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首的梧桐
六年级 记叙文 797字 33人浏览 齐鲁潜龙

屈首的梧桐

江苏省作文大赛一等奖

自然界拥有自然的规律,人间具有人间的法度,看似是一根僵硬的约束之绳,实则是维持本身正常运作的必要条件。若盲目的想要挣脱它,意欲获得所谓的自由,到头来仍是被法度所摧毁。

南京的街头是两排巨大的法国梧桐,说巨大,即需要两至三人合抱。两侧的枝干都如刚掷出铁饼的躯臂一般向道路正上方伸展,如果运气好的话,同一横向两侧梧桐都些年,便可欣赏到来自东西的握手一般的梧桐天桥。尤其到了夏季,梧叶枝干繁密,一座座梧桐天桥若青绿的苍穹。

两年前的暑假我便待在了南京,一次上街,天空黯淡,空气闷湿,因为昨夜的天气预报上播报了强台风预警。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一些,集市的喧哗声透过了厚重的水汽已经有了一种压迫感。

转角走上了那条熟悉的梧桐街,蓦地发现粗大的梧桐边架起了一个个不起眼的梯子,工人们手拿一把电锯挥向那一棵棵有些年头的梧桐。一阵阵撕裂般的电锯嘶鸣,宛如歇斯底里般的剧痛,一根根梧桐枝干沉重地从低空落下,撞到地面犹如骨节敲击般地叮咚作响,上面的绿叶仿佛若无其事一般。不一会儿,“天桥”骤裂,“苍穹”破碎。 我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这一景象。我也清楚地明白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梧桐免于台风侵袭,可竞为了这一小小台风而失去如此景致实为不值。

台风比预计的仿佛来的更快,工人们仍有一段街道未加以裁剪便

由于安全的原因提早做工了。我心中暗喜,起码留下了几座“天桥”。 那一夜,风雨裹挟着破碎的雷鸣,如同一头猛狮般践踏着这座城池,我的心中有一丝隐约的不安。

第二天上午,风雨仍有些大,我乘坐公交车经过那条梧桐街。先是经过被修剪的一片区域,满地手掌般的落叶,但头顶的枝叶依然完好。最后,车驶入那片来不及处理的区域后便减速了下来,原来,那突兀的副干并未断,而是形成全力,一并将半块主干撕下,躺倒于路中。

屈首于风的梧桐,老实接受人类的裁剪,最后存活了下来。人亦如此,只有在法度与规则的天空下才能终获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