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颂歌导学案
初一 记叙文 8326字 205人浏览 清风朗月6678

1

《表达交流——园丁颂歌 记叙要选好角度》导学案 制作人:高小梅

【学习目标】

1、了解记叙有不同的角度,且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表达效果。

2、掌握三种人称的特点,激发学生用新的角度感念教师及身边的人。 3、通过园丁颂歌的写作,激发学生用新的角度感念教师及身边的人。 【教学重难点:】

学会选取记叙的最佳角度写人记事。

摄影师要拍出好照片, 必须选好角度。因为角度选得好, 景物的特征就能表现得清晰, 人物的风采也能得到最佳的展现。同样, 写记叙文角度选得好, 不仅题材能更好地向纵深处开掘, 而且人物的个性能更好地展现, 情感也能更好地得以表达。 【文本解读】

学习本单元关于选取记叙角度的短文,学生分组讨论交流下列知识点: 1、 什么是记叙的角度?

2、 记叙的角度大致有几种情况?

3、 不同的记叙角度在表情达意上有什么特点?

4、 除了课本上列举的几种角度,你还知道有别的叙事角度吗?

5、 什么是记叙的多角度?视角的转换有什么好处?

【合作探究】

讨论:如何选择记叙的角度?(学生可以各抒己见,互相交流,最后师生共同明确)

【能力提升】

片段练习:写一个片段,选取合适的角度记一位老师,要写出对老师深深的爱,赞颂老师的精神品质。

示例1: 毛泽东给徐特立的信

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当革命失败的时候,共产党员离开了共产党,有些甚至跑到敌人那边去了,你却在一九二九年秋天加入共产党,而且态度是十分积极的。从那时至今长期的艰苦斗争中,你比许多青年壮年党员还要积极,还要不怕困难,还要虚心学习新的东西。什么“老”,什么“身体精神不行”,什么“困难障碍”,在你面前都被你降服了。而在有些人面前呢?却作了畏葸不前的借口,。你是懂得很多而时刻不以为足,而在有些人却似乎以脱离群众为快乐。你是处处表现自己就是服从党的与革命的纪律之模范,而在有些人却似乎认为纪律只是舒服人家的,自己并不包括在内。你是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而在有些人却出风头第一,休息第一,与自己第一。你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也不躲避责任,而在有些人则只愿意拣轻松事做,遇到担当责任的关头就躲避了。所有这些方面我都是佩服你的,愿意继续地学习你的,也愿意全党同志学习你。当你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写这封信祝贺你,愿你健康,愿你长寿,愿你成为一切革命党人与全体人民的模范。

示例2:

孙先生是我在初中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国文女教师。在我记忆的画廊里,她永远是一个富有魅力的女性形象。身材修长,风姿绰约,雍容大方。有一次她穿一套垂地的天蓝西式衣衫,又罩上一件深蓝色的披肩,远远看去像外国童话里的天使。然而在现实生活里,这却成为几个淘气的同学借以嬉笑的话题。她毫不在乎,一笑置之。其实她那时才二十五六岁,没有结婚,大学毕业后就在这个

2

中学里当教员。

——何为《老师对我说》

示例3:

初二教我们物理的,是刚从师专毕业的一位男教师,姓何。

他个儿不高,身材瘦削单薄,叫人想起郑板桥的竹子;他的头发黑而柔,呈三七分匍匐于最高海拔上,很顺服很有条理;黑发下是一帧白净清香的脸,很年轻很有书卷气;何老师没戴眼镜,一对眼珠,很黑,不动时似乎在亲切微笑,偶尔蝌蚪般地倏忽游动时,便将蕴藏的一股灵气泻了出来。

【作业设计】

题目要求:阅读下列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一位女教师十分喜欢班上一个叫罗斯的小男孩,因为他成绩突出,老师便安排他在毕业典礼上致辞,并亲吻他,祝愿他走上成功之路。

