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根,烟雨江南
初二 记叙文 2054字 61人浏览 巨蟹打动U的心

那一年,我踏马追雪,溅起的尘土湮没了红尘;那一年,我登山远眺,望不到蓝天的尽头。我的追逐随行云飘过。我寻着雪莲的踪迹,奔跑在辽远的草原,指尖融细雨,唇边划清风,遥马回首尘遮千里家乡月。月归漠,月归泉,映下深靛色的星空。玉簪垂鬓,月下独酌黄沙。鸣沙边我轻吟一支醉江月,碧空寺前曼衣飘舞。曾问自己在追逐什么,却寻不到答案,也许是梦,也许是幻影。

记得那时年少轻狂,你挥泪送我上船,烟花三月的扬州只留你少年清泪。记得你忧愁的笑面,竭力平复的颤抖,只化为一句:珍重。不知那扇竹窗上是否还有小像,哪年哪月能再次触摸那份温凉。我信马由缰,才知晓,大漠的昏黄已然笼罩四方。那碧绿的亮点,照亮了寂静的黄沙,连风也瑟瑟起来。我手中的火种寄托着最后一点希望,在残存的记忆中,我点燃了心爱的马,只为保住大漠中卑微的躯体。醒来后,置身于漠窟敦煌。旁边的僧人看了我一眼,道了一句:施主福气。我不知道那些僧人是怎样发现我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脱困的。曾问老师傅,得一句,万事自有缘法,施主不必执着。

那一天,我踏尽敦煌,看尽壁画。时隔多年,只记得那一片冰蓝。沙漠的皮肤上描起的蓝衣点点,一曲清泪似落人间,无菱歌妩媚,无漠地肃杀,舞衣轻盈,晃了谁的眼;歌舞尽起,水袖一摆,汇集了哪几世繁华。我静静的观看,用手指拂过点点印记,用心描着蓝衣眉间一点。我用尽半生追逐,却寻不到内心的安宁。踏尽的千山,里面承载着我的梦和忧伤。 辞别老师傅,伴着我的瘦马,轻纱拂过踏上了幽幽的黄沙之路。呦呦鹿鸣,浪花似有似无,我期盼着海市蜃楼„„睡醒了,垂卧于异国之榻,上座之宾,礼遇过于宏大。一曲琵琶乡音,弹奏起岁月泪,泪痕过后,盛服归来。不是你,我哭起,却无从放心。他扶过,眼神中是同情,是仇意、是不解,问一切可问的,我如实相告,他眼神有一道寒光闪过,箭雨过来,我应声而倒„„

我梦见你一袭白衣,向我走来,牵着我的手,我们嬉闹于原野,谈笑于花间,但这一切,被一只手打破,你带着不舍,含着眼泪,消失在雾气中,我却醒了。他对着我笑,问我痛不痛,我不知如何回答他,也不想理睬。他掀帘而走,其后三个月,我终得自由,他来看我,问我可好,我点头,反问何时允我离开。他迎光而笑,轻言挽留,只因为长得似他失散的妹妹,我回绝。我记得梦中的你还在远方等我,我累了,忽然想归。挨不过我的磋磨,那一日,我笑靥如花,踏莎而行,马蹄轻落,清香十里。

我曾经向往的纯净,我曾经追逐的梦境,在分别的思念中愈来愈轻。烟花三月的扬州,我摇船而去,远处似有你模糊的身影,在那里,眺望着,我的泪纷飞而落。想你,你在这里等了多久,我的爱人。终于,剥去迷迷重雾,看清了,看清了,我灼热的心开始冷却,不是你,只是陌路,再无力摇船,任其漂荡„„归去后你不在,寻不到青梅竹马的你。听人说,我走后的雨季,你便青衣布囊,离开家乡。抛却了茶坊,抛却了你为我安置的竹菊篱笆,开始了你的浪迹生涯。我默默地用石盘刻下时间,不知道你的脚步是否还会回到烟雨江南。 一年、两年、三年,扬州的烟雨如故,扬州的游人如织,你的身影依旧没有随渡船来过。我理过衣襟,轻拂飘带,牵过瘦马,追寻,哪怕一生注定要天涯相寻,我不会放弃。没有白首的约定,没有山盟的誓言,我依然追逐。岁月在我的身上刻下年轮,月牙泉彼岸我寻到了你的踪迹,却认不得自己的面容。这么些年,我只是奔波,却忘却了自己。我轻盈一笑,还好,你还在。

已不是初次来到月牙泉,却不曾发现那里的村庄如世外桃源,在村外,一座沾染了岁月的墓碑,笔直矗立着,那上面的名字却让我泪流满面——追雪,字迹熟悉的让我无法呼吸。远远地看见你,你依旧倜傥不束,依旧潇洒不羁,但眉宇间萦绕着淡淡的愁绪。你的身后跟着一位女子,流波轻转,便是一幅风景。她为你抚平眉间的轻蹙,她为你的脸颊添了一缕笑意。我的心痛到如赌石,却知道自己已经远离了你,不再停留,我知道,你值得拥有这样宁静美好的情感,羡煞世人。

抛却心中的执念,我依旧是那个可以江湖为家的浪子。归异国,他已不再意气风发,看到我,只一句,“你终于回来了,我知道你不是为了我。”时间总会磨灭一切,他风华不再,我的心也如止水。促膝而谈,却像是长久不见的知己。我知晓,是他告诉你我离世了,但我不怪他,他只是想找寻失去的亲情,不想让自己孤寡一生。可我不能放下这件事,伤心地,徒留无益。留书一封,我只身踏向归程。

依旧是扬州,依旧是三月烟花,美得窒息的扬州。我遥望山上古寺,越来越迷上了晨钟暮鼓,我的心在繁华入市的扬州沉静下来,忽然梦到了十七岁的远行,醒来又泪湿枕面。 多年以后,我在渡口遇到了你,白发隐隐,手中牵着一个女孩儿。女孩羞羞怯怯,像极了她的娘亲。竹篱笆里已经繁花盛开,我把你们迎了进去。你说,你把她的娘亲弄丢了,说罢泪落酒杯,却又一饮而尽。女孩紧紧地搂住你,也许害怕你也丢下她。从此,烟花三月的扬州,杨絮轻飞,我在庭院里握住女孩的手,执笔写下竖、折、弯、勾,像是一生的路途,凝聚在飒飒竹声下的宣纸中„„

编辑评语不知道梦在何处,到头来只愿守你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