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忘的春三月
初一 记叙文 5584字 402人浏览 hsg2005

最难忘的春三月

六个月前,春天刚刚来临,我决定从学校出走三个月去白羊沟读经;三个月前,夏天刚刚来临,我从“读经圣地”白羊沟回到学校。

读了三个月,又过去三个月,激情和理性基本平衡,该忘记的已经忘记,该沉淀的已经沉淀。如今,秋天刚刚来临,该平心静气地对当时的决定进行一番审视,对三个月的生活进行一次回顾,对其后续的影响进行一次评价。

人有善愿,天必佑之

在广州从化参加论语一百冬令营的时候,我就产生了拿出专门时间继续读经的愿望。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张湘同老师,张老师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并表示愿意帮助我在北京找个学堂当老师。我那时对自己带着小孩读经还没有足够的自信,我担心带小孩会分散我太多的精力用于管理和照顾孩子的生活,以至于读经的效果大打折扣,所以,我没有接受这个建议。

我又联系了翰林学堂的王欢峰师兄,询问师兄的意见和建议。师兄告诉我说他有个朋友在杭州开了家学堂,正在招老师,如果我想去的话可以帮我联系推荐。杭州离北京太远,而且也还是不能纯粹的读书,所以,我也没去。

有天晚上,同屋住宿的张日林师兄让我关注读经教育推广中心的微信平台,他说那上面会有很多跟读经相关的信息。那时我还不太用微信,但还是听了师兄的话。第二天,我就看到了微信平台上发布的关于三个月师资班的招生公告,我才知道“读经圣地”白羊沟的存在。一个隐约的声音告诉我,我应该去白羊沟。

于是,我把去白羊沟的想法告诉了张湘同老师。张老师很赞赏,同时她告诉我去白羊沟读经三个月大概要交八千元的费用。这让我又感到忧虑,地点的问题解决了,费用的问题怎么办。

于是,我给读经教育推广中心的净小芳老师发了个短信,把我的基本情况和所面临的困难告诉了净老师。没想到隔了一天后,净老师给我回了电话,她说让我先去读,不必考虑费用的问题。

读经的地点确定了,费用的问题也解决了,现在还需要的是决心。广州从化冬令营结束之后,我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广东逗留了一周时间,跟着张湘同老师先后去了中山、珠海和深圳,并去了深圳有名的读经村——梧桐山。在梧桐山我去鹿鸣学堂拜访了堂主孟丹梅老师,恰巧参加了学堂的家长会,会后向孟老师请教了很久。孟老师批评我想得太多,做得太少,告诫我要继续老实大量的读经。这一激将使得我下定决心要去白羊沟。

下定了决心,只要再过了学校这一关,那么去白羊沟读经就诸事大吉了。于是,从广州回到北京后,我试着与学校的老师进行沟通。我首先找到了我们学校中华诵经典诵读协会的指导老师张蔚老师,因为她对读经比较了解,而且也去参加了广州从化的冬令营。张蔚老师给我讲解了学校的规定,分析了我在社团的作用,并强烈建议我留在学校,不要出走。了解了张蔚老师的看法之后,其他老师我就没有再去谈,包括我的班主任,因为我知道他们对我这个决定的支持度不会超过张蔚老师。

不能请假或休学,只有逃学,我的出走也就成了逃走。好在社团的小伙伴儿们对我的这个决定非常支持,他们承担了社团的大小事务,让我这个副社长能够脱身出去“深造”。

我把我知道的所有作业在一周之内写好了,并把它们交给了我的同学上官平。又写了一篇文章《拿出三个月,去读一本书》,详细阐明了我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的原因和目的,给自己和别人一个交代。我把这篇文章留给了另一个同学李秀萍。

为了加强自己的决心,学习玄奘法师“不取真经,誓不东还”的精神,我在去白羊沟的前一天晚上理了个光头,以示“破釜沉舟”。

3月10号中午,我成功到达白羊沟,理想中的读经圣地。

从产生读经 的愿望开始,到成功到达白羊沟,每一步都有重要的人来帮助我解决一个个问题,扫除一个个障碍。他们就像是引路人,带我渡过一条条河,越过一座座山。感谢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提点我的人,每一个帮助我的人,每一个支持我的人。我相信这是因缘造化,这是上天安排。人有善愿,天必祐之,果然如此,真实不虚。

此间有极乐,不足与外道

3月10号到白羊沟,6月8号返回学校,这三个月所经历的事情,极大地开阔了我的眼界,增长了我的见识,简直就像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

白羊沟是读经界人才培养重地,其全名为“北京季谦教育培训学校”。学校有四个班级,分别为一年期的师范班,三个月期的师资班,还有不限期的精修班和不定期的随到随学班。在我到白羊沟最初的将近一个月里,精修班和随到随学班是在一起的,后来,张君鹏校长上任,将两个班分开了。我有幸成为精修班五个学员之一。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我跟他们朝夕相处,受益颇多。

