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遗憾
初一 散文 2268字 262人浏览 tangwer18

友谊遗憾

如往常的星期四一样,去上齐老师的写作课。齐老师让我们画出“时光轴”,当时我还觉得挺新鲜,说是用来回忆从前的记忆。在做时间轴时,我一时闭塞脑中空空,执笔摇头,倏然,记忆的闸门打开,往事如同电影一般在我的大脑里放映起来。有一个片段清楚的显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已记不得当时的年龄,我只记得发生了什么,我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件事。这件事好像是别人的错,又好像是我的错。我甚至不想全部回忆起来,我怕我会瞧不起自己,更讨厌当时的自己了。

那时是小学,我与家门口的程志恒是小学一年级就认识的,我们是同班同学,我们一起放学、上学、玩耍和学习,我们一起相处了六年。他对我很好,经常带我吃零食,到处玩,给我解题。我们两家互相也很熟悉。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好久,我不由得有些愧疚,每次都是他帮我们,而我却没帮他什么,心里隐隐纠结该怎么回报他。他的家境比较好,所以一般不缺什么,只是一点,他对集邮集币情有独钟,这种爱好甚至被他的爸爸讨厌。

在一个普通的周末,爷爷奶奶出去走亲戚。我带着程志恒来家玩,在阳台的大储物箱里偶然发现一个破旧铁盒。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们打开了它,是一些硬币模样的东西,有黄的,白的,上面还刻着个人头似的东西。当时我以为不过是一堆铍铜烂铁,但是程志恒告诉我是民国时期的银元“袁大头”。当时我还没有古董的概念,以为只是一种个人爱好收藏的东西。而程志恒不一样,他最喜欢收藏钱币邮票之类的东西,所以很是精通。他仔细端详着每一枚银币,反复拿捏,仿佛每一个都是珍宝一样。我见他爱不释手,想到以前没有东西送给他,于是就自作主张把这些银币送给他。他反而有些紧张:“这不好吧,这些东西比较值钱,还是等你爷爷奶奶回来同意了你再送我吧...... ”

“怕什么,没事的,我跟爷爷奶奶说下就行了,你拿走吧。”我一副一把手大当家的样子,自作主张的送给他。他也不好说什么,就默默接受了。

到了晚上,我跟爷爷奶奶吃饭的时候,顺口提到这件事。我满以为爷爷奶奶会因我义气的行为而夸奖我,但是事与愿违。爷爷奶奶很急促诘问我:“你把盒子送谁了?”

“程志恒啊,我看他很喜欢那些东西,正好他送我许多东西我都没送给他......

“去要回来! ”奶奶的语气显得不可抗拒,“你这个糊涂孩子,这是古董很值钱的,怎么能随便送人。”我很为难,撇嘴。不想去。

“我不去,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要回来,太丢脸了吧,我不干,谁爱去谁去。”我倔强地说。

“不照!你赶快要回来,我带你去!”奶奶很愤怒,声音提高了八度。吓得我不自觉得颤抖。

“我不干..... ”那时瘦弱的我哪里反抗的了大人,被连拖带拽地到程志恒家门口。我死都不愿敲门。折腾了半天,奶奶敲了门,开门的是程志恒的爸爸。程志恒的爸爸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以前我就见他多次打过程志恒,而且都是因为一些小错误。

“不好意思啊,小程,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他们两个在家玩,我孙子不懂事把银元当玩具送给了你儿子...... ”

未等奶奶说完,程爸爸就跑进程志恒的房间将他推出来,对他吼道:“你怎么能接受这样贵重的礼物?整天就搞你收藏的那些破烂玩意!有什么好玩的名

堂?叫你没事多看点书 ......快把东西还给奶奶!不然赛(方言,打的意思)死你!”程志恒一言不发,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

我不敢面对他,我怕直视他的眼神,只躲在奶奶身后注视着这一切。我悄悄看到,他低着头的时候,两滴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掉下来下来,重重地砸到白色瓷砖上,摔碎了,在瓷砖上散落着。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很自责,我恨爷爷奶奶去要那些东西,感觉奶奶太不讲情理了。我把友谊看的比金钱重,但是奶奶他们却为了古董让我把礼物要回来。如果我是程志恒,“我”一定恨死我自己了。我一时气恼,跑回家去,一个晚上都不理奶奶。闷在自己的被子里哭。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

我意识到确实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自作主张轻易送东西,应当经过家长的允许。可惜,当时的我不懂这个道理,我甚至在那件事发生一周间都很少跟爷爷奶奶说过话,我开始后悔了。因为我幼稚的行为,伤害了爷爷奶奶和程志恒。我是个罪人,当时我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肯定不会带他去阳台,我会恳请爷爷奶奶送一些给他,或者送一些其他的礼物,可是一切太晚了。留给我的只剩后悔。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他坐在我的前面,回头对我说:“没事吧,昨晚回去你爷爷奶奶没骂你吧。”

我猛然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空灵,没有抱怨,没有责怪,有的只有对朋友的关心。我说不出话来,鼻子有一点酸,我无意识地低下头眨了眨眼睛,想把眼睛里的一点水眨回去。我想对他说三个字,但是我怕说,不好意思说,最终我还是没说。我顿了顿,说:

“没事的,你爸爸没打你吧...... ”

“没呢,”他很憨实的一笑。他这一笑反倒让我更心疼他。

我知道他在说谎,以他爸爸的性格昨天晚上肯定把他打得很疼,我低下头怕直视他。奇怪的是,放学时我们竟不由自主地跟以前一样一起回家了,买油炸,然后说说课堂上的趣事,就很往常一样。我们好像都忘了这事。直到小学毕业,也没见他提过这事,我想说,但也依旧没勇气说出应该说的三个字。

后来小升初考试,我考到了一个城郊的寄宿学校。当时的通讯还没现在发达,我和他都没有手机更不用说QQ 微信了。于是我就很期待国庆时跟他一起玩。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国庆回去找他的时候,却发现敲不开他们家的门了。我很焦急。然而旁边的邻居说他们搬到外省了。

在我后来有勇气的时候,最终也没机会跟他说出那句话,我更恨自己。我想一个真正的好朋友应该就像他那样,他就仿佛是我的鲍叔牙。而我大概就是那最没用最懦弱的一类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