之中,五千年来从一而终。

找一些与世无争的路线吧!理想中的桃源,承受着孤独的馆舍应该紧紧关住春天的寒冷,特别是夕阳将暮下时因为寂寞紧紧关住的春天的理想。

那时花月正好,那时一轮明月与词人相伴。十五的月亮在东坡夫子的笔下让人唏嘘不已——思念似乎就像一盏灯,一如既往地普照着连绵蜿蜒的华夏大地。

一盏灯,那是辛老爷子的。千百度的追寻只是泡影——敢爱敢恨,乃是一个男人一辈子如一日的情怀和承诺。

有人把日月的变幻称作乾坤,因为对于日月我们才知道自己的渺小和无奈;诗人把走过的脚步定为日月,可我们必须承认自己在日月面前的碌碌无为。

风雨声过后,我在自己的灵魂里默默点一盏灯。那盏灯里有我曾经的思念,有我的的理想,我年轻的执着和我在现实面前一筹莫展的茫然„„

宋词过后,我怀揣美好。那些词人的华彩篇章宛若一个个美丽的图腾镶嵌在一代代后人的灵魂里————如梦令,如今从我这儿开始重新起航„„

风声里,看着宋词,听着宋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