我们曾经一起在春日里放飞风筝,仰望蓝天;我们曾经一起在水库边闲谈漫步,笑对沉浮;我们曾经一起探访亲王墓群,感叹历史;我们曾经一起在晨曦里站桩,在朝阳下练易筋经,在夕阳下练摆手功,在暮夜里静坐;我们曾经一起晨起后在夫子前行礼,用餐时在餐桌旁感恩,终日诵经不辍,雨天把盏而歌,临睡前念诵心经;我们曾经一起谈人性、辨义利、析天命、说因果,我们曾经一起话理想、论担当、赞先贤、叹当世。这一段美好的记忆里,他们每一个人在我的心目中都举足轻重。在这最好的韶光里,我们与圣贤为伴与经典为友,谱写青春。

陈亿挺是精修班的第一位学员,我们叫他“大师兄”。他在2012年暑假参加了论语一百的夏令营之后,休学一年在白羊沟读了师范班,师范班结束之后,他决定退学在白羊沟读经一年,成为当时精修班唯一一位学员,前几天我回白羊沟看他时,得知他还要在白羊沟读经一年,以期望“三年有成”。

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如切如磋,日新又新”的生命状态,看到了“敏而好学,信而好古”的夫子精神,看到了“不改初心,一念万年”君子品格。

徐亚辉是精修班的第二位学员。他之前做过很多工作,公司保安、街头摆摊、卡车司机、大堂经理,等等。他2012年11月份接触到读经教育,2013年参加了论语一百夏令营,从此,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安顿心灵的地方。于是,他辞掉了工作,到白羊沟专心读经一年。今年暑假,他成为论语一百夏令营“黄河营”的副督学。很多人问过他为什么要辞掉工作来读经,他说,人生很短,总得找一件不叹气的事情做。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亚辉者,古之所谓“狂狷之士”乎!

徐铭第是精修班第三位学员。他年龄最小,只有十九岁。他读经的时间最长,已有五年。他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理智,他有着超过常人的背诵量和古文水平。他会弹古琴,能写书法,通围棋,会吟诵。他在白羊沟背诵英文经典《仲夏夜之梦》,来实现他的梦想——进入文礼书院。如今,他已经进入了文礼书院,成为一名加勤学员。

他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也接受西方的现代文化。他胸中蕴藏着经典,脑子里却流淌着浪漫。

杨朝一是精修班第四位学员,他比我先来白羊沟一个星期。在德国读完研究生的他,愈发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家里开了一家读经学堂的他,愈发感受到年龄造成的记忆力的差距。他总是面带微笑,显得无忧无惧;他总是行止从容,显得成竹在胸。他比我们都大,我们叫他“朝一兄”。

原定计划是三个月只读《孟子》,完成二百遍的诵读量,后来计划略有调整,在完成了《孟子》一百遍的诵读之后,我又读了《老子庄子选》五十遍、《易经》二十遍、《诗经》二十遍。每天早起,心无挂碍,唯有读书;每日早睡,无忧无虑,安然无梦。这段时间让我体味到了庄子所言“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的状态。

这三个月里,除了结交了几位挚友,诵读了大量的经典,还有两件事情,对我影响极大,永生难忘。

第一件事是参加了王财贵教授的六十五岁寿宴。那天是4月10号,正值我到白羊沟一月之际,我随白羊沟所有学员一同赴宴。那天来参加宴会的有二百多人,多为读经圈较有名气的人,我见到了很多“久仰大名未见其人”的前辈,并向他们敬了酒。

宴会间,文礼书院的十四名学生向王财贵教授及其夫人行跪拜礼,并念诵祝寿词。他们还表演了歌曲、小品、话剧等节目,其中话剧是用英语表演《仲夏夜之梦》。文礼书院的学生的言谈举止容貌气度跟一般青年大为不同,见者无不赞叹。

宴会后,一波又一波的人跟王财贵教授夫妇合影,其场景犹如粉丝见了偶像。还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向王财贵教授行跪拜礼,王教授行拱手礼回拜,这种画面,即使是在电视里我都从来没有见过。行礼者所表现出来的由衷的尊敬和感谢,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庄严和虔诚,见者无不感慨。我们精修班的五位学员和两位老师一起向王财贵教授行了跪拜礼并合影留念。

王财贵教授是全球读经运动的首倡者,从1994年开始推广读经,于今已有二十年,其择善固执之真心令人感佩;儿童读经教育运动的开展,倡发于台湾,随亦蔚起与大陆,乃至推衍于全世界,其燎原之势令人叹服。《孟子》中曾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季谦先生的救世之行,犹如当年孔夫子“知其不可而为之”。《论语》中仪封人曾言“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季谦先生,其为夫子乎?其为木铎乎?季谦先生六十五大寿那天,我曾做歌二十八言,以表我志:

回春·赠季谦

先知先觉众流断,同声同气龙在天。

学而不厌诲不倦,明德亲民止至善。

建立教育新典范,远则有望近不厌。

我心匪席不可卷,我心匪石不可转。

老王卖瓜二十年,年年都称我瓜甜。

将信将疑尝尝看,捶胸顿足恨见晚。

逝者如斯惜流年,老之将至空嗟叹。

十三已是十年前,重新投胎一厢愿。

伯夷伊尹孔孟贤,未能有行因遥远。

程朱阳明牟宗三,百年一遇已知难。

活医死马快加鞭,补追亡羊任道远。

读经非为成圣贤,余生所愿学季谦。

问天哪得回春手,我为江山该容颜。

只教全球读经典,不枉此生来人间。

第二件事是跟好友陈亿挺一起参加了在明十三陵附近的翠屏山庄举办的“大道似水公益辟谷养生班”,并成为生死之交。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辟谷”这个词,之所以去只是为了陪同陈亿挺。去了营地之后,我才知道此次辟谷,是一星期只喝水不吃饭,当时就把我吓得半死。因为,我以前从来都是每天三顿饭,一顿不吃饿得慌。一周不吃饭,还不得饿死?后来实践证明,不仅没有饿死,反而让身体更加的干净、健康。

在这一周时间里,早中晚各一个小时的打坐,算作一日三餐;早上练习“太极十二拍”“采气”,探索身体奥秘;上午诵读《孝经》,学习孝道文化;下午听讲《了凡四训》,明白积德行善;晚上看《俞净意公遇灶神记》视频,了解因缘果报。七天下来,对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三家都有了一些基本浅显的了解。

此次的辟谷,是一次死亡体验。在直面死亡时,你才知道生命中的本末轻重;在粒米未进时,你才真正知道“粒米”的重要;在七天“不吃”后,你才明白“吃”的意义;在远离繁复喧嚣的俗世生活之后,你才能够真正理解生活。这七天,我理解了老子所言“五色令人目盲,五味令人口爽,难得之货令人行妨,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的道理;这七天,我理解了“大道至简”,我体味了“平淡是真”。

这两件事情都对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明白了,所谓的“迷信”,不在于“信”而在于“迷”,如果一味地去追求信奉“科学”,那也是“迷信”。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对待自然,对于圣贤,对待生命,对于未知,或许我们应该保持一种敬畏之心。

在白羊沟的三个月,好像生活在世外桃源,单调而充实,简单而快乐。李白的《山中答问》恰到好处的表达了此情此景:

问余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6月8号回到学校,9号提交期末论文,11号开始考试,27号考试结束;7月1号回家,10号回高中看望老师,11号同学聚会,24号到苏州乐谦学堂当暑期班老师;8月2号,七夕那天,遇到我生命中重要的人,12号表白牵手,25号离开苏州,26号回到北京,27号去泰伯学堂参观交流,28号回白羊沟看望陈亿挺,29号去翰林学堂拜访王欢峰师兄,31号学生证注册;9月1号开学,2号接任社长,3号开社团发展讨论会,5号开始办经典诵读营第一期,6号到8号在中国文昌书画院办泰伯学堂中秋营,10号经典诵读营第一期结营录像,12号社团招新,15号到22号举办经典诵读营第二期。期间还要参加早晚读经,专业课程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比如社团新学期注册,选课退课,四方来客,等等。虽然忙乱,但读经从来不断,这也就是“一以贯之”吧。

这种“一以贯之”,我将终生实践,所谓“努力崇德,皓首以为期”。子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从大一时接触读经,如今大三,我对读经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投入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认同读经教育理念,我也相信读经的价值。孟子曾说: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也。认准了这口井,就要坚持不懈的挖下去。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孟子还说: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为不熟,不如稊稗。如果半途而废,将不如“稊稗”。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接下来的一年,我希望能够带领社团把读经教育的理念传播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传统文化,并能理解认同甚至热爱传统文化。我们希望每一个上大学的人,都能够读《大学》、背《大学》,我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读《论语》、背《论语》。

这一年,我希望在我的带领下,我们中华诵经典诵读协会走向成熟,开班办营的活动组织形式取得成果。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社团,我更加希望加入我们社团的成员能够收获越来越多。

我相信,一个月后,我们的社团将为全文学院的人所知;我相信,半年后,我们的社团将为全校人所知;我相信,一年后,我们的社团将会走出校园,产生社会影响力。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待我掘井九仞,那蕴藏的经典将会如同源头活水,滚滚不断,不舍昼夜。士有百折不回之真心,方有万变不穷之妙用。从我接任中华诵经典诵读协会会长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还是有很多不顺利的地方,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当不屈不挠,不悲不喜,来去从容。

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尽管向前走吧,不必采拾路旁的花朵来保存,一路上,花儿自会继续地开!

2014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