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高二 其它 1055字 545人浏览 王1339724806

在路上

不知道何时起,老做起同一样的梦。在梦里,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或者步行去上学,或者步行去奶奶家,反正我是正在走着。从家里出来向西,走过一条长长的巷子,经过贾晓飞家,经过赵丽丽家,然后经过拐角的韩三奶家直向北,有条路,路的西侧是个长方形的大粪坑子,里面常年沤着生产队的粪。有猪粪、马粪,还有死猫烂狗之类的,故而终年散发着臭味。无雨的时候,里面长满青麻和狗尿苔(一种有毒的蘑菇),也有长着像馒头一样的马粪包(马勃)。马粪包能止血,我们小时候手脚不小心划破出血了,我妈就拨开马粪包纸黄色的外皮,从里面掏出一些浅烟色的粉末,涂抹在伤口上,血即刻就止住了。这样好的东西,竟然长在那么污秽的地方,是有些不可思议。下雨的时候,粪坑会积满雨水,像明晃晃的镜子,看不见底。它所有的肮脏与丑陋,都暂时被积水掩盖住了。但我知道,水底下的世界,更可怕。每当雨天上学时,我妈都不忘反复叮嘱我:“靠墙边走,离那大粪坑远点!”于是我总是贴着老韩家的院墙边走。即便如今,每过巷子时,我还是喜欢贴墙边走,反正觉得只有那样,才安全。

这条路的尽头,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幢东西走向的高大建筑,它是大固本镇最早的电影院。整个一面墙都没有窗户,只是在墙的最西侧有个水泥砌的小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当日放映的电影和票价。在黑板的右下角有个被木板遮掩着的小窗户,木板上开了一个仅能够让手进出的圆洞,留作顾客买票。人们可以通过一毛五两毛的票价来判断电影的好与坏。两毛三毛的片子一般都是外国片。在这个地方,我还有一段记忆比较深刻。那是一个清晨或者是上午比较早的时候,年份是七八年我爸以民办老师的身份参加高考完之后。我后来推测时间大概是八月,我和我爸一起不知道去做什么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当时的公社书记刘宝林。他告诉我爸,你考上大学了。我爸问他,是真的吗?刘宝林旋即诙谐的说道:“反正中学有一份海宝林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是不是你我就不知道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落在我眼里的,是他肥胖而略显臃肿的背影。我爸听到这个消息,兴奋无比。他知道,一个改变他命运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时间总要沉淀,能够沉淀下来不被时间的长河冲走的东西,总归是沉重的、深刻的、或者是有价值的。当人们以各种各样的华美之词粉饰过去,掩盖事实的时候,过去也就失去了它原本沉重的、深刻的、有价值的意义。现在的孩子们是不能体会到“泥泞”是什么感觉的。而我小时候,对这两个字是深恶痛绝的。“泥泞”不但扭坏了我许多双鞋子,还害得我左脚踝骨骨折,至今在阴雨天,还隐隐作痛。所以我比别人更知道泥泞有多么可怕。