可是,这一吻却引起了低罗斯一级的小同学的嫉妒,他觉得自己也应该让老师吻一下。他便对老师说:“我也要得到你的一个吻。”老师很惊讶,问他为什么。小男孩说:“我觉得自己并不比罗斯差。”

女老师听了,微微地笑着,摸摸她的头说:“可是,罗斯的成绩很好,而且很守纪律。”女教师接着说:“如果你能和罗斯一样出色,我也会奖给你一个吻。” 小男孩说:“那咱们一言为定。”

小男孩为了得到女教师的那个吻,努力学习,不多时,他的成绩提高很快,而且全面发展。 全校都知道这个小男孩很出色,他真的得到了那位女教师的一个吻。这个小男孩名叫亨利·杜鲁门。它的最高职位是美国总统。更富有传奇色彩的是,当年那个叫罗斯的小男孩长大后也进了白宫,成为杜鲁门的助手,负责总统的文字出版工作。

请以“师生之间”为话题,写一篇记叙文。

注意:立意自定,题目自拟,选取合适的角度,不少于800字。

例文: 老师,我总是想起你

老师,我总是想起你,也许,是因为你的独特。

你刚上任我们班主任的那一天,教室里54双眼睛疑惑地看着你,54颗心各有各的担心。你讲话了,讲的那样风趣:“我姓王名晚生,名字是父母赐给的爱心。我是一个小晚孩子,父亲38岁才捡得的,我今年已经44岁„„.”你没有笑,我们也没有笑,可谁都觉得怪,互相看着暗暗地笑,这把年纪的人,还这样冲动、真诚、坦率!

那一天,你的心情一定很沉重——我班是有名的“差班”,你却满有信心的说:“我这个人既往不咎,一切从现在开始,过去的让它永远过去,人类生活的进程就是这样,我相信,你们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同学们觉得新鲜,记在心里。

确实,我想起你,是因为你的独特。

或许,因为你给生活以“诗”的总结,揭示出层层哲理。你说你的教学方针是:十二字对联--一是一,二是二,丁是丁,卯是卯。横批--实打实。

上早操时,总有几个同学拖拖拉拉,躲躲藏藏。你说为了积攒“革命本钱”,应该出来跑跑。 那一天,你噔噔噔跑到男寝室,大声喊:“再不快点,我们真要丢大人了。”同学们也争气,噌噌噌一阵紧张,开操时我们还是满分数。

渐渐地,我们都积极的上操,你鼓励我们生活就要这样紧凑,一个劲儿努力。 你是教化学的,发挥了最好的催化活性,我们也一道与你的化学药品积极反应。

义务劳动,“你推我让”,老大一阵子还是那几个“积极分子”,你抓过家什急急地干起来。回到教室,你再次把扫帚、筐子摆整齐,同学们看得心热,你画龙点睛地说了一句:“我把我们班当成我的家,我们都来爱护我们这个家。”

年轻人喜欢雷力风行,干净利索。于是你的班会就高度集中在三分钟内,三五句话,生动而严肃,幽默而深刻,班会竟成了同学们打开心结的时候。

少男少女在一起,免不了会产生感情共鸣,冒险地撞击爱情堡垒。你却说:“青年人该不该谈恋爱呢?该!青春年少嘛!但是,从历史赋予我们的学习任务看,不能谈;从成功率的分析看,不能谈。同学们一定还要互相互助,真诚友爱。”

有的同学学习态度不端正,学习方法不科学,你就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该休息时一定休息,该学习时拼命学。”你说你很欣赏伍绍祖的话:要超过人家,按部就班当然不行,只能凭借百倍的汗水。你说:“学如硎上钢刀,不见其损,但日有所减;学如春之新草,不见其长,但日有所增。”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在您的教育和管理下,我们班大见成效,由“差班”变成了优秀班。 我总是想起你,是因为有那印象深刻的一次。那是周末的晚上,我津津有味地读《三国演义》,你见了。我抱歉地笑笑,放下。你却不高兴地说:“咋把我看得这么低,这样好的书不读完,放下去能甘心吗?”我又笑笑,即刻拿了出来。接着,你道出好多学习语文的道理,鼓励我不要放弃文学爱好,我又一次深深折服。

