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钟读《巴黎圣母院》
高中 其它 2139字 390人浏览 小敏敏的657

10分钟读名著 | 《巴黎圣母院》之面丑心善伽西莫多 2016-02-15 高中生学习

伽西莫多是法国小说《巴黎圣母院》里的一号主人公。这部小说,有的版本翻译为《钟楼怪人》,“怪人”指的就是他。《巴黎圣母院》问世于1831年,是作家雨果第一部引起轰动效应的浪漫派小说。它以15世纪的法国为背景,通过讲述一个敲钟怪人和卖艺女郎的故事,揭露了教士的阴险卑鄙、宗教法庭的野蛮残忍、贵族的荒淫以及国王的专横。雨果曾自我评价说:“这是15世纪巴黎的一幅图画”。

伽西莫多可谓世界文学史上最丑陋的人物。作者采用夸张的手法对他进行细致的描写,首先是他的脸:

“关于那四角形的鼻子,那马蹄形的嘴巴,那猪鬃似的红眉毛底下小小的左眼,那完全被一只大瘤遮住了的右眼,那像城垛一样参差不齐的牙齿,那露出一颗如象牙一般长的大牙的

粗糙的嘴唇,那分叉的下巴,尤其是那一脸轻蔑、惊异和悲哀的表情,我们并没有这种妄想来给读者把一切都描绘清楚。请你想象一下那整个相貌吧,要是你能想象的话。”

他的身躯呢?更加可怕:

“他的全身都是一副怪相。一个大脑袋上长满了红头发,两个肩膀当中隆起一个驼背,每当他走动时,那隆起的部分从前面都看得出来。两股和两腿长得别扭极了,好像只有两个膝盖还能够并拢,从前面看去,它们就像刀柄连在一起的两把镰刀。”

劫持美少女 伽西莫多第一次出场,是在一个热闹喧嚣的狂欢集会上。因为长得太丑,他被人们一致选为“愚人王”。集会结束的那个晚上,他受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洛德的唆使,意图劫持美丽的卖艺女郎爱斯梅拉达。危急时分,国王弓箭手队的队长弗比斯赶来,救下了爱斯梅拉达。

一滴眼泪换一滴水 事情败露后,伽西莫多被判在广场上当众接受鞭刑。皮鞭像雨点一样落到在他身上,他焦渴难耐,

用嘶哑又愤怒的声音吼道:“给水喝!”却招来人们的嘲笑和石块。这时,善良的爱斯梅拉达出于同情,主动走上前喂他水喝。伽西莫多被感动了,那一直干燥如焚的独眼里,滚出了一大颗泪珠。

推下副主教 伽西莫多爱上了爱斯梅拉达,但爱斯梅拉达爱的是相貌英俊的花花公子弗比斯;伽西莫多同样爱着从小收养自己的义父克洛德,但克洛德却是个道貌岸然的神甫,垂涎于爱斯梅拉达的美色,霸占不成,便与法庭合谋,编织“女巫”“杀人犯”的罪名,在广场上绞死了爱斯梅拉达。目睹这幕惨剧的伽西莫多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把正在得意狂笑的副主教推下了钟楼。

抱着心上人殉情 几年后,人们在石头地窖里发现了两具抱在一起的尸骸。从那独特的形状上,人们不难判断,那就是敲钟人伽西莫多和他所无比挚爱的少女爱斯梅拉达。

作为世界文学长廊里最丑的人物,伽西莫多却有着一颗无比善良、真诚的心。他爱慕爱斯梅拉达,但完全不同于副主教的占有欲,也不同于弗比斯的逢场作戏,他对爱斯梅拉达怀

着一种混合着感激、同情和尊重的柔情,一种无私的、永恒的、高贵的爱。为了救爱斯梅拉达,他不惜赴汤蹈火,与自己的恩人作对,最后出于正义和愤怒,甚至把副主教推下了钟楼。他抱着爱斯梅拉达殉情的举动,让他人性中可贵的善与对爱情的执著得到了最好地展现。

几分钟后,伽西莫多用失望的眼睛扫视了人们一遍,又用更加令人心碎的声音喊道:“给水喝!”

仍然只引起一阵哄笑。

“喝这个吧!”罗班•普斯潘叫喊着,把一块在阴沟里泡过的海绵扔到他脸上,“拿去吧,恶汉!算我欠你的情哪!”

有个妇人把一块石子向他头上扔去:“这是给你在黑夜里用那些倒霉的钟惊醒我们的教训!”

“喂,小子!”一个跛脚使劲拄着拐杖走到他跟前喊道,“你还在圣母院塔顶上咒骂我们不?”

“这只碗给你去喝水!”一个男人把一个破瓦罐向他的胸脯扔去,“我老婆就是因为看见你从她面前走过,才生下了一个两个脑袋的娃娃!”

“我的母猫生下了一只六只脚的小猫!”一个老妇把一块瓦片向他头上扔去,尖声嚷道。

“给水喝!”伽西莫多喘息着喊了第三遍。

这时他看见人群里闪开一条路,走出了一位装束奇特的姑娘,身边带着一只金色犄角的雪白的小山羊,手里拿着一面小鼓。

伽西莫多的独眼闪了一下,原来就是他昨晚曾经想抢走的那个波希米亚姑娘呀。他模糊地意识到正是因为那件事他此刻才在这里受惩罚的呢。何况这种事在这个世界上并不算稀罕,他不是由于不幸耳聋,又由于被一个聋法官审问,才受到了惩处的吗?他十分相信她也是来向他报复的,也是像别人一样来打他的。

看见她真的迅速走上了石级,愤怒和轻视使他透不过气,他真想把刑台打个粉碎,假若他的独眼能够发出雷电,那波希米亚姑娘一定会给雷电击毙,上不了刑台啦。

她一言不发地走近那扭着身子枉自躲避她的犯人,从胸前取出一只葫芦,温柔地举到那可怜人干裂的嘴边。

这时,人们看见他那一直干燥如焚的独眼里,滚出了一大颗眼泪,沿着那长时间被失望弄皱了的难看的脸颊慢慢流下来。这也许是那不幸的人生平第一次流出的眼泪。

这时他竟忘记要喝水了,那埃及姑娘不耐烦地扁了扁小嘴,微笑着把水倒在伽西莫多张着的嘴里,他一口气喝着,他显然是渴到极点了。

喝完水,那可怜人便伸出黑黑的嘴,无疑是想吻一吻那帮助了他的美丽的小手。但那姑娘有些疑惑,想起了前一晚那件未遂的暴行,便像小孩害怕被野兽咬着似的,惊恐地把手缩回去了。

于是那可怜的聋子用充满责怪和无限悲哀的眼光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