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虎的独白
高二 散文 2731字 68人浏览 飒漫乐画飒

东北虎的独白

我是一只东北虎

是美丽富饶的长白山之主 我一声长啸

万片针叶随风飘摇

但,这只是我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曾经 是我黑夜的梦,也是我白昼的梦

如今,我只是育婴院里的一只病猫

像乞丐一样抖落慌张的眼神在蜷缩着乞讨 我一声短叹

胡须下的蝼蚁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瞟我一眼

一阵狂风击中了铁壁牢笼

我灵魂深处的琴弦仿佛被轻轻地撩动 于是,我昂起了头颅挺起了椎骨

用我无力的爪子在腥臊的水泥地上击鼓 殷红殷红的血洼聚成了一面镜子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额头上的那个刺了万千年的字

我狂躁,我狂躁,我狂躁

然后,又像泥一样瘫倒,瘫倒,瘫倒 我,曾经是一支猛虎 而现在却是一只老鼠

一只蝼蚁在我的额头上跳起了四脚天鹅舞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的那个三横一竖 随他去吧,我已无力搏杀

我已经听到了索命的铁链发出的稀里哗啦

我即将死去

尽管我如可难舍我延续了万年的基因 我即将绝迹

纵然我多么难离我厮守了千年的家园

永别了,人类

就让我的名字在世间消失 永别了,地球

就让我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在宇宙间泯灭 只是,让我临走的时候再做个梦

我想再看一眼长白山那万顷的林海和千里的飞雪

东北虎的独白

我是一只东北虎

是美丽富饶的长白山之主 我一声长啸

万片针叶随风飘摇

但,这只是我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曾经 是我黑夜的梦,也是我白昼的梦

如今,我只是育婴院里的一只病猫

像乞丐一样抖落慌张的眼神在蜷缩着乞讨 我一声短叹

胡须下的蝼蚁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瞟我一眼

一阵狂风击中了铁壁牢笼

我灵魂深处的琴弦仿佛被轻轻地撩动 于是,我昂起了头颅挺起了椎骨

用我无力的爪子在腥臊的水泥地上击鼓 殷红殷红的血洼聚成了一面镜子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额头上的那个刺了万千年的字

我狂躁,我狂躁,我狂躁

然后,又像泥一样瘫倒,瘫倒,瘫倒 我,曾经是一支猛虎 而现在却是一只老鼠

一只蝼蚁在我的额头上跳起了四脚天鹅舞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的那个三横一竖 随他去吧,我已无力搏杀

我已经听到了索命的铁链发出的稀里哗啦

我即将死去

尽管我如可难舍我延续了万年的基因 我即将绝迹

纵然我多么难离我厮守了千年的家园

永别了,人类

就让我的名字在世间消失 永别了,地球

就让我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在宇宙间泯灭 只是,让我临走的时候再做个梦

我想再看一眼长白山那万顷的林海和千里的飞雪

东北虎的独白

我是一只东北虎

是美丽富饶的长白山之主 我一声长啸

万片针叶随风飘摇

但,这只是我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曾经 是我黑夜的梦,也是我白昼的梦

如今,我只是育婴院里的一只病猫

像乞丐一样抖落慌张的眼神在蜷缩着乞讨 我一声短叹

胡须下的蝼蚁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瞟我一眼

一阵狂风击中了铁壁牢笼

我灵魂深处的琴弦仿佛被轻轻地撩动 于是,我昂起了头颅挺起了椎骨

用我无力的爪子在腥臊的水泥地上击鼓 殷红殷红的血洼聚成了一面镜子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额头上的那个刺了万千年的字

我狂躁,我狂躁,我狂躁

然后,又像泥一样瘫倒,瘫倒,瘫倒 我,曾经是一支猛虎 而现在却是一只老鼠

一只蝼蚁在我的额头上跳起了四脚天鹅舞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的那个三横一竖 随他去吧,我已无力搏杀

