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
高三 记叙文 1953字 484人浏览 概率的云

父与子

父亲,本意气风发、充满阳刚之气,然而岁月的磨砺,使他变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终于有一天,母亲告诉儿子,父亲好像是病了,吃饭难以下咽。涉世未深的儿子恍然大悟,即刻带父亲去看医生,抽血化验、彩超、CT 、胃镜几翻“折腾”之后,医生告诉儿子,父亲是食道癌晚期。须尽快手术许有得救,否则„„儿子听了不禁泪流满面,一向坚实的父亲,怎么„„?儿子哽咽了,可是他又不能让父亲得知,只得强颜欢笑,告诉父亲没什么。

儿子几经周折,东拼西凑,借到了为父亲做手术的费用。瞒着母亲说给父亲到省城大医院再进行一次检查,兴许能治好父亲的病。母亲相信儿子,让从未出过远门的儿子带着父亲到省城医院看病了。一走就是一个多月,母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无助的呆在家里,等着父子俩的消息。

到省城医院,又是检查、检查„„!疲惫的父亲历经三番五次同样的复查后,最终定论要立即手术,儿子将父亲在医院安顿好。便跑上跑下,庸俗的但却免不去的请客送礼,希望为父亲做手术的大夫们能够对父亲“手下留情”。术前手术病人要困两天肚子才能准备手术,父亲肚子只好“闹饥荒”了,儿子眼睁睁看着父亲难受的样子手足无措,也的确无能为力,为了父亲的生命,只能暂时让父亲忍受挨饿。

半天,父亲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不做手术不行?哪有那么多钱做手术?”儿子苦笑:“钱不是问题,不必担心。”是啊!关键时刻,儿子再难也要为父亲治病。父亲诺诺的嗯了一声,不再言语。儿子看出,父亲的心是沉重的,毕竟手术不是儿戏,万一„„可是,手术是救父亲唯一的希望,只能拼力一搏。病房里静如死灰,父子俩谁都不说一句话,各怀心事。父亲想儿

子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父母的呵护,几乎在蜜罐里长大,如今他病了,能挑起家中的重担吗?儿子却因父亲总是威严的对他,似乎很怕父亲,父子俩从没心平气和的说过一句话,常常被父亲呵斥总也长不大,何时才能撑起这个小小的家呢?病房仍是沉闷的。手术的时间到了,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红灯亮起来,儿子紧紧跟到手术室外,揪着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一秒、两秒„„一小时、两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父亲还没出来,儿子走来走去,又躲到了手术室外墙角,怯怯的望着天花板: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做完手术呢?眼泪在他眼里打转,却努力不让流出来。他必须要坚强,如今他是父亲的依靠,之前父亲从未靠过他,他是家里的独苗,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如今父亲病了,大厦将倾。他顿时感到肩上的担子突然重起来,几乎窒息„„。

等待是最熬人的,何况此时?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门哗啦一声推开,儿子立即站起来跑到门口,看着父亲被护士从手术室推出送入病房。一时间,父亲浑身上下爬满了附着物:胸部被缠了厚厚的、宽宽的白纱布,嘴里、鼻子里、腰间几乎插满了粗细不一的插管,心电监护仪器不停的闪动着脉冲信号,显示着心跳、血压和脉搏等,让人心痛至极。立时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只能机械的听着医务人员的种种安排:病人现在处于麻醉状态,要时刻注意病人苏醒,苏醒后会很疼痛,醒了疼的话要加止疼泵;要注意插管的流向性,瓶子满了要及时倒掉;要注意呼吸是否平稳;注意加湿器要不停的开着,病人会舒服些,病人有啥动静要随时联系医生„„。儿子努力得记住医生的叮嘱,一刻都不敢眨眼,彻夜未眠关注着父亲一丝一毫的动向。

第二天,父亲终于醒来,不出所料,麻药过去之后,是父亲最难捱的日子,手术带来的痛苦,难以言状。一场大的手术下来,让父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原本国字型脸盘一下子变成了瓜子脸,不能吃饭,只能通过插管进流

食。为使父亲尽快好转,儿子遵照医嘱让父亲苏醒后第二天就要下床走路,并且要拍打背脊,不停的咳嗽,吐出郁积的痰块,以免影响术后治疗。不要说刚动过手术的病人,立马下床,而且身上还有许多的附属物插着,父亲本就脾性不好,此时,越发火冒三丈,瞪圆了那本就因干瘦陷凹的眼睛,儿子吓得大气不出。可是医嘱!为了父亲豁出去了,儿子想方设法哄骗父亲,不时给他捶背,哄着下床,就是让他学着自己多咳嗽两声,医生说这样对他恢复病情有好处。体弱的父亲深知儿子是为他好,虽然疼痛,但也尽力配合儿子,慢慢的适应着一些术后医嘱„„。

日子一天天过去,父亲的病也逐渐好起来,身上的附属物每天都在减少,虽然仍是靠流食维持。但半月之后,医生告知可以适当的吃些米粥之类的食物。对一个食道癌患者,吃这些已是难能可贵。儿子脸上露出了半月来唯一一次真正得笑容。

在他的精心照料下,父亲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后,医生告知可以出院了。父亲躺在病床上长长得出了一口气,用他的话说,他是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办完一切出院手续,儿子搀扶着略显佝偻的父亲慢慢的走出了医院,父亲手遮阳光,慢慢的抬头望向天空„„,又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医院。转过身靠着儿子结实的肩膀踏上了回家之路。

范瑞琴

山西焦化股份有限公司 铁运公司

2012-6-13

父与子2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