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剪影
初一 散文 1016字 34人浏览 只生忧叹

来的早和晚都一定有它自己的理由,无伤大雅,就不必声色俱厉地指责。姗姗来迟的2010年初雪,飘渺于凌晨、蓬勃在清晨。天空苍茫深邃,如思想者的脸庞般凝重,楼厦房舍戴素顶白,树树银花,遍地琼瑶。唯有寥落行人、稀疏车辆穿梭的柏油路,黑着面皮抗拒粉饰、坦荡着潮湿的本来面目。

雪霰纷纷扬扬,或如柳絮因风密密绵绵、或如梨花带雨若隐若现,自东南向西北疾缓相间地无休无止地垂降,时而飘摇婉转、时而细碎坠散。这一场雪,既无灵动轻盈博得赞叹,也无风姿妩媚值得青睐,只是位居序列第一的光环效应,贯穿了新意弥漫的惊喜和细腻铺展的淡淡感慨。湖水出人意料的清澈微漾,迎雪如纳雨,浅浅涟漪,波澜不惊。湖畔,干瘪的青铜色柳枝苟延残喘地随风乱舞,试图借机甩脱寒冷的围困袭扰。大叶女贞不争也争地低调真实地炫耀着弥足高贵的绿意生机。

缓步徐行,虽沉浸冰冷、却心生温润。诗情浪漫早属昨日杳然远逝的轻吟浅唱。雪依然坚守令人疼痛的美丽,倾覆了俗世的灰暗碎屑,派生出清新盈怀的洁净温柔与单纯快乐。 没有多少惶惑可以泄露,想起去年同样环境下,那场酒,确有些荒唐草率。往事往矣! 雪一直下,它的殷勤和此间氛围合力将我诱入深深感动。应运而生的情怀极尽柔软,此刻,无须按照常规调整转化、制怒息暴,但必留意谨防情绪之水曲折溯洄堕入低落。 生命因雪履新纯洁而焕然意境。

没有机会登山去看看雪景,听听自由的山野飓风如虎咆哮,品味牙齿紧叩、濒临冻僵的极端感受。旷野该是皑皑晶莹、圣洁得叫人窒息了吧?很是向往。

2010年12月13日淄博初雪:始,茫然面对显示器;继而,扮优雅状凝眸文字,建立在冷静和忧患命运基础上的文字因循它固有的风格,桀骜难驾驭、破壁无技巧;后,低头不语静静聆听窗外簌簌如泪的落雪。

如此风雪交加一天,暮色席卷,路灯仓皇燃起盏盏生辉,雪与灯互映,景象分外凄清。路面效仿镜面的光滑,折射着冬日城市的冷酷与迷离,酒是今夜必修的一课。

然后,穷凶极恶的冰晶聚合物,强弩之末的施展了最后的疯狂,无人喝彩,默默卸妆、戛然退场。

夜八时许,雪霁,夜空赭色,空气新鲜的叫人奋不顾身的忘记彻骨清冷,也足以导致安分守己蜕变为贪婪。些许絮状浮云,月亮在西南天,怎么会在西南天?淡黄的月。疏云淡月,此景真实,我见怪不怪。它周遭无风圈,就是学名月晕的东西不存在,明天或者较为平静吧。 淄博今夜深帷重掩、素服加身、秉持肃穆、无人喧哗。

淄博今夜伴初雪,迟眠,夜静风轻,心灵极富涵养的呼啸着恬然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