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春风里
初二 散文 1273字 819人浏览 victoriaFucai

向阳的那一面山坡上,绿油油的草色已覆盖了干裂的土地,几只懒懒的羊儿左右张望,并没有牧羊人的影踪。春节这几天,早晨还有些冷,但是到了中午,只要有阳光,已不同于冬天的情形,处处都可以看到生机勃勃,让人欢欣鼓舞。

在城市以外你才能更早的感受到季节的变换,自然的力量在没有修饰的乡野会为我们完整的呈现它的神奇,就像此时,天高地阔,远山可见青,近水能见秀,某些细节里,老树绽新芽,路边露草花,犹如泼墨,也如工笔,静静地给我们讲诉着关于春天的故事,让我们在这安详的诉说里一点点绿如芽叶,心胸舒展。

这是成都龙泉近郊的一个村落,离最近的镇子走路需要二十多分钟,我有一辆年纪有些老的电瓶车,这样大概就是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买些日用品什么的也还方面。说这里是纯粹的乡下应该不会错了,幽静,素雅,是我喜欢的质朴的样子。

春节前已经立春了,眼看着很多熟悉的场景正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当然需要细心,你可以从稚嫩的芽叶上发现一点点微妙的不同,这很让人喜悦,我最喜欢在院子花池边流连,不只是已结珠胎的几棵茶树,还有其间不经意冒出来的小小草叶,点点绿色,都让人心生怜爱。

昨天下午看到邻居兴福哥提着剪刀锄头从门前经过,他边逗弄着我的那只黄狗骨头边和我说话,枇杷桃树都该修剪了,有的还需要松松土,枇杷嘛,都挂果了。这里是水果之乡,到处都是果园果树,看着满园的果树和吃着鲜嫩的果实当然十分写意,殊不知果农们付出的汗水,才是这美丽风景背后的有力支撑。兴福哥满脸的微笑着走了,就像是城市里正常的去上班,他混健的胳膊大幅度的摆动着,有某种协调的力量,与果树果园为伴,或者真是他们的一种享受吧。

母亲走了之后,她打点的小菜园也已荒芜了,去年的黄瓜架子还在那里立着,只是那些落叶,就没有积极打扫,在那片不大的地界里堆得波浪起伏,还有干瘪的丝瓜秧子,无力的攀附着围墙,风吹过,发出唏嘘的低叹。又是春天了,母亲早已没在身边,去年陪父亲回归故乡,快一年了吧。勤劳的母亲留下了曾经花繁叶茂的菜地,我却随手把它丢在尘埃里,任它旧成昨天低落的情绪。

倒是母亲腌制的泡菜我还继承着,因为简单,也因为可口,吃完了再放进去新鲜的,随手而为,而那汤水也始终清清亮亮,味道十足,想起来都让人口舌生津。母亲离开了,却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触景生情,恍惚间,似乎看见母亲手脚轻快地从院子门口进来,满目慈祥,手里一把刚摘的青菜,正像是眼前刚刚铺开的春天。

常常站在阳台上,感受着乡间浓郁的生活氛围,看着村民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看着炊烟升起,闻着饭菜飘香,莫名的会有所感慨,这些最质朴的人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自己的祥和日子,尽管简单,但却是由衷的喜悦。这一份有滋有味的人生故事,真正参合至深了,方能体会到其中的韵律吧。

宽衣软鞋,走在门前的乡村公路上,走在春风里,路旁的杨树已是苞蕾满枝,竹林苍翠,等不及的燕子早已凌空划过,不知要去叩开谁家的门扉,建筑自己温馨的爱巢。我慵懒的走着,任阳光燃烧着我的脸颊,而春风几度,把思绪放飞到更广阔的田野,田野之上,蓝天白云之间,几只优雅的风筝,轻舞飞扬,越飞越高,高入云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