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怀瑾创新作文大赛
五年级 记叙文 2574字 151人浏览 潇湘馆侍者2

陌 生 人

那个陌生人,一直跟着他,而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太慢了,快跟上,就等你了! ”“哼,聪明有什么用,你还是个失败者!”„„他瘫倒在操场上,望着白璧微瑕的天际,大脑一片空白。几天前,他的祖父被人陷害,不幸遇难,直到现在,无论是谁与他那空洞的双眼相对,都可以深深感触到他内心世界的恐慌,他的精神支柱从此坍塌,那个给予他鼓励与信心的慈祥的面庞,永远的消失了,因为生前是军人,唯一留下的,是那把镶着黑纹边的匕首。他再也感受不到一点可以令人骄傲之处,即便是他超群的智力,但除此以外,他几乎一无所有。从内心深处,他怨恨这一切,因此他从小希望让这个社会变得人人平等的梦想,在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幼稚,于是,他萌动了一颗野心,他想改变世界,让一切归属自己。

他极力地想去碰触自己勃勃的野心,但就在他生活的环境下,学校里,除了自己那门令人羡慕甚至是嫉妒的数学,其他方面,可以说得上是无能。在家里,不,在那间房子里,挂着爷爷的遗像,继父是生意人,除了隔一段时间寄些钱回来,甚至连电话都没通过。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拖着极度狼狈的身躯,整日妄想着去实现自己所谓的理想。

这天他在学校被殴打,只因为自己在那些不可一世的同学面前夸耀了一下数学成绩。回去的路上,除了身体上的疼痛与疲乏,他的心灵底处也在不断问着自己,你还要继续下去吗。他越走越累,以至于不得不靠着墙边休息,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别动摇你的理想!”这声音既真切而又虚幻,他猛地睁开迷离的双眼,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人,那人穿戴整洁,西装革履,脸上没有一丝瑕疵,除了非凡的气质,让他印象最深的是那人的眼睛,瞳孔中充满着一种坚定,然而在坚定的背后却又泛着狂澜,就这么盯着他,让他感到了一种新生的希望,逐渐让他陶醉。

“请相信我,我比谁都了解你的内心,我可以帮助你。”这句话又惊醒了他,他半信半疑的望着那人,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张口。

那人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必担心,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这句话令他敏感起来,保持着警觉,“什么交易?”

“看来你还是希望得到帮助的,这样吧,以后我可以让你失去一切感觉,包括

疼痛,疲惫,让你永远凌驾于别人之上。”

此时受到重挫的他一心只想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凭借着他高度的思维能力,警惕地问道:“什么条件? ”

那人一怔,似乎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算我没找错人,我就直说了,我要得到一个人,那个人生前要充满野心„„你只需要答应就可以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不知是自己过于疲惫,还是其他什么,那个人忽然变得很虚幻,而且变得不怎么陌生了,但这种奇异的感觉并没有阻断他的思考,“我答应你…但我怎么相信你的话„„”话音未落,下一幕令他惊诧不已…

天空中厚密的云层翻滚起来,并伴随着阵阵闷响。

他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那把镶着黑纹边的匕首,还没有从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回过神来。那人不知从哪里摸出的爷爷的匕首,刺向他的胸膛,而后转瞬消失不见,那时他惊讶于那人的举措,更惊讶自己没有丝毫感觉。缓过来后,痴痴地注视着匕首,忽然想到爷爷,想到爷爷慈祥的面容,但他心里却哀伤不起来,以往到这时眼眶早已湿润,而现在,内心不知被什么东西顶着,瞬间一切思绪与伤感远离了他,取而代之的,是那颗早已萌动的野心,沸腾着,翻滚着…窗外雷声轰鸣,仿佛是他石破天惊咆哮,他深深地感受到内心世界泛着波澜,卷着巨浪。

然而,它却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野心的膨胀,和那个人最后偿其大欲地一笑。 无论是在学校,在外面,还是在那些不可一世的人面前,他都可以真切地感觉到周围人对他的畏惧,没有起因,没有理由,就是畏惧。起初他并不适应,待到他莫名出现的才华得以在众人面前展示时,他才意识自己的改变有多么巨大。于是,他再也看不起谁,意识里把自己和身边所有人划分了档次,甚至是划到了天和地。一意孤行,创造出一片天地,一片足以放置下自己野心的天地…

随着年龄的增长,即使自己一直居于人群之上,但他的疑心与顾虑也随着也野心逐渐扩张,渐渐的,演变成了无情,冷漠,甚至是残忍其实他早就没有了感情,但现在却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仿佛现在要把自己过去在心灵上肢体上所受的伤害都要加在别人身上,他勒令一切都拜倒在自己面前,这似乎就是他所理解的平等。但是,他还是无法满足,因为他觉得自己所谓的理想距离自己还甚远,他还用自己设计的方案管理着一方土地,不听任何劝谏,有时他还把自己与古代皇帝比较过,认为自己远远地超越了他们,而自己就差建立属于自己的世界,想到

这里,他甚至还考虑过永生…而这一切,早早地远离了他的初衷。

几日的漫天大雪过后,久违的一缕阳光在冰封的湖面上显得更加耀眼。 “你有什么事吗?”他淡淡地问道那个人。那个在几年前赐予他成功起点的人,但此时他不再有所敬畏。

“嘿,你长大了,我没什么事.. ”那人冷笑地答道。

他感到有些不安,直勾勾地看着那人。

“我今天,是来带走你的。”他颤抖了一下,硬是掩饰住恐惧,“为什么 „„? ”

“你难道忘了当初我的条件了吗?”

树梢上的积雪被风一吹抖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他的肩上。

他猛地惊醒过来,再也藏不住内心的震惊,冲上去用双手死死抓住那人的衣领不放,“我当然记得条件,但我还活的好好地,怎么会被你带走!”

那人不紧不慢地推开他,一边整理者领口一边不屑地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镶着黑纹边的匕首,做了一个刺向他胸口的动作。

他已经无心再顾及他那人从哪里拿出来的那把尘封在屋里多年的匕首,他回忆到当时的情景,那人用匕首刺向自己的胸膛时„„他顿悟过来,两眼死死瞪着那人„„忽然他打了一个寒噤,仿佛意识到什么可怕的事,自己这几年来的经历,他人畏惧的眼神,拜倒在自己面前的人们,到底都是些什么,而自己,又是什么,他不敢接受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事实。猛然间,他觉得自己把自己出卖了,当时,自己真的错了„„但此时他已经无力地跪倒在地上,一种久违的感受袭来,视线逐渐模糊,他用尽全力伸出手想去触摸这个世界,愤怒,悔恨,无助,不甘心各种感觉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心灵,爷爷,同学,身边的人„„让他的思想混乱不堪。就在阴霾逐渐把它包围之际,他听到淡淡地叹息声:“人啊,少不了我,但真的有了我的存在,谁都会含恨离开这个世界„„” 这时他才认识到自己和那人接触是错误的。

“怪不得,当初那个人并不是那么陌生。”

凌驾于生死之上的,是看似陌生的野心。

邓怀瑾

初三M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