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谢天笑!永远有多远,永远就有多远!
初二 散文 990字 146人浏览 水瓶埖杺巳過頭

我分不清谁是人,分不清谁是动物谁是树木。食物也血肉模糊,堆满了整个房屋,随时把饥饿满足。我分不清谁是你,分不清谁是自己,无论欢乐与痛苦,乌鸦伟人与老鼠,这些有谁能留住。我的房子没有围墙,却一直有人趴在我的窗户上,是幻觉还是真的有人在讲,是惊慌还是内心早已失常。漫天传来这不可思议的声响,始终在这世界上,始终在我耳旁,有人恐惧有人欢笑有人在隐藏。没人知道去哪里呀,那雪人一早就和太阳一起奔跑。风声呼啸,吹过笼中鸟。那风筝缠绕手中线在空中飘,声声鸣叫,是那笼中鸟。人类拥挤在湖边,把杀戮与仇恨扔在里面,水中掀起了缕缕波澜,却把黑暗的世界改变,心灵如白雪般纯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类来到悬崖边,把罪恶与欺骗推下深渊,狂风暴雨和闪电美女野兽都在我眼前,天边太阳光渐渐升起,温暖每一个受伤的心,放下手中高举的皮鞭,让爱蔓延。时而想起,不知不觉又忘记,时而幸福,不知为何又痛苦。用我最美好的心灵,和阳光一起去旅行,去世界上最高的山顶,你就像花朵般美丽,却从来都不畏惧风雨。在我黑色的眼睛里,永远都会有你的身影。每当天空阴雨绵绵,我总会想起那段时间,不知道多少个夜未眠,只因为你的出现,就算生活能再来一遍,就算世界再回到从前,我知道我的选择也不会改变。打开这扇久久未开的窗,灰尘一左一右撒在地上,我彻底忘记了站在这里的时间有多长,彻底忘记了任何方向,是什么力量能推倒灰色的墙,是什么土壤能够把爱抚养。深深的记忆中曾出现过眼前的这个景象,现实与梦境我不怀疑,浓墨为何把夜晚染黑,任意涂抹在月光周围。追逐影子的人,来自那不变的青春。黑暗在日落前指引,去缝补乌云去缝补峡谷,去缝补闪电与天空的裂痕。他在一针一线中刺伤手指却流不出鲜血,一针一线中想起他曾经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来到这世界,追逐影子的人。上天给了我一双翅膀,放在我的肩上,从我黑色的世界里向火光飞去。命运给了我一双眼睛,放在我的心里,从此为勇敢者哭泣,为不平的世界叹息。在千万棵枯树下唤醒,遗忘了自由的内心,曾在墓碑上许下的诺言,用的是与生俱来的母语,是命运还是巧合,那扑向火苗的飞蛾,尽情舞动着白色的身躯,焚身以火从不见足迹。让我走,带上我的身影带上脚印让我走,向着流淌在身上那无缘无故的河流。我不怕天黑,也不要来回,让风吹动身上这山山水水。最后这一回,

最后这一回也没有任何因为。我不后悔,与日月同醉,同天地举杯,脚下路漫漫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