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你时微微笑
初三 记叙文 1861字 72人浏览 杨冲100818

闷热的夏,杯中丝丝缕缕的牵挂,淡绿着那样一种从新鲜到苍老的余味。这是一杯水,不过是绿茶点缀罢的精彩。这样想的时候,窗外传来刺耳尖锐的电锯声,恍惚中,眼前这杯盏,便微微动了动。

近日,提笔不成,连心事都是散的,象丢在水里的草,随水逐波,未成型,便作罢。

许多人,已从我的视线里渐渐走远,曾经以为的天长地久,也不过昙花一现,而那些爱恨情愁,倒底也是昨日黄花。

想起在初次倾心于一个人,也被别人以这样的姿态关注着的昨天,不过是一眨眼的瞬间,物事人非,颠倒黑白。

当年我爱的那个人,在以后的岁月中,在有限的时空中,未曾狭路相逢。

上天也不怜惜曾经的深爱之心,只是在既定的目标中一往无前地奔跑。

那时尚无张爱玲的经典名句,我只是说,我愿意是一颗尘,吸附于你仆仆身躯,只要是在一起,便不去计较前程。

他眼睛里闪过的一丝犹豫,之后很迟疑地摸摸我光洁的脸,十八岁的年华,至此定格。

后来千百次地问自己,他到底爱不爱我。问来问去,一派茫然。

他送过我几本书,之后开始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约会,懵懂的我却不知道嫉妒,依旧站在阳光下,用钦慕的目光追随着他。

白杨树浓缩的枝叶下,站着的那个女孩子,用一颗无邪的心注视着她爱的人与旁人谈着一场场游戏似的恋爱,未曾悔,不觉痛,只渴望偶尔的被关注。

这时候,我身后的那个人开始走进我的生活,我抓着他,述说着爱上一个人的欣喜,而,未看到他眼里很深的寂寞。

终于有一天我爱的人要走了,深秋,树梢上只瑟瑟几片零星的叶,走在路上,人就象落叶般沉默。

他送我的书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面无表情,无风无浪。他说,我要

走了,小姑娘。

我不说话,只定定地看着他,看他的眼光从我脸上移开,落在地下的落叶上,之后上了树枝尖,最后仰望着高空中的那几片随风飘动的叶,有长长的叹息从他的胸口里释放,这声音,使我难以把持,最终,泪流满面。

我身后的那个人,那一刻该多么的心痛啊。而我就如眼前的他,因为不牵挂,不中意,不心动,任凭风吹雨打依旧无动于衷。

爱我的那个人,其实进入我的生活已经很久了,因为他的沉默不语,而使我一直觉得他更象我的兄长,适时的关怀,面面俱到的呵护,使我感到自己的弱小和如婴儿般的依附。

甚至并没有察觉,在什么时候,什么样的境况下,我木质床头上、翻看的书页间、乃至床边大头美人的挂历上,出现一些隐隐约约的字,它们是他的精心策划,象诗,又象歌,那些好看的字,我一直把它们当做书法作品来欣赏,甚至没有保留任何一点遗痕,只是一味地读罢,然后在朦胧睡意中将它们遗忘。

冬天的炉火,印在我们的脸上,我看到一双忧郁的眼眸,我问,大哥,你怎么了?

他不答言,炉火正旺,窗外,北风呼嚎,劈劈啪啪拍打着顶蓬上的帆布。

夜半,我被旺旺的炉火烤醒了,在找水的时候,我看到他留下的那个纸包,好奇地打开,是两个蛋糕。我安心地享用,并不曾有半点忐忑。

他走的时候却是春天,背着打好的背包,推开我的门,说,好好保重自己吧。

短短的几个月,从夏走到春,季节的来回中我与两个人告别了。

年少的我只道此后天高海阔,再相逢,不过举手之劳,那有他们那样沉重的心事,离别的伤感。

路边的草疯狂地在年复一年中枯枯荣荣,我也在这枯荣中逐日长大,有了男朋友,如胶似漆,爱着也被爱着,如此的感觉是初次的欣喜,却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心心相印,这样的息息相通,这样同甘共苦的决心,甜如蜜,惬似风。

结婚几年后,搬家。

照例整理箱子,都是些发黄的书,暗淡了的字。而那本草绿封面的《唐璜》中,掉下了一张老照片,让我恍惚了许久,这个人,是我的初恋,虽然在书里夹的时间久了,微黄,但总是曾经的过往,没有这段时光,我的生命中会残留一截空白。而我,爱他吗?微笑着把他掖进书中,忘记了他的尊容。

可是我还是记起了那个爱我的人,他焦虑的神情,忧郁的眼神,还有那些优美的字句。忽然一下子想找到他的字,好看的字迹,还有当时读不懂的诗句,我在厚厚的书里一张一张地寻找,整整一天时间,直到天色暗淡,我没有找到我想看到的东西。

我坐在地上,感到自己的残忍,当年要说爱,该是他吧,为何愚蠢到无知无觉。他的字,应该有很多的,我竟然没留下哪怕一句的记忆。

这个夏日,忽然想起那截短暂的青葱岁月,知道每个人都要经历过一些悔恨和挫折才可能长大,没有他们,我就不会长成现在从容,自信,成熟的自己,没有他们,我也不知道该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此刻。如此,该感谢,感谢相伴走过的曾经和感动。

我们,像是宇宙中的星球,在匆匆擦肩的偶尔,注视和被注视,之后在涛涛风中永别。

所以,想起你,只微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