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故乡黄昏
初三 记叙文 1214字 56人浏览 猛虎叫兽

看过了无数的夕阳西下,看过了无数的灿烂晚霞,但记忆深处,七十年代故乡的夏日黄昏却如一幅永不退色的照片,色参斑斓。

日头下到了地平线以下,不忍离去的余晖染红了天边几片白云,池塘边的柳树的叶子镀上一层淡淡的红晕,池塘里的水在微微的风里泛起微微的波,将霞光摇荡的斑斑驳驳。柳树上蝉在嘶鸣几声之后全部安静下来,可能也要开始他们的晚餐。

在经过下午的沉寂之后,小村开始热闹起来。

孩子们放学了,排着队,喊着口号,一些高年级的孩子们甚至喊着“毛主席语录”呢,但队伍也不是那么整齐,总有几个捣蛋的,互相闹着,有时,闹急了就会演上一出全武行,于是,队伍就停下来,在一旁起着哄,给双方加油呐喊,什么“摸摸腚吃斤杏”、“摸摸脸吃枣山”等顺口溜那可是流传多年的,,交战双方在众人的鼓噪下由闹着玩到半恼最钟恼羞成怒站作一团,最后,战胜的、战败的都滚了一身土,每个人的脸上多了几条血印,而战败的就一路“问候”着战争人的娘哭天喊地地回家去了,但是,战胜的人回家后也免不了挨一顿笤帚疙瘩!

随着回家后的孩子们把门打开,在家里圈了一下午的鸡们和猪们狗们也都出来放风了,几只猪哼哼唧唧的走向池塘,在边上的泥水里用嘴巴拱来拱去或者干脆卧在那里洗上一个澡;鸡们在街边的浮土里刨来刨去,荡起一团团小小的土雾,间或有只公鸡去母鸡身边谈谈恋爱;狗们撒着欢跑、互相追啄、嘻闹着撕咬„„

村口热闹起来,收工的人们仨仨俩俩回来了,扛锄的、推车的、赶马牵牛牵驴的„„,车,吱吱扭扭得响着,牲畜们也累了,耷拉着脑袋,闷声不响。至于倒背着手的,肯定是生产队长了!当然,还有些勤快的,身上肯定还背着一只装满草的草筐,或者背到自己家喂猪喂羊或者交到队里再挣几个工分,一天下来也算挣了“双工分”呢!

牛马们收工,就轮着场院热闹了,卸套以后,几头老牛哞哞叫几声,仿佛在为如释重负而呼喊,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井台;而马和驴子们则死赖着不走,一定要让人松开缰绳,它们在地下一定要好好滚上几个滚儿,爬起来,马儿“咴咴儿”地昂首嘶鸣,蹄子堤上捣腾几下,鬃毛飘荡在微风中,依稀可见他们前辈纵横见长的雄姿!驴子们被感染了,也上来凑凑热闹,驴脸一仰,啊啊地大叫起来„„

家家户户房顶的烟囱开始冒出袅袅的炊烟。

街边池塘边的树下,孩子们在搜寻着金蝉,找到后拿回家腌起来或者直接让娘扔进灶火,那可是一嘴的美食。

“小儿,下来”,有男人看见自己池塘岸上的孩子。劳作了一天的男人们此刻潜入池塘的水中,水虽然不是太深,但夏天却是从不干涸,即便少的时候,也能没了孩子们。于是,便有孩子走到水边,脱下小裤衩,赤条条跑进水里。搓上几把,人们总要有上几个来回,塘中便想起“扑通”声,水花四溅,或许会有一两条 “早熟”的鱼钻进人群,惹得人们纷纷扎起猛子,自然,那鱼早就跑得没了踪影,“娘的,秋后再说”,人们对着跑了的鱼咬牙切齿! 最后一道霞光消失了,街上的人们在妇女或孩子们吆喝着“回家吃饭”的声音中回家了! 星星多了起来,夜,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