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期中考)
初一 散文 1686字 80人浏览 CHN商小丫

1 / 3

偶 然

高一(5)班 李益之

冬天的太阳,好像就要燃尽了,快沉入西山的时候,却又像个即将撒手人寰的病人,回光返照似的突然放射出些光彩来,努力地照看着小村子和村子里的人。李婶子抬头看着这天光,知道天很快要黑了。

小村子的人家都是一户户的院落互相挤挤查查地挨在一起的。我家院子的东墙就是李婶子家的西墙,院墙一律的都是矮矮的,只是形式上地分隔开两家人罢了。记得我小的时候,村里人还都肯过‚土里刨食儿‛的庄稼人的生活,每到晚饭这个时候,是村里最热闹的,孩子们成群地跑着、互相叫着嬉闹着。婶子大娘们边在院子里的土灶上忙着做饭,边同墙那边的主妇家长里短地聊天,高一声低一声地,把积在心头的、身上的劳累、不快、高兴和希冀全无保留地说给对方听。现在不同了,村里的劳力们全跑去镇里、城里打工了,钱比种庄稼来得快,来得安逸,所以原来红火的小村子,现在冷冷清清的,只剩下些上了年纪的照看着还年纪尚小的。

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来了,父母也已随我进了城,这次是出差,但事儿没有办成,偶然地,就想绕道回家看看父母每日唠叨着放心不下的老房子。

与母亲年纪相仿的李婶子看起来比母亲老很多,形容老去,但心还是一样的善,做晚饭的时候隔了墙喊我的小名儿:‚益儿,一会来家里吃晚饭。‛我应着:‚婶子,不急,我一定找天去您家吃饭呢,我要呆几天才走,准备找人来修一修房顶,防着冬天下雪给压塌了。‛

‚唉唉唉!叫你呢!婶子!瞧我这急样儿!唉!你家做饭呢!我都没顾得回家看看我妈,直接就来你家了。‛

我隔墙往李婶子家看去,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正站在李婶子家的门口,往院

2 / 3

子里走,活像个炸毛的母鸡,连声音也神似。

‚燕儿?你咋来了?回家看你老妈来了?我最近耳朵都聋了,你叫我都没有听到。‛李婶子的话仿佛是从漏了气的皮球中吐出来的。

我想起来了,这是刘燕儿,比我小几岁,我竟没有认出。听母亲说她嫁得不太远,与我们村儿只隔两个村子。

‚你家王明儿好了没有啊?那种可得早治,听说传染呢!‛她像个戏台上的花旦,眉毛挑得一动一动的。

‚嗯…知道知道…哎哎…得早治…早治…‛

‚听说那个孙兹大夫挺神的,一天早上在村外偶然遇了一位神仙,就什么病都会看了,不是医好了那边儿村上好几个人么!王明儿应该…也能好吧?如果好了,我也去,我家小儿子也有些不舒服。‛

‚妈——!妈 ——!药呢!‛屋里传出了好似疯狗一样的狂喊。

‚来啦!燕儿,你等会儿,啊,我去看看。‛李婶子涨红了脸,跑进屋里去了。

啪!什么东西摔碎在地上。

‚怎么还不滚过来!老子可是玉皇大帝!‛

‚又说疯话!快吃药!会好的!‛

刘燕儿探着头向屋内张望,像是热切盼望得到肉骨头的狗却当头挨了一砖头,一下子退到了院子里。

‚怎么成这样子了呢?用了几天药了?‛

‚已经六天了,孙大夫的药天天吃,却是满嘴的‘什么易丫烹了什么宋朝皇帝的儿子给了什么商吃’,天天没完地说,原来我的儿子好好地考上了高中,

3 / 3

突然她的爸在工地上就出了事儿,我非不让他上,想省下读书的钱,这下子好,得了这种病……呜……. ‛

李婶子从屋里走了出来,望着刘燕儿摇着头哭泣。

我听着,看着。王明儿,是李婶最小的儿子,听母亲说学习一直好,没想到如今却没有上学了。

单位来电话催着让我回去,几天里我一直在忙着监工,想早点回去向父母向单位交差。没有空闲,也没有心情到李婶儿家吃饭了。

刘燕儿还是每天的来,还是照例说着安慰的话,李婶子还是哭诉,药渣子也每天一律地倒到街门外的路上,王明依旧是骂。

天一直阴着,好像在孕育着一场大雪。村里的人冻得矮了一截,孩子的脸上也失去了色彩。我更着急着催修房子的工人们收着尾。

终于完工了。我本打算正式地去李婶儿家告别的,但踌躇了好久,决定明天一早就悄悄地走。

早上5点钟,一声哭喊把我从本就不安稳的睡中震醒了。窗外一片白,终于还是下雪了。王明死了。

我不能走,于情于理我须留下来,帮着李婶儿办完王明的葬礼。

又停了几日,终于无法再耽搁了。决定一早搭过路的车先到镇上,再转道去乘火车。我一个人提了乡亲们给母亲带的礼物出了村口。太阳——朝阳,远远地,照着村外一片雪白,照着一座新坟上兀立着的一支折断的白幡……

2016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