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戏
初一 散文 2413字 347人浏览 香樟阁

八岁那年,元宵节那天,一大早母亲带我去离家四公里的青龙庙看戏。

那天天气阴沉沉的,到戏场子的时候,戏已经开始了。唱的是《断桥》,当时我并不知道去欣赏戏的内容,只知道场面宏大,五颜六色,锣鼓家伙,很好听,很好看。

整整看了一天,母亲我们两个也没吃上饭,但我们心里乐滋滋的。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戏、听戏。快到家的时候,下起了雨雪,由于离家远,天也黑了,几乎看不见路,过河时我们两个趴下摸着石墩过去的,好在这里的路很收悉,没有掉到水里。

这是我人生听的第一场戏,一直存在我的记忆里,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断断续续。 长大后,才知道了《断桥》讲的是蛇妖白娘子和凡人许仙之间哀婉的爱情故事。一日,白蛇和青蛇两姐妹在竹林间修行,面对着凡尘中美丽的景色,春心萌动。恰下雨,遇到教书归来的许仙。许仙怜香惜玉,不忍两个貌美女子淋雨,就把手中的雨伞赠与白蛇,分手之际,白蛇问下了许仙的住处,说是好日后还伞。

于是就有了以后的爱情,他们很快坠入到爱河里,不能自拔。一个英俊,一个貌美,按说这样的爱情应该是完美无缺的,谁知道这仅仅是悲剧的开始。

当白娘子发现自己怀上了许仙的骨肉,暗自高兴时,许仙却听信了法海的言语,说他娘子是蛇妖,为了验证法海的话语,许仙偷偷让白蛇饮下了雄黄,饮下雄黄的白娘子恢复成一条巨大的蟒蛇,许仙当即就吓死在罗帷帐口。药效过后,恢复女儿身的白娘子看到许仙晕倒在地,人事不醒,就挺着有孕的身体去蓬莱山摘灵芝救自己的相公许仙,和白鹤童大战山头,眼看着就要战败,恰遇南极星相帮,她把她和许仙的爱情说给了南极星,受感动的南极星赐予她灵芝草救了许仙,说到这里,我们都为白蛇的真情打动,结果恢复后的许仙不念旧情,听信法海谗言偷偷到金山寺当了和尚。白娘子就开始了苦苦的思念和追寻,于是就有了上面的这段唱。

断桥之名则得于唐朝,古时桥上有门,门上有檐,下雪时中间一段的雪都在门檐上,桥上只有两头有雪,远远望去桥像断了一样,所以称作断桥,为西湖十景之一。

记忆渐渐清晰,为了梦中的那份断桥,我与那年隆冬,和妻子、女儿来到了杭州西湖。当天,刚刚下过雪,冬日雪后,桥的阳面冰雪消融,但阴面仍有残雪似银,从高处眺望,桥似断非断。雪住了,红日初照,桥阳面的积雪开始消融,而阴面还是铺玉砌玉,远处观桥,晶莹如玉带。“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伫立桥头,放眼四望,远山近水,尽收眼底。

为爱的悲情,为童年的那场戏,寻寻觅觅,但却冷冷清清。

断桥享誉天下,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戏剧《断桥》,白娘子与许仙相识在此,同舟归城,借伞定情。后又在此邂逅,言归于好。正如越剧《白蛇》中白娘子唱道:“西湖山水还依旧,看到断桥桥未断,我寸肠断,一片深情付东流!”

回来后,我还写了一篇散文《西湖微雨》以怀念儿时的戏梦,想念的那个天堂。 我不喜欢京剧,总以为京剧声音太脆。

喜欢家乡的戏,从小就开始了。也许家乡的戏始终萦绕着童年青涩的梦想吧!

家乡的戏有曲剧、豫剧、越调,小戏就像家乡的特色小菜一样,品尝一口就能回味好多年。

曲剧就是家乡人吃的手擀面,家家户户,街头巷尾,人们喜欢做,做还能做很多种,可以说花样繁多,人们喜欢吃,吃不腻,吃不烦,喜欢那种抓口的感觉。尤其曲剧的唱腔是采用曲牌体式。曲剧的唱腔结构为长、短句,曲牌联套体制。唱腔、曲牌大约有百余种,由于曲调来源于民间生活小戏,因此歌词易学,并大多采用本嗓来演唱,表演也相当接近生活,传播速度极快。

豫剧就像家乡的老坛酸菜,便宜、地道、实惠,还很有名气,远近闻名,让人闻上一口就醉了。所以豫剧又称河南梆子、河南高调。豫剧一向以唱见长,在剧情的节骨眼上都安排

有大板唱腔,唱腔流畅、节奏鲜明、极具口语化,一般吐字清晰、行腔酣畅、易为听众听清,豫剧的唱腔音乐结构属板式变化体。

在戏里那最飘逸的甩动衣袖,或缓、或徐、或快、或慢。缓似春江花月夜的那一弯闲淡情愁的月光,在水面上摇曳,想打碎了一地的玻璃。徐似月光下的凤尾竹,微微的风从山坳间吹来,月光下的荷塘,荷叶、莲塘以及欲开未开的莲花,轻轻地轻轻地摆动着。快似有点“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的那种迅疾与大气,对人的愤怒、兴奋表现得淋漓尽致,酣畅之至,如果人是一个火山,那甩出去就是火山的爆发。慢似水月空禅心,月影波光间,物我两忘,心境空溟。花将色不染,水与心俱闲。一坐度小劫,观空天地间。情无边,梦无边,禅意亦无边。点点滴滴,禅禅悟悟,清雅素笺,一展笑颜。

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水袖。

水袖演绎着世界的真善美,假恶丑。正如挥一挥衣袖,带不走天边云彩。而甩一甩衣袖,却带走了天边的云彩。水袖的运用十个字,即勾、挑、撑、冲、拨、扬、掸、甩,打、抖. 勾要使水袖叠起来露出手,就要用" 勾" 。挑以食指用劲,将水袖向上面扔出去,多用于要水袖向上飞舞的时候。撑就是两臂伸开,蹲下,亮相。这时就要用" 撑" 主要以中指用劲,同时两臂撑出去。冲就是两手托住水袖,两臂一先一后往上伸。扬就是翻袖,抬臂。多用于" 叫头" ," 哭头" 等时候。掸就是扬袖后的还原动作。甩就是先翻袖,后甩出去,这个动作比" 掸" 又要大一些多用于生气的时候。打就是略同于" 甩" ,不过更直来直往一些,用劲也更猛一些。抖就是即一般常用的" 抖袖" ,动作比" 掸" 、" 拨" 都要小,只用腕子稍动一下就可以了。 张爱玲说过,戏子也是乡下式的戏子,但戏台上都是色彩华丽的装扮,乡气而世俗的华丽。戏是中国传统式的故事,秀才小生一边读书赶考,一边表兄妹偷情,被老夫人发现,把小生送回读书,路上庙里遇惊艳,又是一番缠绵,卖身投靠女家,下面大概是以后金榜题名,奉旨完婚,自会一路取过来的。这种内容,当时许多的绍兴戏班都有类似的表演。她听不懂内容,只是看看红红黄黄的颜色,听着慢悠悠的腔调,那种腔调对心慌意乱的现代人是一粒定心丸。

俗话说:会看了听门道,不会看了听热闹。戏里故事戏外人生,感化人生,感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