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季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2238字 154人浏览 xueting652143

雪季作文

雪季

桐乡市实验小学教育集团凤鸣小学501班沈诗卿

(一)

丝丝小雪已经停了,万物都显得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树披着雪,真像融化了的冰激凌,一层层往下泻,隐隐闪出银色的光。下过雪的天空蓝得真干净,如沉静的大海不见一点点浪花。雪是上午下的,不算大,到现在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只有被阴面还有一点积雪。

虞萧柔的窗子边是一棵松树,树枝上的积雪正在一点一点地化掉,湿漉漉的枝干在灿烂的阳光中明晃晃的,像抹了松滑油一般。有一根树枝上还有一线雪,雪水一滴滴往下坠,阳光照在上面,每一滴水在坠落之前都像钻石一样闪烁一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那瞬间的坠落美得令人目眩。

虞萧柔一向独来独往,那白皙的面容像一座雕像一样,毫无表情,同学们都叫她“冷美人”。她呢,也已经习惯了对同学的不理不睬。萧柔那么爱雪,每当看到那一个个小小的雪精灵飘落人间,好像自己也成了一个快乐的小精灵,那时候,她就会笑。

>同桌是李水依,是班长。既漂亮又聪明,是全班男生心仪的对象。她天天被老师和同学当心肝宝贝一样地捧着,萧柔自然会被冷落到一边,有时还会遇上几句讽刺的话。为这点,虞萧柔常常得不到快乐,也找不到友谊。

(二)

冬季是真的来临了,整个学校都黯然失色,直留得那泥土的潮味儿和那“寒冰仙子”腊梅的芳香。虞萧柔又是第一个到校,走进教室,日光灯忽明忽暗,教室的轮廓显得阴森森的,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直想睡觉的感觉。随后来的正是虞萧柔最不想看到的人——王凡进。“唉哟哟哟,冷美人今天是怎么了,全身上下一身白,是穿丧服呢还是想让自己变成白豆腐呢?”王凡进嬉皮笑脸地说,眼睛不还好意地眯成了一条缝。

“你„„你太过分了!”虞萧柔跑了出去。她此刻只想狠狠发泄一下,没想到和李水依扑了个满怀,她灿烂一笑,擦肩而过,只留下萧柔一个人在那儿发呆。无缘无故,王凡进好像变得手足无措了,羞红了脸。“呸,伪君子!”萧柔心里想。

第一节是语文课,老师单调的板书搞得萧柔昏昏欲睡。下课铃响了,唉!终于熬过去了。这时,李水依叫住虞萧柔,递上一张折好的纸条,便跑了。“莫名其妙!”虞萧柔喃喃着。“今晚上七点半,大榕树下。”“什么意思,想骗我,然后讽刺一顿,寻开心是不?”萧柔把纸条撕了,愤愤地坐到座位上发呆。

(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听天由命吧!萧柔心里想着,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了大榕树下。榕树那墨绿色的叶子在任何季节都苍翠欲滴,闪着绸缎似的柔润光泽,给人沁凉舒适的感觉。萧柔慢慢地把头依偎进榕树,她喜欢这股潮湿的树叶和土壤混合的味儿,觉得格外亲切。“虞萧柔,你-发-呆-啊!”李水依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可把萧柔给吓坏了。李水依是一个人来的,穿着一件飘逸的淡蓝色棉裙,把她修长的身材衬托得楚楚动人。李水依靠过来,也依偎在树下,嫣嫣地笑着。许久,她突然把手搭在萧柔的肩上,“我们做朋友吧!”李水依的声音很轻很柔,萧柔却听得很清晰。一时间,萧柔不自然起来。她扭了扭肩膀,冷淡地说“你不怕被同学笑话啊?”“无所谓,只要我能把你这座雕像人给融化了就行!”李水依笑着开玩笑,“南无阿弥佗佛!善哉!善哉!”她摇头晃脑地说。虞萧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好啊!”虞萧柔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脱口答应了。“不过你还在留用察看期哦!五天!”她卖着关子说道,其实她心里已经一半接受李水依了。“是,班长的朋友大人!”李水依可爱地一眨眼睛,立正行了个军礼,便跑了。

李水依和虞萧柔的友谊真正开始了。

(四)

今天,是李水依和虞萧柔一起到校的。两人谈得很投机,时不时地发出傻笑,李水依爱叫萧柔“萧”,说这别提有多美了。这时,王凡进走进来,见到萧柔,高高地耸起眉毛,阴阳怪气地说道:“唉嘿,今天不是白豆腐了,是黑猪仔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别人!”李水依冷不丁地从后面跳起来,“那你的衣服倒蛮艳的嘛,上辈子当过火鸡吧!”萧柔捂着肚皮哑笑,王凡进脸红了,活像一只大公鸡。

第一节语文课上,老师宣布了要成立“手拉手”互帮小组的事儿。一下课,李水依的桌子旁就围满了人,萧柔也挤了进去,发现李水依锁着眉头,把男生女生通通地哄走。“水依,咱俩行吗?”“萧,我正等你呢!星期六下午一点钟,白山见,我帮你补习语文!”萧柔高兴地笑了,一时间,她觉得好>幸福,大概是友谊的力量吧!

那天是阴天。虞萧柔和李水依去了白山,她们手拉手,爬上了顶峰。“雏鹰雏鹰,搏击着风云„„”山上响起了她俩快乐的歌声。歌声载着希望、友谊,久久地回荡着。

周一摸底考试,虞萧柔考了105分,李水依顺其自然110分。老师当众表扬了她们,“虞萧柔进步真的非常大,在李水依的帮助下,她竟然从85分跳到了105分,大家要向她们俩学习!”萧柔碰到了水依的目光,笑了,心想:今天真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啊!

(五)

五年级上学期结束了。毕业典礼那天,正好下着雪。放学了,虞萧柔没带伞,只好站在门厅,眼巴巴地盼着雪停。“萧,我的留用察看期结束了,一起走吧!”李水依的伞已经撑上了。漫步在大雪中,脚踩着路面,“咯吱咯吱”地响,溅起一串水花。虞萧柔和李水依心里都想着:路啊不要终止;雪啊,不要停止;脚步啊,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吧„„

尾声

寒假第一天,李水依早早地来到了滂水公园。真巧,虞萧柔也来了。两位好朋友紧紧地握着手,坐在天台上,望着东方第一抹朝霞出现,天空呈现鱼肚白,太阳慢慢地露出一点红晕,红得可爱。好美啊!这只用红色渲染,不用墨线勾勒的中国画,巧然地衬托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小女孩,发出万条金光。

这是雪季的第一抹艳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