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炭翁作文改写
初二 记叙文 8字 100940人浏览 xdyxyt

《卖炭翁》

在北京城内,有一个卖炭的老爷爷,他整日在南山中砍柴烧炭,使得他那被烟熏火燎的脸上满是灰尘,两鬓斑白,十个指头也被熏得发黑。

这一天,天还没亮,老爷爷就起来吃了几口冷馒头,拉上车去山上砍柴烧炭了。老爷爷在刺骨的寒风中艰难地前行。到了山上,老爷爷用那枯瘦的手开始砍树烧炭,他想到卖了炭后,自己这几天的生活有了保证,还可以给自己买件新衣服了,老爷爷特别高兴,干起活来更有劲了。

东方终于露出了鱼肚白,老爷爷驾着马车下山了,他要到集市上去卖炭。这时,一阵寒风吹来了,老爷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想:唉,这日子可真苦啊!我每天这么起早贪黑的工作,可到头来也只能勉强填饱肚子。想到这里,老爷爷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昨天晚上,城外下了一尺深的大雪,虽然老爷爷很冷,但他还是很高兴,因为这样炭才能卖个好价钱。天渐渐亮了,牛困人饥,老爷爷便在市南门外的泥水中休息。这时,两个士兵骑着马来了,手里拿着文书,说是皇上的诏命,要把那一车炭拉走,老爷爷一听,急了:“使不得,使不得呀,是一车炭足足有一千多斤,你们可不能拉走呀!”可这些可恶的士兵哪能听呀,他们把半匹红绡一丈绫缎系在了牛头上,来作为这一车炭的价值。

老爷爷一听,被气得坐在泥水中,半天没缓过神来。

卖炭翁

寒冷的冬天悄悄地来了,长安城郊外的终南山上,万物犹如被巫婆施了魔咒一般,忽然间变得那样的凄凉,那样的萧条。山间的小路旁,一间破茅草屋孤零零地立在寒风之中。清冷的月光透过茅草屋上的小洞射了进来,射到了一位老人的床头。

老人灰白的头发散在了已破烂不堪的被褥上。老人那被炭火熏黑了的沾满了灰尘的额头上,皱纹又深又密,犹如刀刻一般;紧闭的双眼,凹得令人心寒;半张着的嘴唇,一刻不停地着颤抖。这半条被子怎么能御寒呢?瞧,他那骨瘦如柴

的身躯,缩成了一团。

月亮渐渐地被云翳所吞没,四周开始黑暗起来。突然,狂怒的寒风四处乱窜,终南山上的树木被刮得东摇西晃。猛烈的狂风不时地从茅草屋的缝隙中窜进去,发出“呼呼”的凄惨声。破烂的门,在狂风中摇摇晃晃,不时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不一会儿,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飘落下来,伴随着寒风四下里乱舞。很快地,大地积上厚厚的一层。

黎明破晓,老人从床上爬了下来,看到外面被冰雪覆盖的大地,顿时喜上眉梢。“老天爷啊,你真是有眼啊。今天我的炭终于可以卖个好价钱了,我再也不用受冻挨饿了。”老人搓搓双手,走出了茅屋。他刚跨出门外,一阵寒风吹来,老人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他用手裹了裹自己那单薄的上衣,来到牛棚前,把这几天烧好的炭一捆一捆地搬到牛车上。然后牵出那头与自己相依为命的老牛,凑到牛的耳朵旁轻声地说:“老伙计啊,为了你的主人,辛苦一趟吧。”说着,拿起牛鞭,怀着美好的希望,赶着牛离开了自己的茅屋,踏上了艰难的行程。

老人与他的老牛在寒风中艰难地行走着。小路两旁的树木赤裸裸地挺立着,任由寒风无情地鞭打着。寒风向老人迎面扑来,吹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炭车轧着积雪,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白雪覆盖的小路,已很难分清。等到老人赶到集市的南门外,太阳已经升得老高。那头老牛 “哼哧哼哧”直喘着粗气,老人也已饿得快不行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一屁股坐到了冰冷的雪地里。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再看看自己的木炭,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等待着买主的到来。

