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雪作文
初一 散文 3377字 50人浏览 dd06079

他说他很喜欢雪,白白的,亮亮的。壮观、漂亮。然而,下雪了,他却将雪染成了红色。

一大早,叶子就醒了。但她并没有起床,用手枕着头,仰躺在床上,懒洋洋地伸伸腿,又懒洋洋地伸伸手臂,她的手碰到了垂在床头上的窗帘穗子,用力的一拉,窗帘陡地拉开了,好一窗耀眼的阳光!她眨眨眼,一时间有些不适应那突然而来的亮光。

今天太阳怎么这样刺眼,她忽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哇!好 一片白色的海洋。下雪了。居然下雪了,她感到血管里有种崭新的兴奋在流动。整整一个冬天,小城里几乎连一片雪也没有飘过。而如今,已过立春,竟然下雪了。而且是在今天。侧转过身子,叶子的目光投在床上那架崭新的电话机上,电话,响吧,你应该响了!

“我明天一定回来,我们一起去爬山、照相、去跳舞”!

在广州一买上返程机票,辛寒便迫不及待地给叶子打了电话。

现在应该算是上午了吧?

翻了一下身,叶子把头埋进枕头里,不理那电话了,在电话响之前,她不想起床,即便起了床,又做什么呢?她已经拒绝了军和其他同事的邀请,她已经告诉了他们,这个生日她将和辛寒一起度过。

太阳出来了,很灿烂。屋檐上,被太阳溶化的雪水滴滴嗒嗒地落下。她几乎可以听到雪水溶化的声音。她感觉那声音她象掉进了她的心里似地难受。雪一溶化,爬山还有什么意思?可恶的太阳,你怎么这么能耐?不让雪多保持一会儿它的生命。

多好的雪啊,辛寒,你这个恼人的、傻傻的大兵,你死到哪里去了,不让你回你偏要回,说什么亲情可贵,哼,活该你看不到这么漂亮的雪景。

对了,是不是因为下雪路滑,飞机误了航班或者机场到市区的那段路被雪封了不好走?

恼人的雪,你为什么迟不下早不下,偏偏这个是时候下。叶子开始诅咒这刚才还庆幸、赞美的雪来。

可是,他最少得给我说一声的呀,他不是有手机吗?他的办事能力一向不差呀!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也是从广州赶回来的呀。而且还发动他的兵,满大街的象过去国民党挨家挨户搜查共产党一样将她从她们同事给她开的生日宴会中“揪”了出来对她说:

“我想躲开这个世界的喧闹、竟争、花红柳绿,于是我从南方来到这里,我放弃安逸舒适的生活来到警营,我只想在某一天推开一扇窗,能看到一张清纯如水的脸,你让我觉得安宁和轻松,能不能和我一起去爬山?”

叶子被深深地感动了,她毅然避开同事们怒恨的目光跟辛寒一起去爬山了。

之后辛寒对她说,他出生在南方,而且是六月。他说他来到北方见到第一场雪后,便如见到叶子一样深深地喜欢上了雪。白白的,亮亮的,壮观、漂亮。他很希望能在明年叶子的生日里见到雪,他很羡慕叶子能在生日这天有机会看到雪。

“叶子!外面有人找你。”小妹瑞在窗户外喊。

来了!?叶子的心里一阵悸动的恐慌,怎么一声不吭就来了,想给我一个惊喜?这怎么办?妆也没化,脸也没洗,房间也没收拾,怎么见人嘛!死辛寒,说好了打电话过来的,怎么搞起了突然袭击?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一套?

赶紧起床,连忙叠被,快速梳头„„叶子感觉自己的动作比辛寒所说的他们的战士搞紧急集合还快。

咦,不对呀,他说打电话就一定会打电话的,他在我面前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难道„„

叶子一把推开窗户冲着在院子里扫雪的瑞喊道:“瑞,是谁在外面呀?”

“是军!”瑞停下扫把抬起头说,“好象在外面等了老半天了,我刚一开门,迎头便

撞见了他,跟个雪人似的,吓了我一跳!”

“去!”叶子像一个刚刚充满了氢气的气球被一个烟头给烫了一下似的,所有的激情随着那股气释放贻尽不说而且还燃起了熊熊大火。她气鼓鼓地一下子躺在床上大声喊道:“让他滚,我没在,今天我谁也不见了!”