我已经听到了索命的铁链发出的稀里哗啦

我即将死去

尽管我如可难舍我延续了万年的基因 我即将绝迹

纵然我多么难离我厮守了千年的家园

永别了,人类

就让我的名字在世间消失 永别了,地球

就让我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在宇宙间泯灭 只是,让我临走的时候再做个梦

我想再看一眼长白山那万顷的林海和千里的飞雪

东北虎的独白

我是一只东北虎

是美丽富饶的长白山之主 我一声长啸

万片针叶随风飘摇

但,这只是我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曾经 是我黑夜的梦,也是我白昼的梦

如今,我只是育婴院里的一只病猫

像乞丐一样抖落慌张的眼神在蜷缩着乞讨 我一声短叹

胡须下的蝼蚁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瞟我一眼

一阵狂风击中了铁壁牢笼

我灵魂深处的琴弦仿佛被轻轻地撩动 于是,我昂起了头颅挺起了椎骨

用我无力的爪子在腥臊的水泥地上击鼓 殷红殷红的血洼聚成了一面镜子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额头上的那个刺了万千年的字

我狂躁,我狂躁,我狂躁

然后,又像泥一样瘫倒,瘫倒,瘫倒 我,曾经是一支猛虎 而现在却是一只老鼠

一只蝼蚁在我的额头上跳起了四脚天鹅舞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的那个三横一竖 随他去吧,我已无力搏杀

我已经听到了索命的铁链发出的稀里哗啦

我即将死去

尽管我如可难舍我延续了万年的基因 我即将绝迹

纵然我多么难离我厮守了千年的家园

永别了,人类

就让我的名字在世间消失 永别了,地球

就让我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在宇宙间泯灭 只是,让我临走的时候再做个梦

我想再看一眼长白山那万顷的林海和千里的飞雪

东北虎的独白

我是一只东北虎

是美丽富饶的长白山之主 我一声长啸

万片针叶随风飘摇

但,这只是我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曾经 是我黑夜的梦,也是我白昼的梦

如今,我只是育婴院里的一只病猫

像乞丐一样抖落慌张的眼神在蜷缩着乞讨 我一声短叹

胡须下的蝼蚁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瞟我一眼

一阵狂风击中了铁壁牢笼

我灵魂深处的琴弦仿佛被轻轻地撩动 于是,我昂起了头颅挺起了椎骨

用我无力的爪子在腥臊的水泥地上击鼓 殷红殷红的血洼聚成了一面镜子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额头上的那个刺了万千年的字

我狂躁,我狂躁,我狂躁

然后,又像泥一样瘫倒,瘫倒,瘫倒 我,曾经是一支猛虎 而现在却是一只老鼠

一只蝼蚁在我的额头上跳起了四脚天鹅舞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的那个三横一竖 随他去吧,我已无力搏杀

我已经听到了索命的铁链发出的稀里哗啦

我即将死去

尽管我如可难舍我延续了万年的基因 我即将绝迹

纵然我多么难离我厮守了千年的家园

永别了,人类

就让我的名字在世间消失 永别了,地球

就让我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在宇宙间泯灭 只是,让我临走的时候再做个梦

我想再看一眼长白山那万顷的林海和千里的飞雪

东北虎的独白

我是一只东北虎

是美丽富饶的长白山之主 我一声长啸

万片针叶随风飘摇

但,这只是我的很遥远很遥远的曾经 是我黑夜的梦,也是我白昼的梦

如今,我只是育婴院里的一只病猫

像乞丐一样抖落慌张的眼神在蜷缩着乞讨 我一声短叹

胡须下的蝼蚁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瞟我一眼

一阵狂风击中了铁壁牢笼

我灵魂深处的琴弦仿佛被轻轻地撩动 于是,我昂起了头颅挺起了椎骨

用我无力的爪子在腥臊的水泥地上击鼓 殷红殷红的血洼聚成了一面镜子

看到了,我看到了我额头上的那个刺了万千年的字

我狂躁,我狂躁,我狂躁

然后,又像泥一样瘫倒,瘫倒,瘫倒 我,曾经是一支猛虎 而现在却是一只老鼠

一只蝼蚁在我的额头上跳起了四脚天鹅舞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的那个三横一竖 随他去吧,我已无力搏杀

我已经听到了索命的铁链发出的稀里哗啦

我即将死去

尽管我如可难舍我延续了万年的基因 我即将绝迹

纵然我多么难离我厮守了千年的家园

永别了,人类

就让我的名字在世间消失 永别了,地球

就让我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在宇宙间泯灭 只是,让我临走的时候再做个梦

我想再看一眼长白山那万顷的林海和千里的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