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辩论词
初三 议论文 1287字 3608人浏览 kiwitim99

读过这样一则小故事:东汉有一少年名叫陈蕃, 独居一室而龌龊不堪。其父之友薛勤批评他,问他为何不打扫干净来迎接宾客。他回答说:“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屋? ”薛勤当即反驳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

仔细一想,陈蕃之所以不扫屋,无非是不屑而致。胸怀大志,欲“扫除天下”固然可贵,然而一定要以不扫屋来作为“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以高翔”的表现,我则未敢苟同。凡事总是由小至大,正所谓集腋成裘,必须按一定的步骤程序去做。《诗经·大雅》的《思齐》篇中也有“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之语,意思就是先给自己的妻子做榜样,推广到兄弟,再进一步治理好一家一国。试想,一个不愿“扫屋”的人,当他着手办一件大事时,他必然会忽视它的初始环节和基础步骤,因为这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扫屋”之类。于是这事业便如同一座没有打好地基的建筑一样,华而不实,连三四级地震也经不起,那可真是“岌岌乎殆哉”了。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机遇只偏爱那些有准备的头脑”这些都说明了没有平日的积累,纵然有最好的命运降临到他头上,他也只能手足无措地眼望它擦肩而过,那将是多么遗憾的事啊! 所以我们必须先会“扫屋”,分清楚应先扫地还是先洒水,抑或是先拖地板;这样,在“扫天下”时,你才会知道哪些是应该马上解决的,哪些事可以暂缓,甚至放弃。 周总理堪称欲扫天下而先扫一屋的代表,他从小就立下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宏伟目标。在他的青少年时代,他学习成绩一流,社会活动是广泛的。他办过报纸,写过文章,做过洋洋万言的演讲,有过人的口才与机敏,这些对于他日后出任总理时的雄才大略不能不说有相当大的影响。假若他没有当年脚踏实地的“扫地”工作,那么当他面对一个6亿人口的泱泱大国,面对纷繁复杂的国内外局势,面对那些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他能够当好日理万机的国家总理吗?这说明周总理“扫天下”的光辉革命业绩与他早年的“扫屋”工作是分不开的。

“扫屋”与“扫天下”一脉相承,殊不知屋也是天下的一部分,“扫天下”又怎么能排斥“扫一屋”呢?

对“一屋”的界定不同

“一屋”指的是琐事,是对事物发展不起决定作用的次要矛盾,“扫一屋”即是解决次要矛盾,而“天下”指的是大事业,“扫天下”即是在事业上获得公众认同的成功。我们做事当然要抓主要矛盾。

所谓天下是指大处,那么也应该包括一屋。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 水土异也。《晏子春秋》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其同污。

人成才也是这样,要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1979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温伯格曾说过,他之所以获奖,是因为他们学校有一种人才共生效应。恩格斯指出“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这就说明了环境育人的重要性。为什么一些名校总是取得佳绩呢?一方面是生源优秀,但还有一点不能否认——校风、学风好,这不就是环境的因素么?

许多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其原因都可以追溯到最初的某些不良社会交往。这充分证明了“近墨者黑”的道理。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对人才的成长起决定作用的是后天的因素。其中后天的环境的影响是很重要的。方仲永不就是典型一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