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棵槐树
初一 记叙文 2252字 122人浏览 congfen06

四棵槐树

古槐下晨读(摄影:王世宏)

北京九中校园里有四棵古槐,两棵在学校的大门口,一东一西在教学楼的北面,两棵位于实验楼东面,一南一北在校园小径的两边。

这是九中自30年前大规模改造后仅剩的历史记忆了。

九中建校在1946年,当时的校址是属于河北省宛平县的门头沟,八年抗战刚刚结束,为了给当时抗战的总指挥蒋介石拜寿,曾经起名为“介寿中学”,两年后,学校分部扩展到现在的位置,翠微山脚下的模式口村东。北平解放后的1949年5月21日,学校被命名为“北平市立第九中学”,1952年,位于现址的分校成为主校,《北京市第九中学》的大牌子去掉了分校两字,1954年门头沟分校改为五十二中,后又分为大峪中学和城子中学。

九中校园,原是校园北面承恩寺的庙产,占地约80余亩,依照地形,开垦出五层阶梯式的田地,田地间搭盖了临时茅棚,打了两眼水井,种植蔬菜和谷物。东面还有一片林子,不乏桃子、杏子、柿子、黑枣、大枣、核桃等果树,田地周边也有杨树、柳树、榆树、槐树、椿树点缀其间,酸枣、荆条、桑树和构树更是见缝插针,布满了沟沟坎坎,这四棵槐树就杂散在其中。

槐树我们通常叫它国槐,其实,自古至今是称作槐树的,简称槐,不用附加前面的“国”字。一百多年前,德国人从欧洲引进了原产于北美的槐树,因其生长快, 耐干旱瘠薄, 在国内迅速传播种植,这种槐树小枝有刺,所以叫做刺槐,由于是从西洋引进,老百姓叫它洋槐,我们自己的槐树就称为中国槐了。中国的槐树被引进到欧洲,可能更早一些,我曾在德国的莱茵河畔见到过生长有二百余年的大槐树。

这两种槐树是很容易区别的,洋槐树皮灰褐色至黑褐色,浅裂至深纵裂;国槐树皮灰褐色,纵裂纹要比洋槐浅,当年生的小枝绿色。洋槐树叶根部有一对1-2厘米长的刺,羽状复

叶,小叶为偶数,常对生,椭圆形、长椭圆形或卵形。国槐树叶根部有小托叶2枚,钻状,很小,通常不被人注意,羽状复叶,小叶也为偶数,只是颜色要比洋槐深,为墨绿色。洋槐总状花序腋生,下垂,花有芳香,花冠纯白色,在北京,于五月一日前后开花,花与叶同时生长;国槐圆锥花序顶生,常呈金字塔形,长达30厘米;花冠白色或淡黄色,在北京,六月下旬才开花,可以一直开花到九月;洋槐的果实是荚果,扁平状,成熟后开裂;国槐果实为串珠状,具肉质果皮,成熟后不开裂。过去遇到灾荒年景,百姓就用国槐的果实——槐米充饥。

论年龄长短,还要数实验楼前的那两棵,估计生长了三百多年,树干粗壮,枝繁叶茂,虽然偶有枯干老枝,但被冬天的大风吹落后,春天总有新枝萌发,依然生机勃勃。大树旁有一眼水井,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前,井上安有辘轳,打水时,松开摇把,水桶快速落入井中,一侧歪,灌满了水,手握摇把,摇呀摇,水桶提出井口。后来,九中的规模扩大,学生教师增多,用水量大增,辘轳打水满足不了需要,于是,学校聘请了专家和施工队,在井口安装了抽水机,在水井西南30米处建设了高达二十余米的水塔,从此,辘轳退出了历史舞台,这两棵大槐树还是痴心不改地忠实守卫在井旁。

时间飞逝,转瞬就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北京市人口激增,地下水大量开采,水位迅速下降,石景山取水的杨庄地区,水位从10米下降到了30米。九中的这口井,水量也急剧减少,水泵开启30分钟后就再也打不出水了。不仅水少,还发现水质变差,经过检测,大肠杆菌等有害菌落高出标准3-4倍。

九中当时有24个班级,两个补习班,加上教职工大约有1500余人,学生、教师中午基本在学校就餐,还有600多名学生住校。水少、水质差,水危机很快影响到学校的正常运行。怎么办?当时有两个方案,一是学校搬迁,与当时的金中和金二中换防(现在九中初中部位置);二是从模式口南里接通首钢居民区自来水管道。经过调研,搬迁方案不可行,金中、金二中面积有限,不能满足九中正常教学需求,也没有可持续发展的空间。另外供水量有限,缺口大,依然需要重新接入大口径水管。只有第二个方案了,与首钢谈判,接入自来水管线。接入方案被首钢一口回绝。学校打报告,走程序,失败后,又动用了区委、军区、学生家长等关系走感情路线,依然无果。

水!关系到九中的生死存亡,老校长熊开昌敢于担当,冒着被撤职的危险,走出了一步险棋,通知在九中上学的首钢学生家长,由于水供应困难,不能满足学生住宿条件,自通知起,自行安排学生食宿。当时,在九中上学的学生,有数十人是首钢迁安工人的子女,不能住宿,那就等于不能上学了。紧急情况下,首钢有关部门把学生安排到了金顶街第二招待所。学生家长了解情况后,到首钢厂部上访,给当时的领导施加压力。最后,首钢领导被迫同意了自来水接入方案,从此,九中不再被水困扰。

主教学楼前的两棵大树比起井旁的大树,年龄要短一些,但也有近200年的树龄了。你知道吗?这两棵大树,差一点被砍掉。

1985年,学校设计建设的第一座教学大楼选址在操场北面,按照原设计,教学楼的门厅正对着学校的校门口,与法海寺大门相望,这符合我们传统的建筑美学观念,“中心,对称”。可是那样做就要挖掉这两棵大树,这两棵可是有绿色标签的国家二级保护树木。为了保护这两棵大树,设计师更改了设计,整座大楼向西平移20米。1987年,大楼建成,九中的学生从此迈入了现代化的教学环境。

今天,楼前的两棵古槐还是那样古朴,依然是那样繁茂,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迎来送往,目睹着一代代的学生在大楼里进进出出。

我喜欢这四棵古槐,这是有故事的树,她在沧桑的岁月里见证了九中历史,目睹了九中的辉煌。

当然,我更爱九中,她的豁达与包容,一年年,一代代,薪火相传,继往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