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蓝深处彼岸花开
初二 记叙文 1146字 16人浏览 piaoxuels

我们在干什么?你在等待。那你呢?我在陪你等,你说过浅蓝的深处是另一个世界,海的彼岸会有花开,我只是在陪你等。。。。等那片花开。。。。潮声涤荡在耳中,大海好像在唱着一首歌,他努力的想要告诉我些什么,或许是些陈旧的事同他的年龄一样古老。月光洒在海面上,远处是浮动的一片,我从明亮坐到黑夜降临,可我还是没懂这首歌,我只是在想大海白天时的汹涌,而到只有我一个人的夜晚他又变成波动着银光的黑。那么大的一轮月亮,寂寞的挂在天上,我不想形容天色,我只看见那月亮像一个失望透顶的瞳孔散发真让人不舒服的冷光。我知道,这么多年,这个美丽却不温柔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这片海。当海面刮起的风吹到她那里,总会让她或狂怒或细微的哭泣。大海饮尽她的眼泪,天空的眼泪本来就是因海存在,自然也要还给海,那个眼的主人是多么爱这片海,只是大海只是个会呼吸的瞎子,他不知道淋湿的泪是谁流的,而这场断断续续下了千年的泪又包含了一个一直在面前的对方多少的爱恋心痛和伤悲。目光所及之处,有反射着月的清光的斑斓贝壳,那种表面和内里都有珠光的贝壳,那是来自海的礼物,曾经在里面甜甜睡着的软软小东西已经死去了,还有生命残存的味道,留下的只有这两片贝壳,灵魂永寄的地方,一个小小的空间,关闭起来,外面风浪再大都不会怕。在海里生存的生物总让我心生羡慕,一辈子不羁的在明净的海中,贴在海的胸膛上听他微妙的心跳,听他每一次动情的歌唱,他们想哭就哭,不用隐藏,因为泪被海水完美的掩饰了,他们是一样的透明一样的咸涩。我一直想有一个无人的地方,那个地方可以永不反感的接受我所有的泪,不用有为我而产生的哀鸣,不用有为我而发出的叹息,只要他是一个意义上安静的地方,一个可掩盖我怯懦哭声的地方就行了。抬头,月亮明晃晃的照着,那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怕只是闭眼的一瞬就漏掉了海的一千年。。。。。海风吹起来了,夹杂着咸腥的味道,海浪奔腾而来打在礁石上,哗哗的,古老的歌总会打动人心…………。。。曾经愿意陪我等花开的人早已离去,但我自己也终于懂得了大海的歌,只有一个人才能领会的歌,海在他独自的路上,在他不敢爱的路上哭着唱出的歌。浅蓝的深处还是海水,海的彼岸只会有浪花开。花一直在我们脚下开放,是的,我不怪你离开。花,早就开了。至于浅蓝的深处是一个世界,呵呵,那是一个谁都不知道泪是什么的世界,他们从生下来饱受了泪腺的酸胀胀感,却从生下来就不知道眼角发生过什么。泪对于海就是不存在的,苦的就是那只眼睛,她的泪,是她的心碎,是海的无知,也是令旁观者永远沉默不语的悲剧。他们生来如此,就算有爱,也不需怜悯。这一夜,大海低唱着,他会唱到天明,唱到我独自离开,冲刷掉我的脚印,隐藏一个懂得他的人的足迹,更给了我一直寻找

的地方,在有月的晚上,泪水哭声总会在海浪的来来去去中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