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梦死可好?
初三 其它 2566字 246人浏览 抬头见青山

幽默的,我又不认识你,你等我,会不会太可笑啦。哦,对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说道:哎哎哎,你还没有猜我的秘密呢?我说到:你真的要我说,如果我说了,我怕你伤心呢。那你说啊,看我会不会难过。我说道:你的秘密只不过是喜欢我,可是我对你不感兴趣啊。她说道:那时,你为一个女孩,做了最傻的事情,却忘记了这个故事。我不知道,当初你可以那样做,可以那样多情的去爱她,明明知道,她命中注定有一劫,你还是选择去救她,可惜,你救不了啊。你就那样的看着她死去啊,心疼吗?她静静的看着我,眼神里尽是深邃,突然身上那股邪气突然不见了。我道:你说的什么,我完全不清楚呢。我完全不知道呢。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欺骗我呢?她轻轻道:信与不信与我何关,枫啊,枉你看尽世间繁华,你却看不透你自己啊,这才是你最悲哀的地方哈哈哈哈。传说中,你无所不能啊,,可惜啊,你却掌握不住自己的命啊。说完转身就走了。我留在原地,静静的回想着她说的话我往回走去,我慢慢走回家。看着这空荡荡的房子,虽然房子不大,却可给到我一丝温暖。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家的感觉,慢慢点起烟,烟雾缭绕,一口吸进身体里,可惜却解不开我的烦恼。我不知道过去,我也不知道未来在哪。我坐在阳台上,看着这个繁华而且是不夜城,我慢慢的沉沉睡去。我叫夏枫,师傅给我起的名字,他希望我,就像夏天的风那样温和,他希望我,可以平静如水,希望我不再那样的寂寞,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化解这种寂寞,这种寂寞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我曾问师傅,师傅,你可曾知道我从哪来,又该往哪去?我怕有一天你走了,我便就是这世界最寂寞的人啊。傻瓜,命中你自有劫数,要看你自己去看破,师傅教你看破这世界的天机,可唯独看不破你的人生路啊,待我走了,你也该去面对这世界的繁华了。所有的事情,你都该独自去面对,师傅不能陪你面对了,师傅老了。我看着师傅,那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长大了许多。我看着师傅,师傅的容颜仿佛那样好看,可是白发青丝,让我有些心疼。师傅,我觉得有的回忆总是有那么多的空白,似乎想看到过去,却始终看不到。傻徒儿,不要纠结于过去,未来有那么长的路要走,你答应师傅,过去的事情,你不要再纠结了。好嘛?师傅,好,我答应你。说完师傅摸着我的头。唉,又梦见师傅了。师傅,你可为何总是不让我回忆呢?既然不再纠结,那我便就放开吧。可是那女子又是谁,为何她要跟我说那些话。 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奇怪了,我住在这里,从没有人认识我啊,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晚敲我的门呢?我开了门,突然却见到溪月,我说道:奇怪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呢?我并没有要迎她进门的意思。她轻轻的说道:我跟踪你的啊,哈哈。不行啊,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啊,好歹远来是客啊。我轻视的一笑,别这么搞笑好不好?我们这才第二次见吧,说的好像跟你很熟悉是的。我拦住门口。她说道:夏枫啊,不要这么小气。要是你肯让我进去,我就告诉你从前的事情,可好?那好,你进来吧。我叫溪月,这个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我讨厌原来的那个名字,与我的气质不符合,所以我自己改了名字,我就喜欢溪月这个名字。我从其他来到这座城市,只为了夏枫,听我姐姐说:他是这个世间最好的男子。这是我姐姐生前最后的一句话,我就来找他了,我就想见一下这个在我姐姐眼里最好的男子,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姐姐那样说是有她的道理,原来他的美,竟是这样可以美的那样彻底。那一刻我的心才被俘虏了。我知道,我只是在他眼中的路人甲而已,可是我想这样追随他可好。夏枫,你可曾还记得一名女子,那名女子深爱着你,你也深爱着她,你可曾还记得?我已经没有从前的记忆了,我师傅曾告诉我,不要纠结于过去,如果你是来说关于我的回忆,谢谢,不必了。那你师傅为何这么说,你可曾知道?你师傅有多么的自私?不准你说我师傅的坏话,她是这世界最好的师傅,她教我通晓古今,教我那么多东西,她是这世界对我最好的人。哈哈哈,你说的多好啊,多么感人啊,可你师傅却把你溪雅分开,溪雅是我姐姐,她是被你师傅害死的。就是不想让你爱上她,可你偏偏却爱上了溪雅啊,溪雅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她是这世间最美最温柔的女子,可你师傅却把她害死,她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夏枫是这世界最好的人。我不知道你有多好,可直到见到你,我才知道,她的选择是对的。你可曾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记忆?你师傅什么都会,还封印不了你这小小的记忆吗?她是怕你恨她,

所以才把你封印了,这些你可知道?不用再说了,过去的事就随它去吧。我静静的听着。溪月拿了一张照片给我,这是她的照片,你看看吧。原来溪月说的不错,她确实是这世间最漂亮的女子。我看着照片,对着溪月说道:她确实是这世间最漂亮的人,完美无瑕。用什么言语都形容不了她美丽的容颜,或者说用惊心动魄的字眼也不为过。可是你却比不上她十分之一的容颜。过去的事我不再纠结,我只希望活在当下。可你当初不惜背叛你师傅也要与她在一起,现在的你,如何变得这般冷漠,是我姐姐看错了人,还是你根本就是无情之人。这些都已不重要了,不是吗?过去的事情就随它去吧。溪月用那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眼睛里看到悲伤的眼睛,可是我却没有。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这些我已经不在意。你可以不在意,但我不能不在意,因为那是我姐姐。你师傅可好?我师傅已经逝去了,请别打扰了。我想你去见我姐姐一面,可以吗?毕竟她曾那样的深爱着你。可以。一夜无话。天亮了。溪月说道:走吧。我对着她点点头溪月开着车,一路默默的悲伤,我看着她的眼睛竟是那样的湿润。开了好久,我们在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溪月开到一座墓地,带着我走到溪雅的墓地,墓地边开满了樱花,樱花随风飘荡。我开口对着溪月到:这里这么干净,是你收拾的吧。是的,我收拾的,这是她最喜欢的樱花,她生前最喜欢樱花了,也最喜欢干净了。我走到墓地,看着她的遗像,对着她鞠躬。在心里默默道,祝你安好,起码这里很清静,不会有人来吵到你。溪月到:走吧,我把你带到这里,也算了了我姐姐的心愿了。不了,我不跟你走了,我想一个人去所有的地方,一个人去流浪,这里已经不再适合我了,就此分别吧。我想师傅了。那你可否让我跟着你,因为我也是一个人,无牵无挂,我们一起上路如何。那好,似乎这也是不错的想法呢。我们对着朝阳,似乎这个世界总有那么多人,丢失了记忆,

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如我们是最寂寞的人,我们相视一笑,似乎过往的一切都不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