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留守儿童的内心独白
初三 散文 1866字 2621人浏览 爱子心无尽01

我是一个留守儿童,同时也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也可以这样说,我曾经是一个留守儿童,很多年我都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就在我上大学期间我也不愿意说出我是留守儿童。似乎这个词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耻辱,隐藏着巨大的自卑与不堪。

毕业之后我将是一名教师,我深知家庭教育对于孩子的重要性,抛开现在教育严重忽视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偏重机械学习,作为留守儿童,我们要自立自强,怎能妄想从社会获得甚至在学校中获得关爱与心理指引。

也对,从小被说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你不该这么不懂事,难道不懂父母的苦衷辛苦吗?之类的话长大,几乎完全丧失了自己的主观意愿,被迫顺应,压抑天性。我童年快乐吗,感觉已经很遥远快要忘记了。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老师要求写一篇文章来说说自己的父母。这是我开始思考,该怎么写呢,我对于父母的印象极度缺乏。我自认为我文采一般,可是我没想到,我的作文被拿来作为范例在全班面前读出来,甚至还在其他班朗读,当时。我心里是无比骄傲与自豪。可是我很困惑,我认为我写的很普通怎会有如此大的认可。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这个道理,那年我写的作文是父母离开家去外地的情景以及我心里的感受。那种情景我一年至少经历一次,在我所有童年记忆中经历了无数次当时我认为撕心裂肺的离别。

我慢慢习以为常却被老师认可,也许感动了她们,我才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像我一样没有父母的疼爱。还有很多孩子过着我日思夜想的美满的家庭生活,她们不需要离别。不需要哭泣。不需要感动无助。而我对于留守儿童已经适应了。

童年对于父母印象最深的就是在火车上,因为要坐火车找妈妈。那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最痛苦的还是离别。每次分离我的眼泪就刷刷地往下流,可是我却看不到父母的眼泪,从来也没看到过。

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她会满足我很多需要,买好吃的,买新衣服,买玩具。而这些都是我在家里享受不到的。还记得给前男友说过一些我小时候的事情,事后他对我说,那时,我就发誓要让你过上好日子。好像写偏了,回到正题上吧!

初二那年的夏天,发生了一件很温暖的事情,那年暑假和往常一样去父母那里然后暑假结束再坐火车回来,可是一路上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当时我和爷爷妹妹也没有手机,我就在车站公共电话上给妈妈打电话,电话接通了我还是一直哭,边哭边喊妈妈,我记得奶奶总是对我说不要浪费电话费,长途很贵,我就不敢多说,挂了之后已经哭地快窒息了,可是我也怕别人看到我哭,公共电话的老板对我说,不用掏钱了,我没敢看他就走了。当时心里感觉挺温暖的,那个老板是个好人。

还有一年冬天,那年冬天,雪下的可真大,寒风凛冽,妈妈第二天就要走了,我闹着要去市里吃火锅,我们家离市里不远,而且我们家只有一辆摩托车,其实我很清楚我并不是想吃火锅,我只是舍不得,舍不得妈妈走,我会想她的,我还怕她走了就再也没有人带我去吃火锅,这下又得等到她明年回来。我讨厌漫长的等待,我很拗,容易钻牛角尖,他们同意带我去,我只是有时候也想任性。

他们走的时候我在后面追着跑,跑不动了追不上了我就回家了。然后默默地躲厕所哭,原来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默默的哭。我哭的时候并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只想宣泄。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可帮我。没有人懂我心里的苦。

从小我就怕孤独,可是却一直孤独,我几乎不和爷爷奶奶交流,家里来人了我很会开心,我舍不得他们走,他们走了家里又冷静了。

我和奶奶都期盼姑姑带来的肉,因为奶奶几乎不买肉,我一年也吃不上几块肉。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厌恶家里,我厌恶那个环境。然后我就选择住宿,不想回家。这一住就是十多年。甚至有时候我觉得学校比家里好,至少学校有好多菜好多肉。学校有伙伴。我从小对。了()家的概念很淡薄,我不喜欢那个所谓的家,我想快点长大,用自己的能力得到一些东西。

上初中的时候最想父母,慢慢长大上了高中也就不想了,越来越独立了。但是成绩越来越不好,可能是叛逆期或是心理问题。自卑贯穿了我的童年,在高中同学都早恋的时候我也渴望,但是没有人会喜欢我,我丑我胖我成绩不好而且无比自卑,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了,整个成长期我几乎没和我父母交流过内心,他们也没问过我,我对他们依赖性很小。他们对我作用很小,就像有没有他们都一样,我成绩越来越差了是全班倒数。高三那年,妈妈回来陪读,我破天荒考上了大学,原来我还是有人爱的,无法想象那年经历的所有。

现在我是一名学生。考的是陕西师范大学研究生,在教室里一天学不进去了,写了点东西,关于留守儿童的问题,我已经慢慢不再回避了,希望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同样需要呵护与爱的儿童帮助和温暖。这个世界儿童需要的不只是知识技能,更是爱与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