就是这样日复一日,潜移默化,你的心和我们的心贴在了一起。

确实,我想起你,就是因为你解除了我们的困惑、彷徨。你教给我们知识,塑造我们的灵魂。我想到的不唯是你,由于你,我想起了教师群体:缔造人类文明的佼佼者 。

班主任“老鹰”

孔 涛

某日,接到初中同学电话,后来就聊起了初三时的班主任——老鹰。

老鹰姓殷,以严厉著称,头发蓬松且略呈爆炸式,黑框大眼镜高高地架在鼻梁上,时常老往下掉。于是,就有了老鹰的经典动作:头稍前倾,眼睛一睁,伸出右手中指笔直地往上一托镜架。有时老鹰手上沾了粉笔末,如此折腾几回后,脸也就成了花脸。硬胡茬闲时偃旗息鼓,忙时却雨后春笋般地在他脸上疯长起来,此时的老鹰就有了些许诗人闻一多先生的形象。有一次,在教授闻先生

3

的《红烛》时,渐入佳境的老鹰忘乎所以,突然大叫“你们统统去死吧!”全班闻言,皆面如土色,惶恐不已。

老鹰写得一手好字,可总是开笔时工整异常,一笔一画精雕细刻,然后越写越潦草,到结束时早已龙飞凤舞,难有人识。故而,我们估摸下课时分时,根本不去瞅那经常渎职的墙钟,而是去看黑板上老鹰字形的变化。老鹰语腔很高,也易激动。上晚自习时,我们常常听到楼上办公室传出老鹰训斥“问题学生”的惊雷般吼声。我当时任班长,魄力却略显不足,常在“问题同学”面前不能雷厉风行。老鹰为我打气:“怕什么?拿出正气、胆气来,况且还有我顶着呢。”

我对老鹰印象最深的两件事,一是雪中思过,二是高中提前招生考试时他的帮忙。

我那时哥们义气较重,兼与舍友臭味相投,常卧谈至深夜。虽有专人放哨,但也偶尔好马失蹄。很不幸地,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被老鹰一锅端了。次日,我宿舍全体成员一字排开,面对操场旁的宣传板思过,成了校园里的一道风景线。众人姿态各异,但都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天也添乱助兴,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待众“雪人”快成形时,老鹰才大发慈悲将我们特赦了。我们都是哭着回宿舍的,肚里却早已灌满师母熬的姜汤了。后来有人告诉我,老鹰其实一直在身后不远处相陪着,嘴边的烟早被融雪给浸灭了。这是我们宿舍谁都没有想到的。

能被重点高中提前招生,算是我的造化。考试那天,老鹰也去了。最后是体育加试,50米我因启动稍慢,与及格线相差0.1秒。回去的路上,当老鹰闻知这一不幸消息时忙叫停车,匆匆朝学校跑去。皮鞋啪啪地拍打在被骄阳烤软的路面上,头发有节律地一上一下甩着。他的经典动作又出现了,一边奔跑一边不断地去扶那快掉下来的眼镜。回来后,老鹰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安慰我:“还好,我跑„„跑得及时,老师还在„„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不然,你的文化成绩再好,怕也„„也难了。”我还能再说什么呢,鼻子早酸得不成样子了。

1998年中考,全校就我们“小鹰”班考得最好,“又一批小鹰飞上天了!”老鹰夸张地甩着我们的成绩单,如释重负。

我问起老鹰现今怎么样了,同学说:“我国庆期间回去时碰见他了,还是闻一多样,不过却多了些老气,老鹰还向我问起你,在哪里上学呀还好吗有空去他家玩啊什么的„„”