军以前一直是叶子的男朋友,他活泼、直率 、高大、潇洒。和谁都能打成一片,深受大家及叶子一家人的喜欢。而且,军还和叶子同在一所学校教书。所以,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叶子的准老公。

但是,自从叶子见到了辛寒以后,叶子对军的感觉便一落千丈。

叶子和军是在辛寒带着他的战士给学校搞军训的时候同时接触并认识的辛寒。 第一次见到辛寒的时候,他穿一身崭新的的小翻领警服,身高一米八左右,不胖不瘦,很有男人气,但不是那种强壮的男人,用一个酸一点的词来形容,是一种玉树临风的气质。他的神情有点忧郁,显得深沉,但骨子里透露着那么一股无形的威严,使人很容易能产生出一种怯意。叶子当时想像的男友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叶子很任性,性格中带有反判,但缺乏社会经验,辛寒的沉稳和不容置疑的命令,使得他们在短短的几天里因为各种问题吵了几次架。

叶子感觉跟辛寒吵架是件很快慰的事,她最叶子赏辛寒那种气咻咻的神情。但辛寒绝对不能算是个怜香惜玉的男孩。他甚至连一点迁就女孩子的意识都没有,对叶子的无理取闹他总是雷庭大发,有一次差点将战士们带走,多亏军从旁极力调解,方才化干戈为玉帛。 也许就是从那一次吧,叶子才感觉到自己深深地喜欢上了辛寒。跟军相处,军对她百依百顺,极力讨好。她对此的理解是唯唯诺诺,奴颜卑膝,没有一点男人气。所以,她知道,既使辛寒不出现,她跟军最终还是分手。

对于叶子所表达出来的情愫起先辛寒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直到集训结束那天晚上叶子将辛寒一个人约到校外的林荫道上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她很喜欢他时,辛寒吓了一跳。他手足无措地连声说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喜欢上我,别开玩笑了,军不是挺好的吗。说完飞也似地跑了,连第二天的总结大会都没有参加。

之后,叶子不管是打电话还是打传呼都找不到辛寒。他就象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似的,不见踪影。

直到半年之后,叶子代表单位去参加一个拥政爱民会议时,这才遇见了调到机关从事新闻工作也来参加这次会议的辛寒。

“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打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但谁都能看出来,军对你情有独钟,而我,做为一名军人,是没有权力和军去争你的。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不但你和我连学校跟部队的关系都会搞坏的,你明白吗?”

见到一向任性、要强的叶子突然在自己面前哭了的时候,辛寒终于向叶子吐露了自己的感情。

“你是个笨蛋!”叶子娇嗔地冲着辛寒大喊一声,飞也似地跑开了。

笨蛋,想到这里,叶子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个笨蛋在听到自己与军已经分手的消息之后,居然找到了军跟军谈了好长时间。并且两人还鬼使神差地成了好朋友。

“大家都是好朋友,所以你不应该对军不理不睬的,军追你并没有什么错呀,为什么要不公平地对待他呢,低头不见抬头见嘛!”辛寒总是这样劝着叶子。

对呀,军没有什么错呀,我为什么要对他这样呢。想到这里,叶子快步出门,向军走去。

“军,怎么不进来?”

“不了,我只想祝你生日快乐!”军嗫嗫地并且非常严肃地说,“我这样祝福你五年了,这一次不由自主又走到了这里,不过,这一次估计是最后一次了,我准备去南方发展,

小城太小了。”

“你„„你要走?这就是你等了一天要对我说的话?”叶子异常惊讶地看着军。 “辛寒是好样的,我想我应该离开!”

“为了我还是为了辛寒?”

“为了大家!”

忽然之间,叶子很有种沉重的失落感 。叶子很为有这种感觉而奇怪,按理说,军这一走自己心里那种隐隐的负罪感应该就得以解脱了,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呀,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伤感,这么失落呢?难道自己仍然喜欢他?或者是相处了五年的老朋友忽然要走自己心里不好过?

军不知在何时已悄悄地走了,一串脚印无声地伸向了远方。

叶子静静地站着,一只不知名的小鸟从头顶的树上飞过,树上的积雪便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一块不偏不斜地落在了叶子的柳叶眉上,雪很快便溶化了,顺着叶子的眼帘跌落下来。

“叶子,电话!”瑞在大声地喊着。

眼上的雪和雪水飞快地滑落,叶子快步飞奔。

“喂,对,我是!”

“你好,我是g 城公安局副局长。”叶子的心一沉。“有一位叫辛寒的武警同志让我找这个电话找你。”副局长略停了一下显得非常沉重地喘了一口气接着说,“开住你们那里的班车上有五名持枪抢劫犯,辛寒在与他们的搏斗中不幸负伤,现在正进行深切治疗,他让我无论如何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他不能给你过生日了„„”

叶子的眼帘如长江第六次洪峰一样泪眼婆娑。她喃喃地念叨着:“他说他很喜欢雪,白白的、亮亮的,壮观、漂亮。可如今,下雪了,辛寒,下雪了啊,你不是很希望今天能有场好雪吗?你不是说好的今天跟我一起去爬山、去跳舞、去点两根蜡烛拿一把吉他在雪地里过生日吗?你说过的,军中无戏言的,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跟他们斗呢?”

不知何时,太阳躲进了云层,雪便不失时机地飘落下来,很快便盖住了军离去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