可怜的老人,他哪里知道随后将有一场噩梦向他席卷而来。

远处,两个穿着豪华锦缎,骑着高头大马的人向集市疾驰而来,路上的行人

纷纷向两旁闪去。随着一声马嘶,他们停在了集市的中间。只见一个穿黄衣的宦官,高举公文,高声吆喝:“皇上有旨,宫廷采购,……违令者,斩!”说完,“啪”地一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那条金黄马鞭,吓得集市上的人,慌忙逃窜,东西散落一地。不一会儿,整个集市上,摊撤人散,只剩下了三个人立在寒风之中。卖炭老人一个躲闪不及,正好被他们两个挡住。

“喂,老头,这车炭,宫廷要了。”说着命令老人掉转车头,向宫廷方向驶去。面对眼前的这番景象,老人顿时目瞪口呆,他也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想着自己的美梦就这样破灭了,顿时,老人心中燃起了一团愤怒的火焰,可是他敢怒不敢言啊!末了,那个宦官的爪牙将半匹红绡一丈长的绫缠在了老牛角上,说:“喂,老头,这是你的车炭钱,快回去吧。”看着这千余斤重的炭就这样便宜地卖给了这帮无赖,老人心如刀绞。“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吧……”

老人呆呆地立在风雪之中。突然,天色大变,狂风大作,卷起一阵阵雪尘暴,向四下里猛窜,似乎要把这不公平的买卖、不公平的世界刮个干干净净。

卖炭翁 我是一个以卖炭为生的老翁,整日在终南山伐薪烧炭。因为劳作实在太辛苦了,以致我的两鬓已过早地斑白,皱纹也一天深似一天,双手也变得黑黑的、糙糙的,看起来特别地衰老。

卖炭得来的钱,勉强够维持目前的生活。虽然,此时我身上的衣衫十分单薄,可我还是盼着天气快些冷起来,甚至越冷越好,因为如果天气暖和的话,我辛辛苦苦烧出来的炭就卖不出去了。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吧,就在今天,天上忽然飘起了雪花,而且一夜之间,就有一尺厚了。太好了,我终于有赚钱的希望了!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连饭都没顾得上吃,装了满满的一车炭,然后赶紧驾着炭车来到集市上。很快就到了正午,我已经饥肠辘辘,牛也困乏了。阳光照耀着,积雪渐渐地化了,车子便陷在了泥中。我就这样耐心地等着,希望有人来买我的炭。在我的期盼中来了一个买家,可问问价就走开了。这时又来了一个人,我心里高兴极了,以为这次炭一定可以卖出去了,没成想那人却是问路的,真是令人失望啊!

正当我叹气的时候,从远处来了两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人,走近了,我看见一个人穿着黄衣,一个人穿着白衣。当他们走到我的炭车旁时,便停了下来,说要买我的炭,还自称是皇宫里的人,并读了手中拿着的敕文。这下可把我高兴坏了,既然是皇宫里的人买我的炭,那炭的价格一定会很高的,我也就能赚到好多钱了。刚想到这,那两个人又重新上马,并命令我把牛车赶向北,即奔向皇宫。

我当然是毫不怠慢,赶着牛车很快就来到了宫里。我那车炭有一千多斤,卸下了炭,两个宫使让我在原地等着,说是给我拿钱。我在心里反复盘算着这些钱的用途时,宫使回来了,可我却没见到钱,他们只给我拿来了半匹红绡和一丈绫。我一见,便马上和他们争辩起来,这一车炭怎么就值这么点东西呢?几个士兵上前拉住我,大声呵斥:“快走吧,老头!这些东西你嫌少,那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赶紧拉着你的牛车走人吧!”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得不带着东西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我们一家人靠什么活呀!我一个小小老百姓,该找谁去评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