唉,这时候我的鼻子又不争气地发酸了。

那 高 高 的 云 端 胡晓梦

学生最爱给老师评头论足了。要是有个有点“特点”的老师往讲台一站,同学会相互挤眉弄眼,下课后,三三两两议个没完没了。很快,关于老师的“新闻”便历久不衰。记得刚进高二时,就有这样一位富有“特色”的老师成了我们最有趣的议题。(吸引人的开头)

上课前,有消息透露:此人年过花甲,性格内向,喜怒无常„„喜怒无常? 我心抽了一下。 “来了! ”有人一声惊呼。只见一个老头从甬道那端缓缓“颠”来,教室顿时静煞,一双双好奇的眼睛齐刷刷地射向他:好一个醉仙人! 走起路来噔噔有声,两条手臂大幅度摆动,整个身子摇来晃去。上讲台了,嗬,满面红光,眉眼灵动,精神矍铄! 他略一扫视,带着余喘就哇啦哇啦讲课了。和新班学生见面不讲客套也罢,总要讲上一串有趣的废话嘛! 可他啥也不讲,真是„„(精彩

的描写,形神毕肖)

第二天,关于“怪老头”的轶事便风闻开了。别的都记不住了,只记得“小灵通”说,当年她伯父听他讲课,这位老师曾经在讲台上背诵《孔雀东南飞》,背呀背呀,禁不住潸然落泪,不能自已,直到悲痛咽住,才停下喘气。我们听后全都捧腹大笑,真是滑稽得可爱。有趣的是,30年后的今天,他又要向我们讲《孔雀东南飞》了,多想看看他泪挂两腮哟。(设置悬念)

可等到了! 他要我们先自习注释,而后略略讲解几处难句,接着便是范读。只见稍一酝酿,一次深呼吸,便沉下脸,小声的开始朗读起来。我发现好些同学都抿嘴窃笑。是嘛,瞧他摇头晃脑,拖腔拉调,这是朗读吗? 哦,这也许就叫“吟哦”吧! 我禁不住也想笑。可他,似乎完全沉浸在课文的意境中。有些同学自觉没趣,便也捧起书来听他读了。渐渐地,他越吟越带劲儿,越来越凄切,读到刘兰芝告别小姑子时,只见他不断地咽喉头,不像前边那般流畅有调了。听得出,他似乎沙哑酸涩的声音是理智克制感情的结果。这时默无声息的教室里,一张张面孔也都露出悲怆的神情来。我不断咬着牙,不让泪水涌出。直到下课铃响,大家还是沉重得很,无人哗笑,无人追跑。(侧面衬托)

上他的课,我总是被他的情感所左右。他不是演员,但他情感的变化,却犹如春末夏初变幻莫测的云天。渐渐地,我也养成了带情朗读的习惯,读到好章段,我竟也会旁若无人,忘乎所以。如今,细细琢磨一下他这种独特的教学方法,不禁深深赞叹。我已深切领会他的一句话:“读到有情时,文也通大半。”唉,说他喜怒无常,莫非由此而生?

去年,我曾连获校、地、省作文比赛一等奖。那天早会时,全校师生集合在大操场,校长将给我颁奖。忽然,他风风火火地闯进我们的队伍,一眼瞄住我,挤了过来,没等我明白,他已把我拖出队伍,郑重地教我:“一会儿你上台领奖,要先进三步,双手接奖品,然后转身,向全校师生亮一亮奖品,然后退三步,努,像这样„„”周围的同学全都哗然大笑,他却充耳不闻,仍一本正经地为我做着木偶似的机械的示范动作。我都是高三的学生了,又不是第一次上台领奖,真是个老古董! 我虽不敢笑,心里却埋怨他没事找事。可是说来也怪,在我短短的生活道路上,曾印下多少激动人心的绚丽画面:在万人歌咏大会上,我的手风琴演奏曾赢得如雷的掌声;在长沙省委礼堂,我郑重地接过省委书记颁发的奖状;也曾像一颗小明星,荣幸地和名作家一起游山玩水,一起留影,一起上电视„„然而那些画面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淡漠了,偏偏只有他为我做木偶似的机械的动作的场面不时地在我脑幕里映现。而且越来越清晰,每次都使我感受到一种暖乎乎的、特殊的爱。(典型细节展现老师对“我”真挚的欣赏和关爱)

在我的记忆中,他只有一次对我发脾气。我读高三,学校成立文学社,他当顾问。那天,他兴冲冲摇进教室来,眯着眼笑着告诉我:“你被选为社长! ”我立即本能地红着脸,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婉言推诿一番。没想到,他的脸立即露出愠色,严肃地盯住我:“你以为韬光晦迹、隐藏才华是谦虚,是美德么? 不,现在观念变了,你没有见到北京竞选中学生记者团团长的报道么? 你没看见自荐厂长的报道么? 有才不露,还不如毛遂„„”我低着头,咬住唇。委屈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他倒不管你委屈不委屈,只管训斥道:“当社长算什么? 你应该向大家拍胸脯,公开宣布,我得几个奖算什么? 我还要得更多的大奖,我——”我浑身发烫,借口溜了。(对“我”的教育标新立异) 你说他老古董吗? 这种新思想至今我还难于接受呢? 然而暗地里这些话却像一团火,在我心里燃

4

烧着,越烧越旺。当我又获得华东六省一市中学生作文比赛优胜奖和(年轻人) 举办的国际青年“年轻人的日记“征文比赛二等奖时,我陷入了更深的思索。眼前摆着的是好几张获奖证书、奖状,抽屉里,放着复旦大学的免试录取通知书,我抬起头,望着窗外云天,呀,老师就站在那远远的云端,又在向我训斥道:“得几个奖算什么,我还要得更多的大奖! (呼应题目,抒情深化。) 教我采花酿蜜的人

夏夜,月光静静地泻在校园里那棵高大的银杏树上。同学们欢聚在老师的身旁,争着给老师留下珍贵的礼物:有相片,有画册„„可我该呈上什么呢?

我手捧《采花酿蜜集》慢慢地走向季老师。在即将离开母校之际,我思绪的溪水向远方淙淙流去„„

开学后第一个清凉的早晨,我正翻着油墨芳香的语文课本,门口进来一个人——年近六旬,中等个子,穿一身半新的灰色中山装。他步履稳健地走上了讲台,戴着老花镜,那眼镜爬在鼻梁上似乎显得很吃力。

第一堂语文课开始了,他首先在黑板上写了个颇大的“季”字,说:“我姓季。”接着就讲课,季老师声音洪亮,朗读富有感情,课讲得很细,讲完课就提问。他上课没半句废话,也不开玩笑,有一股“夫子”味。碰上这样的老师,我真有点怕。

倒霉的事来了。第二天,他叫我到办公室,指着我的作业簿上面的“自由体”说,“这样潦草的字,是给谁看的呀?”说完叫我重做。我边做边想:这老“夫子”真厉害。等我做完了,他说:“你的语文基础不够好,一开学就要抓紧。像蜜蜂一样辛勤地采花粉,才能酿得出甘醇的蜜来呀。有问题多来问问,啥时候都行。

一次,我从书上读到一句话,有“他们俩个”的说法。我想起电影片名《她俩和他俩》,就去问季老师,季老师正在吃午饭,见了我,就搁下碗,兴致勃勃地讲起来:“‘俩’字,就是两个,后面不用‘个’字或其他量词,所以‘他俩’是对的,‘他们俩个’是错的。还有‘仨’字,也同样。”季老师说我看书细致,善于思考,鼓励我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要把这些知识一点点积累起来。”我心里美滋滋的,从此对语文发生了兴趣。

在《童年趣事》的作文中,我写了孩提时要当解放军,缠着妈买军装,盯着爸做手枪,生了病都瞒着大人,怕人家说我生病不能当解放军„„季老师说为写得生动,有感情,但又说我错别字太多,要我扎扎实实打好语文基础。他又特地送我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在封面上题了“采花酿蜜集”五个大字,要我博览群书,积累生活,勤摘录,常练笔,还建议我开设“病字医院”呢!。

在学习语文经验交流会上,季老师举着我的《采花酿蜜集》,对大家说:“人日积月累辛勤采撷,终于酿出了知识的琼浆。大家都应这样,争做知识的富户啊!”老师有点激动,低低地爬在鼻梁上的眼镜突然滑了下来,正好落在那集子上。大家笑了,季老师也笑了。

就这样,我的写作有了进步,好几篇作文登上了班级《学作园地》。从此,我爱上了语文,更深深地爱上了季老师。

高中升学考前那个星期天的夜晚,季老师旧病复发,累倒了。半夜,老师们把他送进了公社卫生院。第二天,同学们都悄悄去卫生院看望。我去的时候,季老师正在挂滴流。可是,下午季老师又出现在讲台上,他脸色憔悴,声音沙哑„„

我手捧《采花酿蜜集》走近季老师,思绪的溪水从远方流了回来。“季老师”,我把本子捧给老师,深情地叫了声。季老师接过本子,仔细翻阅着,脸上露出了笑容,像是闻到了郁郁芳香的蜜汁似的。“进步不小呀!”季老师说着,又在本子扉页上题了——飞吧,小蜜蜂,采更多的花粉,酿更甜的蜜。

我是只遨游知识花海的小蜜蜂,季老师不正是勤勤恳恳“教我采花酿蜜的人”吗?

上小学的时候,第一个班主任印象最为深刻,大概是她爱哭鼻子的关系。教我们的那年她刚拿到教师资格证,是所有班主任中最年轻的一个。又或者是她的小辫子,显得她很孩子气,也让我们这个本来孩子气的班级更加孩子气。

班主任爱哭鼻子,但翻脸比翻书还快。第一次见她哭鼻子是在课间,听说是因为她的妈妈在家生病没人照顾,我去办公室交作业,她只是静静趴在桌子上抽泣,谁都不搭理。到了上课,她居然摆着一张笑意盎然的脸来上课,谁还会相信她刚才还哭得淅沥哗啦的。但不一会,那些晶莹的宝珠要滑落下来了。还一边擦一边解释“这隐形眼镜真不舒服”。却引起我们的发笑,拜托,你什么时候带过眼镜。

班主任爱哭鼻子,多管闲事地哭。运动会的时候,我们的小A 拔河把手磨破了,她夸张的亲自涂红药水,还免不了掉几滴眼泪。“叫你小心点,留疤多难看”。其实人家小A 都没怎么伤心,她已经快泪流成河了。

班主任爱哭鼻子,要哭得有人陪她一起哭。我们一次的自然常识课,课上除了漫天飞舞的纸条,就是惊天动地的嬉闹声,活活把自然常识课的老师气得愤然离开。

“玩!就知道玩!你们„„”一边说,豆大般的水珠从班主任的大眼睛里溢出,“要是养成习惯,那可怎么办„„”受到她的感染,我们没人再闹了,刚开始只有一个人跟着哭,紧接着全班都哭了,搞得隔壁班以为我们开了一个小型追悼会。结果是一人一份检讨和对该课老师的道歉,自作孽不可活啊。此后我们迎来了每一周的流动红旗。

班主任喜爱哭鼻子,最后一次哭鼻子是在三年级结束的时候。那天,她神秘兮兮地在整个班级里踱步。她显得很婆婆妈妈,一会对那个指指点点,一会关照这个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然后在讲台上站住,有所意图的诡笑。不好,暴风雨前的平静!果然,迎接我们的是泪流满面的表情:“我知道你们很想让我滚蛋,我要走了呢。”没有人笑,笑不出来,我们都傻傻地愣在那里。 等班主任离开教室,才发现,教室里早已一片泣不成声了。 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忘了她的长相,忘了她的声音,甚至连名字都忘了,只记得她很会哭。后来又换了几个班主任,都没有像她那样关系处得好,可能是因为再也没看到那么单纯的眼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